域名: old.zh61wx.com E-meil:學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學創作:yangshich@163.com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天使的“隱形”翅膀
作者:麥 子     來源:兒童文學大本營    點擊數:
關鍵詞:兒童文學|原創|兒童小說|天使
 
 
(一)
  四歲的阿愚坐在父親鞋攤旁的凳子上,吃著冰激凌。
  一只粉蝶停在父親的鞋箱上。然后,徑直朝街對面飛去。
  阿愚站了起來,想知道它飛向哪里。
  父親正埋頭修著一雙紅色的高跟鞋,阿愚背對他朝街對面走了去。
  粉蝶飛飛停停,阿愚也走走停停。最后,那只粉蝶落在了一株黃桷蘭樹上。
   
  喂。從那株黃桷蘭上傳來脆脆的聲音。
  阿愚抬起頭。
  從樹的濃蔭間露出一雙光光的腳。
  阿愚愣了。他以為那雙腳在對他說話。
  喂。一個女孩的腦袋頂著幾縷樹葉間的陽光露了出來。
  是剛才那只粉蝶變的?阿愚想著,便看向粉蝶方才落的地方。可是,那只粉蝶分明還在。
  你是誰?女孩偏著頭,直直地看著阿愚。
  我叫阿愚,今年四歲。阿愚怯怯地舔著手中的冰激凌,回答著。他想自己應該回到爸爸的鞋攤前了。
  哦。女孩從樹上探出大半個身子,不置可否地應了一聲,目光落在阿愚手中的冰激凌上。
  你是誰啊?阿愚有些急急地將冰激凌全塞在了嘴里,含混地問了一句。
  呃,難道你沒有看出來?女孩有些吃驚地看著阿愚,說道:“我是天使啊,我當然就叫‘天使’了。”
  阿愚舔著殘存在嘴角的冰激凌,認真地看著天使。可是,天使身后卻并沒有翅膀。于是,阿愚有些失望。
  你沒有翅膀?
  是隱形的。天使咧嘴笑著說道。兩排如玉的牙齒在樹葉間宛如珍珠般耀眼。
  嗯。阿愚相信了。
  天使從樹上站了起來。
  你看著,我要從這里飛下來。天使說著,展開了雙臂。
  阿愚期待著。
  可是,當天使做出躍躍欲試的動作時,阿愚還是情不自禁地閉上了雙眼。
  算了,我今天已經飛過一次了。天使沖阿愚笑了笑,然后扶著樹干“噌噌”地下到了地面。
  阿愚松了一口氣。
   
  天使站在了阿愚的面前。“吃吃吃”地笑著。
  阿愚仰起頭。
  天使蓬亂的頭發上、白色襯衣上的紐扣眼里上全插著黃桷蘭。飄著一股股清香味兒的黃桷蘭。
  想要嗎?天使拍著牛仔短褲的褲兜問阿愚。
  阿愚點了點頭。
  于是,天使掏出一大把黃桷蘭。認真地、一一地將一枚枚黃桷蘭插在阿愚的耳朵上,藍色短上衣的扣眼里,短褲口袋里——口袋中有兩顆糖,天使低下頭看了看,掏出,然后手一揮,扔了出去。做完這一切,天使很滿意地拍了拍阿愚的腦袋。可是,阿愚卻有些傷心地看著地上的糖果。那應該是薄荷味的。他想。
   
(二)
  你知道我爸爸的鞋攤在哪里嗎?阿愚問。
  噓,別說話,你想知道這家燒餅鋪的老板是從哪里來的嗎?天使神秘兮兮地指著正熟練地將一個個烙好的燒餅放入柜前的中年男子。
  阿愚點了點頭。
  是從大海邊來的呢,很遠很遠很遠地方的大海。天使用雙手在胸前拼命地劃著,仿佛正在大海中游泳。
  他本來是一位漁夫,每天過著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生活。可是,有一天,他捕到一條藍色的海豚。“好心的漁夫,如果你放了我,我就告訴你,你未來的妻子在哪里。”海豚說。于是,漁夫就放了它。“你的妻子在很遠很遠很遠的一條叫‘妖精街’的地方,她是一把木勺,不過她注定是你的妻子。”漁夫相信了海豚的話,就來到這里。果然,他在這里找到一把黑色的木勺,于是便和她結了婚。
  阿愚瞪大了眼睛。他從來不知道人也是可以和木勺結婚的。正在這時,燒餅鋪老板的妻子走了出來。黑黑的,瘦瘦的。
  她不是木勺。阿愚說。
  她就是木勺。天使堅持著。
  也許因為她是天使,所以才看出她是一把木勺吧。阿愚想著,于是便認真地看那把木勺如何拎上燒餅,如何騎上自行車,又如何自如地拎著燒餅蹬著自行車朝街的那頭而去。
   
  這是一條老街。其實,就在阿愚爸爸擺鞋攤那條街的背后,但是因為從黃桷樹的地方繞了一大圈。所以,阿愚不記得回去的路了。
  老街很破舊。破舊的房子,破舊的櫥窗,破舊的垃圾桶,擺放得亂七八糟的破舊自行車、破舊三輪車,還有那些門板斑駁的破舊鋪面。可是,因為這里有漁夫、有木勺變成的漁夫妻子,阿愚頓時對這個破舊的街有了好奇,有了好感。
   
  那個人是一只石獅子變的。天使又指著一位正從三輪車上搬著成箱啤酒的小伙子。
  他本來一直一直站在這個城市的大門口。可是,在一個月圓之夜,當他偷聽了一對熱戀中的情侶的甜言蜜語后,就想“啊,變成人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正巧他這個愿望被巡夜的土地公公聽見了,于是就把他變成了現在這個模樣。不過,他每個月都會有一個晚上重新變成石獅子站回到原處履行職責哦。
  阿愚半信半疑。六一兒童節那天,爸爸媽媽帶他去郊外玩時,城門口的的確確是站著有石獅子的,不過不是一個,而是一對。
  另外一個石獅子也變成了人嗎?阿愚問。
嗯,就是坐在里面吃東西的那個胖家伙。
  阿愚看過去。在那家烤肉店內果然有一位胖胖的叔叔邊汗流滿面地吃著東西,邊和那位石獅變成的小伙子說笑著。
  幸好他們還在一起。阿愚想。
   
  距離烤肉店不遠的地方,一位婆婆正擺著地攤,販賣著頭飾。
  在這條街上,屬她最厲害,是從森林里來的老樹精。天使有些害怕地伏在阿愚的耳朵上說。
  于是,莫名地阿愚也就有些害怕起來。
  別怕,有我在。天使又“吃吃吃”地笑了起來,并牽住了阿愚的手。阿愚便一下鎮定了下來。
  她為什么來這里?
  來尋找丟失的寶物。傳說,這街上有人從森林中竊取了一件非比尋常的寶物,她是被統管森林的白鶴派來的。
  森林中不是老虎最厲害嗎?
  那是從前的事。天使一本正經地說道。
  哦。
  這位老樹精的眼睛可厲害,比X光都還厲害,能看清你在想什么哦,所以我們千萬別被她看到。
  天使牽著阿愚的手,躡手躡腳地從地攤旁經過。可是,正在打瞌睡的婆婆卻醒了。
  姑娘,買頭花嗎?婆婆笑瞇瞇地問。
  啊。天使尖叫一聲,甩開阿愚的手,跑開去。
  我沒有偷過森林的寶物。阿愚臉色蒼白地對婆婆說。
  婆婆有些莫名其妙地看著阿愚。
   
  阿愚在街道的拐角處找到了天使。
  謝天謝地,如果被她看到我心里在想什么就糟了。天使拍著胸口,松了口氣。
  阿愚也松了口氣。
  我想回去了。阿愚說。
(三)
  阿愚沒有找到回去的路。
  他和天使走過那條舊街,又往左繞過一條老街,到了一處郁郁蔥蔥的菜園。
  這是善良的白菜婆婆,這是可愛的南瓜公公。天使站在菜園中為阿愚一一指點著。
  當天使真好,什么都知道。阿愚聽著,想。
  這個大冬瓜最可惡了,每晚半夜三更就唱難聽的歌。天使朝一個蒙著一層灰白色“面紗”的冬瓜狠狠踢去。阿愚也想上前踢一腳,卻不敢。他擔心那冬瓜果真會在半夜三更時跑到家門口唱歌,那樣辛苦了一天的爸爸媽媽準保會被吵醒。
  這里最可憐的就是這些小白菜了,死了娘,還要被卷心菜欺負。天使蹲在那些小白菜旁,伸出手,憐惜地撫摸著它們。
  小白菜的娘是誰?阿愚問。
  當然是大白菜,你媽媽沒告訴過你嗎?天使又用吃驚的眼神看著阿愚。
  阿愚搖了搖頭。
  家里有得是大白菜、小白菜,可媽媽卻從來沒告訴過阿愚它們是母女倆。也許是她忘記了吧。阿愚想。
   
  聽,它們開始說話了。天使興奮地、低低地對阿愚說。
  阿愚蹲下身子。認真地聽。
  可是,菜園中除了微微的風聲、菜青蟲輕輕噬咬菜葉的聲音、蝴蝶振翅的聲音,還有天使的呼吸聲、阿愚的呼吸聲,再沒別的聲音了。
  我什么也聽不見。阿愚沮喪地說。
  天使同情地看了阿愚一眼。
  豆莢說,等晚上出來的時候大家就一起玩牌,不準缺席,誰缺席明天誰就被青蟲吃掉。
  它們有牌嗎?阿愚問。
  當然有,要不它們為什么要保留那些落在身上的樹葉。
  于是,阿愚從一株青椒上,撿起一枚榕樹葉,對著正午有些懶洋洋的太陽看著。葉子上脈絡分明。這些葉子就是它們的牌?阿愚問。
  天使嚴肅地點了點頭。
   
  這些紅蘿卜在說什么?準備離開菜園的時候,阿愚仿佛看到那些紅蘿卜朝他點了點頭。
  它們說,今天菜園里來了兩位天使。
  我不是天使,她才是。阿愚彎下腰,指著天使,認真地對紅蘿卜們解釋著。
   
(四)
  天使在菜園的附近采了許多野花。回去的路上,她左手拿著一大束,右手也拿著一大束。而阿愚也高興地用雙手捧了一大束。
  我要回去洗個鮮花澡。天使說。
  我要回家。阿愚說。
  我洗完澡,就送你回去。
  阿愚同意了。
  天使將阿愚領到一處有些破舊的小區,又從生了銹的小區大門進了一棟有些破舊的樓房。在三樓,天使打開了門。并徑直走向衛生間。
  那里有一個白色的浴缸。很干凈。
  我每天都要洗三遍澡。
  我每天只洗一遍,我媽媽也只洗一遍,我爸爸也只洗一遍。阿愚說。
  那你們可真夠臟的。天使又很同情地看著阿愚。然后,轉過身,打開了水龍頭。
  天使嚴肅地將野花一瓣一瓣撒在浴缸中。阿愚也學著她,將花瓣慢慢地朝浴缸中撒去。很快,紅的、白的、黃的、粉的、紫的花瓣便飄在水面上,滿是芳香,滿是美麗。
   
  好啦,我要洗澡了。天使脫去外面的白上衣和牛仔短褲,只余下內衣。站在阿愚的面前。阿愚歪著腦袋看著天使。原來天使也要穿和媽媽一樣的內衣。阿愚想。
  天使穿著內衣坐入了浴缸中。阿愚走出了浴室。
  我今天得洗得干干凈凈的,明天我就要去“天堂”了。聽說,那里一周只準洗一次。
  門外,阿愚聽著。
  爸爸說,在天堂里有許多許多和我一樣的天使,我們在一起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媽媽也去過那里哦,不過后來她就走了,不見了。爸爸說,她到更遠更遠更遠地方的天堂了。人不見了,都會去那個更遠更遠的天堂。
  阿愚有些糊涂。媽媽對他講的關于“天堂”的故事實在是太少了,而阿愚一個也沒記住。
  不過,在天堂里,我會想念你的,阿愚。
  我也會想念你的。阿愚說。他很高興,從此有位天使會想念自己了。
   
  天使濕漉漉地從浴室中走了出來。穿上了白色上衣,藍色的牛仔短褲。阿愚很吃驚,因為天使沒有像他一樣將身子擦得干干爽爽地再穿衣服。但是,也許正因為她是天使的緣故吧。
  阿愚很高興地看到天使有些臟的臉變干凈了,很白凈,而被亂糟糟的頭發時而遮擋住的一雙大眼睛也全部露了出來。
  天使朝阿愚笑了笑。
  阿愚也朝天使笑了笑。
  兩個人像好朋友一般拉了拉手。
   
  我參加過選美大賽,還得過冠軍哦。看,中間這個戴王冠的就是我。天使拉著阿愚,興奮地指著墻上的一張海報。阿愚湊近看。中間的天使果然戴著電視中王后戴的那種王冠,可是卻不是天使的摸樣。也許天使都有很多不同的面目吧。阿愚想。
  其實,只要我愿意,我還可以當國家主席,甚至聯合國主席,統領整個地球的。可惜我爸爸說那太辛苦,我也覺得是,所以放棄了。天使有些遺憾地說。
  阿愚很欽佩地看著天使,他知道當主席是需要很大很大很大的能力的,所以他覺得天使真了不起。
  不過,我明天會帶著一份“拯救地球的計劃書”進天堂,現在地球上的環境實在是太糟糕了。天使語重心長地說道。然后,轉身拿出一個本子和一支筆。
  你要做什么?
  當然是做“拯救地球的計劃書”啊,否則就來不及了。天使說完,便趴在那張放著青菜蘿卜的桌上,認真地寫了起來。
  她實在是太忙了,我還是自己去找回家的路吧。阿愚想。
  我走了。阿愚說。
  嗯。天使頭也不抬地應道。
  阿愚打開門,走了出去。
   
(五)
  “阿愚,再見。”
  阿愚抬起頭,看見天使從三樓的窗戶探出腦袋,拼命地對他搖著手中的筆和本子。
  “再見。”阿愚的鼻子有些酸酸的。
   
  “那丫頭就是鄭家的瘋女?”有兩位大娘站在院內的灌木叢旁,望著三樓。天使還站在那里,沖阿愚揮著手。
  “嗯,遺傳,她媽也是瘋子,前年死的。”
  “聽說明天她爸就送她去精神病院了?”
  “嗯。可惜這女子長得如此水靈,才剛滿十六歲呢。”
  阿愚從她們的身邊走了過去。
   
  阿愚獨自走在那條“妖精”的街上。他走過燒餅鋪,走過燒烤店,走過梨攤……不過,那位樹精婆婆已不見了。也許,她已找到了偷竊森林寶貝的人了吧。
  正是黃昏。
  “妖精”的街籠罩在夕陽的余暉中。暖暖的、柔柔的。
  這條街真漂亮呢。阿愚想。也許,爸爸也是一位從遙遠地方來的漁夫,也許媽媽也曾經是一位美麗的木勺。阿愚快樂地幻想著。
  可惜,只有天使才看得見這些啊。頓時,阿愚又失落起來。
  在街的拐角處,阿愚遇上了爸爸。
  幸好有人告訴我,你跟著鄭家的瘋丫頭走了。爸爸將阿愚抱了起來。
  什么是瘋丫頭?
  就是腦子有病的丫頭。
  爸爸,我的腦子有一天也會有病嗎?阿愚一本正經地問道。
  哈哈,放心,你的腦子一輩子都不會有病的。爸爸樂呵呵地說,并用胡子扎了扎阿愚的臉。
  是這樣啊。阿愚說著,便為自己不會因腦子有病而變瘋傷心了起來,默默地跟著爸爸回了家。
  • 上一篇文章: 秘密的味道是蘋果的味道

  • 下一篇文章: 沒有了
  •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菠菜娱乐网公司排名 琼结县| 弥勒县| 渝中区| 宁海县| 望都县| 墨竹工卡县| 灯塔市| 定南县| 砀山县| 延庆县| 威宁| 钟山县| 中山市| 阳信县| 寿宁县| 布拖县| 永嘉县| 确山县| 玛多县| 琼结县| 秦安县| 青铜峡市| 芒康县| 永昌县| 毕节市| 南丰县| 涿州市| 武宁县| 甘孜| 图木舒克市| 海盐县| 平谷区| 城固县| 宁强县| 连州市| 如东县| 兴业县| 龙南县| 黑山县| 友谊县| 扎囊县| 彭水| 黄浦区| 安仁县| 扎鲁特旗| 仁布县| 曲沃县| 双峰县| 四子王旗| 信丰县| 扶沟县| 长宁区| 集安市| 弋阳县| 鸡西市| 平武县| 东至县| 永丰县| 鄂托克前旗| 多伦县| 都匀市| 上饶县| 阳春市| 丹棱县| 库车县| 丹寨县| 治多县| 西林县| 沾益县| 阜平县| 辽源市| 镶黄旗| 教育| 松阳县| 卓尼县| 信丰县| 霍州市| 沧源| 满洲里市| 新巴尔虎左旗| 镇平县| 汪清县| 宣化县| 恭城| 乐亭县| 三穗县| 洞口县| 老河口市| 安仁县| 西充县| 永定县| 措勤县| 邹城市| 永州市| 朔州市| 平度市| 乾安县| 楚雄市| 依安县| 商城县| 古田县| 三台县| 南部县| 水城县| 台湾省| 宝应县| 思南县| 瓦房店市| 胶州市| 中西区| 池州市| 凤山县| 翁源县| 兴仁县| 阳信县| 孝昌县| 东乡县| 依安县| 秦安县| 遂昌县| 马关县| 红安县| 平度市| 加查县| 伊春市| 宁河县| 香格里拉县| 中山市| 铜山县| 石景山区| 榆中县| 陆川县| 新余市| 青铜峡市| 宣威市| 年辖:市辖区| 乌拉特后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