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old.zh61wx.com E-meil:學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學創作:yangshich@163.com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到你心里躲一躲(童話)
作者:湯 湯     來源:兒童文學大本營    點擊數:
  那時候木零七歲。
  
  到了被大人們派往傻路路山包取寶貝的年齡。
  
  那一年,從年初開始,大人們就教他說四句話:
  
  “我很冷,我全身都在發抖,我的胳膊好像都要抖下來了,我可以在你家的衣柜里躲一躲嗎?”
  
  “我很冷,我的牙齒一直在打顫,我可以在你家的火爐前呆一會兒嗎?”
  
  “我還是冷,晚上的時候,我可以鉆進你的被窩嗎?”
  
  “我還是冷,我可以到你的心里躲一躲嗎?”
  
  就這四句話,木零從春天背到夏天,從夏天背到秋天,從秋天背到冬天,終于背會了。
  
  在這個叫做底底的村莊里,木零一直是一個很不出眾的孩子。
  
  離底底村不遠,有個小小的山包,那就是傻路路山包。
  
  傻路路是什么呢?是一些很傻很傻的鬼。
  
  傻到怎么樣的程度呢?其實誰也說不清楚。
  
  大人們有時候嫌自己小孩不夠聰明,就會這樣罵:“簡直就是傻路路一個!”
  
  可是傻路路們那么傻,大人們卻誰也不敢靠近那個小小的山包。因為,傻路路不喜歡任何一個大人,聽說他們見到大人的時候,會發怒,會做出一些可怕的事情。
  
  傻路路們只喜歡孩子,任何一個孩子!
  
  那最神秘最珍貴的寶貝就在傻路路們的心上,大人們說,每一個傻路路的心上,都有一顆圓溜溜、亮晶晶的珠子。
  
  那珠子,很值錢哦。
  
  冬天里,木零要被大人們派往傻路路山包去了。臨去前的頭一個晚上,他顯得很害怕:“傻路路會吃人嗎?”
  
  “當然不會,他們只吃大蘿卜!贝笕藗冃χf。
  
  “可是,為什么你們自己不去呢?”
  
  “因為,傻路路們討厭所有的大人,喜歡所有的孩子!贝笕藗儽M量耐心地回答。
  
  “為什么討厭大人,喜歡孩子呢?”
  
  “哪有這么多為什么,討厭就是討厭了,喜歡就是喜歡了!贝笕藗冇行┎荒蜔┝。
  
  天明了,木零還是磨磨蹭蹭地不肯走:“如果,我取不回來寶貝怎么辦呢?”
  
  “哦,絕對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所有的孩子,都能取回來的,年年如此!
  
  “可是,如果我取不回來呢?”
  
  “如果取不回來,那就只能證明,你很沒用。我們,會很失望。也許,會把你送到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
  
  冬天,太陽總是很懶的,遲遲不肯露面。木零在濃濃的霧氣里向傻路路們的山包走去。他渾身顫抖得厲害,按照大人們的意思,他只穿了一身單衣,而且還光著腳。
  
  木零很冷。因為哆嗦得過于厲害,骨頭似乎都要散架了。
  
  木零很怕。會被抓住嗎?會被吃掉嗎?
  
  木零也好奇。傻路路們,長什么樣子呢?
  
  他哆嗦著爬上山包,哆嗦著走進傻路路的村莊,就像冬天的風一樣,穿行在房屋和房屋的間隙里。
  
  村莊里很安靜,傻路路們都還在暖烘烘的被窩里嗎?
  
  他不知道應該敲響哪扇門,他遲遲疑疑地,猶猶豫豫地,在這扇門前停一停,在那扇門前頓一頓。終于,一對金色的門環吸引了他,他不由自主地走過去,伸出手摸了摸,又拍了拍。
  
  門環發出“當當”的脆響,門“咯吱”便開了。
  
  站在木零面前的是傻路路嗎?
  
  他長得和人差不多,比自己的爸爸還高,穿長長的灰袍子,那袍子看起來塞著滿滿的棉花,整個人鼓鼓囊囊的,顯出幾分滑稽。
  
  啊,一點都不可怕!
  
  并且,木零立即喜歡上了這個傻路路的眼睛。他從來沒有見到過這樣光芒四射的眼睛,好像遠遠城市里的霓虹燈一樣璀璨。很明亮,含著愉快而溫和的笑。
  
  哦,光芒。木零在心里給他取了名字。
  
  “你這個孩子,怎么穿這么少呢,呀,還光著腳,會凍壞的呀!惫饷⒁话驯鹉玖,扯開灰袍子,裹進自己的懷里。他的懷里好溫暖,木零真愿意一直這樣被他摟著。
  
  可是他想起了爸爸教過的話。
  
  “我很冷,我全身都在發抖,我的胳膊好像都要抖下來了,我可以在你家的衣柜里躲一躲嗎?”
  
  光芒笑著說:“當然可以,為什么不可以呢?”
  
  他一把把木零送進衣柜里,衣柜里很多厚實的衣服,裹住木零冰涼的身子。木零在衣柜里過了半天。
  
  中午,光芒給木零送了中餐,是一個小蘿卜。
  
  “你叫什么名字?”
  
  “木零!
  
  “哦,木零,吃中飯了!
  
  吃了中飯以后,木零說:“我很冷,我的牙齒一直在打顫,我可以在你家的火爐前呆一會兒嗎?”
  
  “當然可以,為什么不可以呢?”他伸出長長的手臂,一把把木零從衣柜抱到火爐前。木零的臉一下子被烤暖了。
  
  這個下午,他們都在火爐前坐著。他們一起在火爐前吃蘿卜,光芒吃大蘿卜,木零吃小蘿卜,光芒發出很大的“咂吧”聲,木零發出很小的“咂吧”聲。
  
  晚上,光芒困了,他離開火爐,躺到床上。木零說:“我還是冷,我可以鉆進你的被窩里嗎?”
  
  “當然可以,為什么不可以呢?”光芒笑著下了床,一把把他抱到床上,塞進熱烘烘的被窩里。他們們睡得很香,光芒流了好大一灘口水在枕頭上,木零也是。
  
  吃了早餐以后,木零說了大人們教的第四句話:“我還是冷,我可以到你的心里躲一躲嗎?”
  
  這句話,木零說得很輕。
  
  光芒略略猶豫了一下,瞇一瞇眼睛說:“當然可以,為什么不可以呢?”
  
  他一把把木零抱到胸前,那是他心臟的位置。
  
  “底碼米拉去心里,你就進去了;底碼米拉快出來,你就出來了!彼麥睾偷貙δ玖阏f。
  
  “底碼米拉去心里!蹦玖爿p輕念道,其實這句咒語他早就知道。一瞬間,鋪天蓋地的柔軟和溫暖把他包圍了。木零真的到了光芒的心里,他看到了一顆圓溜溜、亮晶晶的,像雞蛋那么大的珠子。他用雙手捧起它,說道:“底碼米拉回家里!
  
  木零回家了,手心里捧著圓溜溜、亮晶晶的像雞蛋那么大的珠子。
  
  爸爸媽媽大喜過望。他們說:“好大!我們小時侯從來沒有采到過這樣大的珠子呢。木零,你真是太棒了!”
  
  木零的心里,本來有一種說不出悶悶的感覺,立即被驕傲替代了。
  
  然后,爸爸媽媽拿上珠子,迫不及待、馬不停蹄地去很遠的地方。
  
  那個冬天木零一個人在家里,很冷,很冷。
  
  春天差不多來到的時候,爸爸媽媽回家了,帶回很大一箱子的錢。
  
  底底村的孩子,從七歲開始一直到十一歲,都要去傻路路山包取寶貝的。
  
  轉眼又是一個冬天,八歲的木零又被爸爸媽媽派去取傻路路心里的珠子。
  
  木零剛走進傻路路山包的時候,就遇到了光芒。
  
  怎么辦呢?木零一下子著了慌,他想逃跑,但是被光芒一把摟進了懷里。
  
  “這么冷的天,你怎么穿這么少呢?哎,還光著腳丫,會凍壞的呀!惫饷⒌膽牙锖脺嘏,木零真愿意一直被他抱著。
  
  “你叫什么名字?”光芒問。
  
  “木零!
  
  “哦,木零!彼f。
  
  原來,他不認得了,壓根兒不認得這個去年冬天偷了他珠子的孩子了,木零暗暗松了口氣。他忍不住去看光芒的眼睛,他發現,那雙眼睛里的光芒,好像減少了很多很多。
  
  “我很冷,我全身都在發抖,我的胳膊好象都要抖下來了,我可以在你家的衣柜里躲一躲嗎?”
  
  “當然可以,為什么不可以呢?”
  
  光芒把木零一把抱進衣柜里。
  
  “我很冷,我的牙齒一直在打顫,我可以在你家的火爐前呆著嗎?”
  
  “當然可以,為什么不可以呢?”
  
  他一把把他從衣柜抱到火爐前。
  
  “我還是冷,我可以鉆進你的被窩里嗎?”
  
  “當然可以,為什么不可以呢?”
  
  他把他一把抱進被窩里。
  
  “我還是冷,我可以到你的心里躲一躲嗎?”
  
  光芒猶豫了一下說:“這話聽起來有幾分耳熟。哦,當然可以,為什么不可以呢?”
  
  “底碼米拉去心里!蹦玖氵M去了,拿走他心上的珠子,然后“底碼米拉回家里”了。
  
  9歲的冬天,10歲的冬天,11歲的冬天,木零遇見的都是他。大人們說過,不要找同一個傻路路?墒悄玖戕D來轉去,每一次遇見的都是他。
  
  每一次,光芒都不認得木零。
  
  “你叫什么名字?”
  
  “木零!
  
  “哦,木零!
  
  每一次,他都給他吃小蘿卜。
  
  他穿著灰灰的長袍,眼睛里的光芒一年比一年少。
  
  他心里的珠子也越來越小。
  
  木零記得,他最后一次去他的心里,采下的珠子只有芝麻那么大了。那時,木零突然打了個寒噤,然后有一顆淚水,從他的臉上滑落下來。他想,傻路路真的很傻啊?墒菫槭裁催@么傻呢。
  
  11歲之后,木零就不能再去傻路路那里了,這是底底村的規矩。當然會有更多的孩子去取寶貝的,祖祖輩輩,一代一代地繼續著。
  
  從那一年開始,木零的心總是冰涼冰涼的,有的時候,非得用個暖手袋焐著才舒服。
  
  雖然一顆心總是冰涼的,但木零還是一天一天地長大了,成年了。
  
  木零也有了自己的孩子,那孩子轉眼到了七歲。
  
  很快地,木零將派他去傻路路的山包。從年初開始,他就教他的孩子怎樣和傻路路說話。
  
  “我很冷,我全身都在發抖,我的胳膊好象都要抖下來了,我可以在你家的衣柜里躲一躲嗎?”
  
  “我很冷,我的牙齒一直在打顫,我可以在你家的火爐前呆著嗎?”
  
  “我還是冷,晚上的時候,我可以鉆進你的被窩里嗎?”
  
  “我還是冷,我可以到你的心里躲一躲嗎?”
  
  就這四句話,他的孩子從春天背到夏天,從夏天背到秋天,從秋天背到冬天,終于背會了。
  
  當然還有那句“底碼米拉回家里”的咒語。
  
  就在木零要送孩子去傻路路山包的前一個晚上,有人敲門。
  
  一開門,木零就看見了光芒——他小時候,去過他的心上,怎么會忘記呢。
  
  霎時間木零被深深的不安包圍了。傻路路從來不會來的,是的,從來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他們討厭所有的大人,怎么可能來到人住的村莊呢?
  
  但是在這個呵口氣就結成冰碴子的深夜,光芒竟然來了。他來干什么?
  
  木零和光芒差不多高,一個在門里,一個在門外,楞楞地站了好一會兒。
  
  光芒穿著灰灰的袍子,睜著一雙很大的眼睛,眼神空洞,一點光澤都沒有!好像兩口已經干涸了許久的深潭,絕望而茫然的。
  
  木零想起第一次見到光芒的時候,那曾是一雙多么璀璨的眼睛啊。有一、兩秒的時間,他的心仿佛從很尖利的東西上劃過。
  
  “你,你來干什么?”
  
  光芒說: “我很冷,我全身都在發抖,我的胳膊好象都要抖下來了,我可以先在你家的衣柜里躲一躲嗎?”
  
  就好像小時候木零對他說的那樣,幾乎一字不差,這話聽起來多像一個陰謀啊。
  
  木零稍稍猶豫了一下后,點了點頭。他想知道,光芒到底要干什么。
  
  光芒進了木零的衣柜,他太大個了,把衣柜里好多衣服都擠了出來。
  
  很快地,衣柜里傳出他的聲音:“我很冷,我的牙齒一直在打顫,我可以在你家的火爐前呆會兒嗎?”
  
  木零說:“當然可以,為什么不可以?”他有點想發笑了。
  
  他們坐在火爐前,木零家里沒有蘿卜,他找到一個地瓜遞給光芒,光芒擺擺手。
  
  光芒抖得不像剛才那么厲害了。他說,今天晚上,他敲了很多戶人家的門,那些門,“咯吱”開了,馬上,“咯吱”便關了。誰都沒有讓他進去。
  
  他說,外面的風好大啊。吹得鼻涕都吸溜吸溜的,吸溜得不快,就成了冰柱子。
  
  他說,傻路路們要搬家了。因為,小山包上的日子,不知道為什么,越過越不幸福,越來越糟糕。他們要搬到一個很遠的地方去,翻過山頭,越過大河,還要穿過沙漠,草原和戈壁。
  
  木零想,傻路路們搬家了,底底村的生活會發生怎樣的變化?
  
  他說,他的心里留著一樣東西,十幾年了,不知道是誰留在那里的,在搬家之前,想要還給他……
  
  夜那么深了,木零鉆進了被窩。
  
  “我還是冷,我可以鉆進你的被窩里嗎?”光芒說。
  
  木零忍不住笑起來:“當然可以,為什么不可以呢?”他又說:“接下來,你會這樣說吧——我還是冷,我可以到你的心里躲一躲嗎?”
  
  “是呀,你怎么知道的?我還是冷,我可以到你的心里躲一躲嗎?”光芒說。
  
  這真的越來越像一場陰謀了,和底底村的人們所擅長的一模一樣!
  
  我能讓他進到我的心里嗎?木零想,當然不能?墒菫槭裁床荒苣。
  
  “我的心冰涼冰涼的,并不是取暖的好地方!蹦玖阏f。
  
  “其實,其實我是想到你的心里去看看,可以嗎?”光芒微微笑著請求。
  
  “我的心里能躲進去一個人嗎?”
  
  “能的,我是鬼啊!
  
  木零想,那就躲進去看一看吧,我的心里,除了冰涼,難道還有什么寶貝嗎?
  
  “底碼米拉去心里!彼畹。話音剛落,他不見了。他真的進入木零的心了嗎?木零的心,頓時沉甸甸的。
  
  木零坐在火爐前,等他出來。
  
  他等了很多天,也沒有等到。
  
  光芒不出來了嗎?
  
  更有可能的是,他也像木零小時候那樣,從他心里取走某種東西,不說一聲再見便悄悄溜走了。
  
  可是木零的心里,到底有什么呢?
  
  大概過了七、八天左右吧。木零聽到一聲“底碼米拉快出來”,光芒站在了他面前。
  
  一雙眼睛很亮很亮,像遠遠城市里的霓虹燈那樣璀璨。
  
  “你在我心里呆了這么久啊!笨吹焦饷,木零抑制不住地高興,“我的心里有什么呢?你的眼睛看起來,光芒四射!
  
  “有一顆珠子,圓溜溜,亮晶晶的,有雞蛋那么大!
  
  ?木零不由得驚詫。
  
  “那顆珠子上,充滿著你的記憶,從小到大!
  
  記憶?木零依舊張著嘴巴,有些傻傻的樣子。
  
  “在你心里的珠子上,看到了我!
  
  木零的臉“騰”地紅起來。
  
  “你叫木零吧。
  
  你曾經到我家里去過吧。
  
  你拿走了我心里的五顆珠子。一顆比一顆小,對吧。
  
  我抱過你,對吧。
  
  我還給你吃過小蘿卜吧。
  
  ……”
  
  這些都在我心里存著嗎?木零想,確實的,這些事情,他從來沒有忘記過。他不由得埋低了他的腦袋。
  
  “每一個鬼的心上,都有一顆珠子,你們人也是的。每一顆珠子,凝著快樂的、悲傷的、平常的、不平常的記憶。你小的時候,拿走的,就是我的記憶啊。難怪我的心里總是那么空洞,總是那么茫然!
  
  木零把腦袋埋得更低了。
  
  “我看到你在心里把我叫做光芒,對吧。我喜歡這個名字,謝謝你!”
  
  因為這一聲“謝謝”,木零把腦袋略微抬起了一些:“你恨我嗎?”
  
  “恨過,是你偷走我的記憶,怎么會不恨呢?”光芒說,“但是,現在,我很高興,因為我找回了它們。更重要的是,我知道,我心里留著的東西是什么了!
  
  “是什么?”
  
  “是一顆眼淚!
  
  眼淚?
  
  “而且我知道是誰留的了!
  
  “誰?”
  
  “你!你最后一次到我心里,流下過一顆眼淚。留在我心里的,就是它——你的眼淚啊!
  
  木零的眼里,“呼”地又涌出淚來。
  
  “我決定不還給你了,這顆眼淚,我很喜歡。我可以帶走它嗎?”光芒眨著熠熠發亮的眼睛懇求道。
  
  “可以的!蹦玖阌淇炱饋,“當然可以,為什么不可以呢?”
  
  天亮的時候,光芒走了,傻路路們的搬家行動從這個早上開始。
  
  木零,再見!
  
  光芒,再見!
  
  也許,永不能再見了。
  
  但是就在那個很冷的夜晚,木零的心找回了溫暖的感覺。
  
 。ū疚墨@第八屆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
  • 上一篇文章: 雁叫寒林

  • 下一篇文章: 流浪地球
  •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菠菜娱乐网公司排名 佳木斯市| 苍南县| 仁布县| 调兵山市| 伽师县| 梅河口市| 嘉善县| 磴口县| 万年县| 丹东市| 尤溪县| 乌兰县| 天峻县| 深水埗区| 屏南县| 石家庄市| 林西县| 正安县| 班玛县| 收藏| 平武县| 南通市| 罗山县| 内黄县| 石阡县| 黑龙江省| 潍坊市| 清新县| 华容县| 苏州市| 阿拉尔市| 霍林郭勒市| 图片| 海林市| 大埔县| 靖远县| 崇信县| 佳木斯市| 新源县| 浙江省| 江都市| 启东市| 嘉祥县| 三台县| 手游| 浙江省| 巴塘县| 灵武市| 中山市| 寻甸| 于都县| 四子王旗| 南和县| 泸溪县| 电白县| 南开区| 新蔡县| 林芝县| 安康市| 山西省| 绵阳市| 南召县| 深水埗区| 嵊泗县| 扎赉特旗| 唐海县| 长汀县| 兴安县| 体育| 化德县| 嫩江县| 巴中市| 灵丘县| 孝感市| 城步| 灵山县| 博野县| 望都县| 黑水县| 五家渠市| 东兰县| 秦安县| 双辽市| 麟游县| 施秉县| 那曲县| 扎囊县| 开化县| 义乌市| 兰州市| 连城县| 泗洪县| 金塔县| 玉龙| 孟州市| 高台县| 武汉市| 石屏县| 武邑县| 盈江县| 汉寿县| 菏泽市| 通州区| 垫江县| 高平市| 彭山县| 乌拉特中旗| 缙云县| 安乡县| 运城市| 个旧市| 济宁市| 确山县| 汨罗市| 墨竹工卡县| 牙克石市| 开平市| 清涧县| 奇台县| 尤溪县| 蒙山县| 延庆县| 铜山县| 喀喇| 白朗县| 北宁市| 峨眉山市| 岢岚县| 桂阳县| 绥化市| 休宁县| 西昌市| 临安市| 安庆市| 民丰县| 阜宁县| 磐安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