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xieshulou.cn E-meil:學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學創作:yangshich@163.com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老 許 伍 劍 艾 禺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牛淚
作者:陳 靜     來源:兒童文學大本營    點擊數:
  苗苗家的黃牛牯不見了。
  河灣里的草坪上,散著幾條摔著尾兒一個勁啃草的牛。可這中間,卻少了那頭小山一樣高大、健壯的黃牛牯。早陣兒明明還在,它埋著頭,刀似的舌頭一卷一卷,在不緊不慢地吃草。不過,心事重重似的,沒有其它牛的那份悠閑。并且,時兒呆立,失神望著遠處;時兒長聲鳴叫,像呼喚誰……
  怪只怪自己和大伙玩跳皮筋的游戲忘了神。讀小學六年級的苗苗,心里直責備自己。她連忙抓起趕牛的竹枝丫,撒開腿,跑上跑下,一處河灣一處河灣尋找。然而就是沒看見。苗苗亮亮的眼睛慌慌的,嘴唇咬得緊緊的,淚都快下來了。
  這條黃牛牯,爺爺活著時是把它看成寶貝的。冬天怕它冷,夏天怕它熱。一夜幾次起床,添草添水。農忙時節,還要找蜂蛹給它吃,讓它不退膘,勁兒像井水……
  爺爺是識牛里手,知道好牛要“前腳如箭,后腳如弓,寬嘴寬腰,鞭子尾巴,案板脊梁,烏眼黑蹄……”特別,他還有選牛絕招,就是看牛脾氣。
  他手抓皮鞭,冷不丁,當空一甩,一聲脆響,在牛耳邊炸開。牛這時若眼瞪得圓圓的,又跳又蹦,好牛!干活會下死力。若只閉一下眼兒,不聲不響,疲牛一條!千萬別買,難怪常有人請苗苗爺爺幫忙買牛。
  苗苗家的黃牛牯,是爺爺千挑萬挑才買來的。這些年,爺爺趕著它,給山下塅里的沒牛戶耕田耙田,掙來了收入,解決了家中的日常開支。
  此刻,黃牛牯不見了。苗苗在急忙尋找,跑得頭上的羊角辮兒也散了,小胸脯一起一伏,秀氣的鴨蛋臉上,汗水像蟲子一樣爬。她個子矮矮的,不認識的人,還以為她是讀小學三、四年級的學生呢。
  這幾天,學校放月假。苗苗先坐車,再走十幾里山路,回家來陪陪媽媽和拿下個月的生活費。
  爺爺死后,喪事不得不按地方的習俗操辦,吃飯開流水席,做三天三夜道場,花了兩萬多元。要住在山下的塅里,街坊鄰居多,沒三、四萬元辦不了。眼看在縣城讀高三的哥哥要考大學了,苗苗自己雖還只讀小學六年級,但轉眼就會到初中。家里欠了一屁股債,拿什么來供上學?這期開學交的學費都是借的。
  苗苗爸媽早已急得夜里都睡不了覺,商量來商量去,只有出外打工。苗苗爸爸便在一個建筑工地上賣苦力,為多掙點錢和省下春節猛漲的車費,連過年都沒回來。
  苗苗沒找到黃牛牯,只好哭哭啼啼回家。
  太陽升老高了,就像一個球,蹦到了山頂上。小路邊青草上亮晶晶的露珠,捉迷藏去了。座座相擁相抱的山,一個個巨人似的,沉思不語。叢叢映山紅,這兒那兒,開得火焰一樣奪目。鳥叫聲,在花中間,在四面八方的樹林里傳蕩,長一聲,短一聲,雜在一起,混成一團,鬧喳喳的。它們,它們也是為苗苗的黃牛牯不見了著急么?
  苗苗邁進門,媽媽才回來不久。她大清早挑擔豬屎糞,帶把挖土鋤頭,和苗苗一道出門,去對面山上挖地。出種的季節到了,布谷鳥東一聲,西一聲,忙催促人快快下種呢。
  別看苗苗媽快四十歲了,要身材有身材,要容貌有容貌。雖然一雙手粗粗糙糙的,但臉兒總是那么端莊、白凈。苗苗讀小學一年級時,常和媽媽一起扯豬草。
  有一次,她問:“媽媽,你的臉怎曬不黑?”
  “我哪曉得,天生的。”媽媽笑笑說。
  “那你的眼睛怎么老那么亮?”苗苗偏起腦袋,撒嬌。
  “是你的亮眼珠珠映亮的呢。”媽媽搔搔苗苗的腋窩,癢得她跳起來。
  這陣兒,苗苗媽臉也顧不上洗,額上汗晶晶的,幾縷頭發緊貼在上面。她手不停腳不空,正忙著做飯,聽到黃牛牯不見了,也急了。
  黃牛牯是條好牛,高高大大,虎虎生威,還和狗一樣通人性。它的欄門,日里夜里關不關不要緊,一不會亂跑,二不會搗亂。它還識路,不論走多遠,能獨個回家。一路上,像懂事的人一樣,對草與莊稼分是清清楚楚。路邊的禾苗、紅薯藤等作物,一口也不會吃,遠近的人,說它是條“仙牛”。
  苗苗的家鄉,有送牛上山放養的習俗。即農閑時候,各家各戶紛紛將牛趕到海拔兩千來米的大山頂,任它們在深山老林自由自在,吃了睡,睡了吃,野牛一般生活,無須人看管,只到農忙季節,才牽回耕田。平時,隔個把月兩個月去看看。
  有一回,苗苗的爺爺上山看黃牛牯,來到它棲身的巖坎下,見還沒有回來,便扯起喉嚨喊。一陣風似的,黃牛牯辟開密密的柴草,遠遠跑來。一見主人,喜得連摔尾巴,圍住爺爺轉,舌頭一個勁舔爺爺的手。爺爺看到它膘肥體壯,緞子樣油亮的毛發,樂得合不攏嘴。久久地陪著,不忍離去。
  當苗苗爺爺起身要走時,山頭的云一下子聚了攏來,還打起雷,扯起閃。夏天,連訊都不報一個,臉就變了。
  茫茫深山,一群一群的牛,紛紛返回各自的“家”避風躲雨。和黃牛牯一伙住的幾條牛也回來了,直往凹進去的巖坎下擠。黃牛牯溫和善良,把主人護在巖坎的最里面,讓風吹不著,讓雨淋不到。若有牛伸伸腳,扭扭屁股,它噴一個響鼻,盯一眼對方,像說:“沒看見有客在么?這樣沒規矩!”
  由于避雨,爺爺耽誤了時間。只好走夜路下山。不想,黃牛牯緊緊相隨,趕也趕不轉,一直陪到山下,才獨自返回……
  可惜到了后來,山上連連丟牛。很明顯,是賊偷牛宰殺后,運到遠遠的山外販賣了。因山上早沒了虎豹豺狼,不會受到野獸傷害的。于是,大伙就把各自的牛牽下了山。
  現在,媽媽聽苗苗一說,心一緊,扔下正在做的飯菜,走到屋后牛欄一看,空的!她火急火燎,帶上苗苗,沿山谷中的河道一路找去。
  小河水嘩嘩流淌,打著漩兒,急匆匆趕路一樣。可苗苗和媽媽的心比它們還急。
  苗苗由媽媽牽著,腳不停地邁,眼四處地找,喉嚨喊得快啞了,黃牛牯的影子都沒見著,只有一陣陣回聲蕩來蕩去……
  “快找!我們不能丟了黃牛牯!”媽媽像在催促自己,也像在催促苗苗。喉嚨冒煙了,也沒停下來喝喝水。沿河找了很遠,后來上了另一條山路。
  和苗苗放牛的伙伴,將牛趕回家,都在幫著找。前山后山聽到消息的人,也紛紛來了……
  苗苗心里七上八下,直打鼓兒,念叨個不停:“黃牛牯,你不能丟,要回來呵。”
  苗苗家的木屋,在山路邊,單門獨戶,離老屋大院落有一段距離。爸爸出門打工后,媽媽晚上睡覺從不熄燈,前門落鎖,加插栓;后門落鎖,也加插栓。床邊還準備了油茶樹棒子。媽媽知道村里不少男人外出打工的婦女,吃了虧,上了當,有苦也不好說。
  自苗苗爺爺死后,黃牛牯就由媽媽喂養,她像待自己的兒女一樣待牛,黃牛牯也會領情,上山砍柴,下地干活,相跟相伴。苗苗媽做事,黃牛牯吃草。根本不需要驅趕和吆喝,主人走它便走,主人停它也停。砍的柴,放兩大捆在它背上,扎好繩子,穩穩地背回了家。挖的紅薯,扯的蘿卜,只要把兩只籮筐的棕繩子連起來系好,放上牛背,一邊一籮。它馱著兩百多斤重,走起路來步履生風,肩峰上小山似的肌肉一聳一聳……
  有個晚上,又管信貸又當村主任的來喊門了。苗苗媽裝糊涂,說:“誰呀?睡覺了,有事明天來。”
  “聽不出么?我喊醒你,貸款到期后要按時還,過期會罰款。”
  “曉得了。”回答后,任怎么喊,怎么敲,就是不作聲。
  那人惱了,用腳踢起門來,還惡狠狠說:“莫假正經,我看不起你還不來呢……”
  沒想到,就在門板快要被踢破的時候,黃牛牯從欄里出來了。它悄悄靠近了那團黑影,虎似的一聲吼,兇兇地撲過去。幸虧跑得快,不然,那人的肚了也會被牛角挑破……
  不覺得,太陽當頂了。苗苗和媽媽找呀找呀,連早飯吃沒吃都記不清了,一點也感不到餓。
  春天的山野,樹早發了芽,草早長了葉。蜂兒蝶兒,小小翅膀扇個不停,在找蓬蓬勃勃的花……
  腿實在拖不動了。苗苗和媽媽坐在石頭上。媽媽唉聲嘆氣,不知怎么辦才好。歇了一會,苗苗只見媽媽皺了皺眉,猛拍大腿,說:“光顧急,怎不好好想想呢?”便自言自語:“這大白天,黃牛牯能去哪呢?要是來賊偷,也不會在這時候下手呀。”
  媽媽抬起頭,四處張望,相信牛不會丟,就在山中的某個地方……
  當苗苗和媽媽精疲力竭往回趕時,迎面遇上報訊的人,說有個挑柴的看到黃牛牯往青山坳去了。
  青山坳,苗苗爺爺埋葬的地方。對,出葬那天,黃牛牯默默相送,去過一次呢。
  果然,黃牛牯在青山坳。它靜臥在苗苗爺爺的墳旁,張著一雙大眼,支著兩只耳朵,嘴巴不停咀嚼,是在接受老主人的愛撫,還是不住地傾訴憋了滿肚子的話?
  苗苗的眼淚“叭叭”直掉。媽媽也一把一把擦自己的臉……
  作夢沒想到的是,就在找到黃牛牯,苗苗剛返校后,媽媽收到了爸爸在廣東出事的信。說在建筑工地干了半年多,一個工錢也討不到,又求又跪都沒用。后來一怒之下砸傷了那個包工頭……苗苗爸爸要判刑。
  像有一面大銅鑼,靠在苗苗媽媽的耳邊,狠敲一下,震得人都軟了。苗苗媽媽呆呆的,半天沒恍過神。
  后來,苗苗媽媽思量一陣,咬交牙,劃根火柴,點燃了信。看著眼前燃起又很快暗下去的火光,自己做了決定:出去打工!
  苗苗媽媽沒對讀書的孩子透露半點出事的音訊,只說要到他們爸爸那兒去,一起打工掙錢,要他們好好讀書……
  家里的雞、鴨、鵝和欄中的豬,殺的殺,賣的賣。唯獨黃牛牯讓苗苗媽犯了難。喂沒人喂,養沒人養,思量來思量去,只忍痛賣掉。不過,一定要找戶好人家。
  苗苗媽媽的心像針刺一樣,人似乎浮在云端里。
  正當農忙時節,賣牛的消息一傳出,很快,就有幾個人爭著要買。苗苗媽媽左打聽,右打聽,最后定下賣給山外一戶人家。
  牽牛那天,苗苗媽媽煮了最好的食料,要把黃牛牯喂得飽飽的。她看著黃牛牯津津有味,大口大口地吃食,戀戀地撫著它的頭,它的臉,淚花在眼眶里轉。
  突然,黃牛牯停住了吃食,抬起頭,水汪汪的大眼露出不安。它一遍又一遍地舔著苗苗媽媽的手,垂著尾巴,站著,一動不動……
  陌生的漢子,用力牽黃牛牯。它又蹦又跳,試圖掙脫開來。一雙眼死瞧著苗苗媽媽。
  走出了屋場,走過了菜地……竹筧接來的山泉水,仍“嘩嘩”落在直往外溢水的木桶里。黃牛牯知道,它再也不能在這飲水了。
  猛然,一聲狂叫,漢子一驚,松了穿著牛鼻的繩子。黃牛牯一個轉身,揚起四蹄,向親切的木屋奔來。蹄聲,擂在人心頭。它趕到苗苗媽媽面前,“撲嗵”一聲,跪了下來,大顆大顆的淚滴,簌簌落下……
  苗苗媽媽仰頭大嘆,“天啦”一聲,抱起黃牛牯的頭,顫著手,一下一下撫摸……
  (發于《中國校園文學》,入選中國兒童文學“悅”讀書系三十年經典小說卷)
  • 上一篇文章: 《開在雪地上的花朵》作品導讀

  • 下一篇文章: 《牛淚》作品導讀
  •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菠菜娱乐网公司排名 曲水县| 耒阳市| 盈江县| 阳西县| 罗江县| 怀仁县| 嵊州市| 十堰市| 清镇市| 成都市| 阜新市| 休宁县| 班玛县| 项城市| 津南区| 科技| 西和县| 内乡县| 班戈县| 措美县| 崇阳县| 宿迁市| 武汉市| 临沧市| 聂荣县| 满城县| 上高县| 潼关县| 嵊州市| 赫章县| 蒙城县| 神农架林区| 丹寨县| 宜兰市| 修文县| 临潭县| 平湖市| 敦煌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