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xieshulou.cn E-meil:學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學創作:yangshich@163.com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鯨 歌
作者:劉慈欣     來源:兒童文學大本營    點擊數:

關鍵詞:兒童文學|科幻小說|劉慈欣|鯨歌
  沃納大叔站在船頭, 望著大西洋平靜的海面沉思著. 他很少沉思, 總是不  用思考就知道怎樣做, 并不用思考就去做, 現在看來事情確實變難了.  
  沃納大叔完全不是媒體所描述的那種惡魔形象, 而是一副圣誕老人的樣子.   除了那雙犀利的眼晴外, 他那圓胖的臉上總是露著甜密而豪爽的笑容. 他從不  親自帶武器, 只是上衣口袋中裝著一把精致的小刀, 他用它既削水果又殺人,   干這兩件事時, 他的臉上都露著種笑容.  
  沃納大叔的這艘三千噸的豪華游艇上, 除了他的八十名手下和兩個皮膚黝  黑的南美女郎外, 還有二十五噸的高純度海洛因, 這是他在南美叢林中的提煉  廠兩年的產品. 兩個月前, 哥倫比亞政府軍包圍了提煉廠, 為了搶出這批貨,   他的弟弟和另外三十多個手下在槍戰中身亡. 他急需這批貨換回的錢, 他要再  建一個提煉廠, 這次可能建在波利維亞, 甚至亞洲金三角, 以使自己苦心經營  了一生的毒品帝國維持下去. 但直到現在, 已在海上漂泊了一個多月, 貨一克  都沒能運進美國大陸. 從海關進入根本不可能, 自從中微子探測器發明以來,   毒品是絕對藏不住的. 一年前他們曾把海洛因鑄在每塊十幾噸重的進口鋼坯的  中心, 還是被輕而易舉地查出來. 后來, 沃納大叔想了一個很絕妙的辦法: 用  一架輕型飛機, 通常是便宜的賽斯納型, 載著大約五十公斤的貨從邁阿密飛入,   一過海岸, 飛行員就身上綁著貨跳傘. 這樣雖然損失了一架小飛機, 但那五十  公斤貨還是有很大賺頭. 這曾經是一個似乎戰無不勝的辦法, 但后來美國人建起  了由衛星和地面雷達構成的龐大的空中監視系統, 這系統甚至能發現并跟蹤跳  傘的飛行員, 以至于大叔的那些英勇的小伙子們還沒著地就發現警察在地面上  等著他們. 后來大叔又試著用小艇運貨上岸, 結果更糟: 海岸警衛隊的快艇全  部裝備著中微子探測器, 只要從三千米之內對小艇掃描, 就能發現它上面的毒  品. 沃納大叔甚至想到了用微型潛艇, 但美國人完善了冷戰時期的水下監測網,   潛艇在距海岸很遠就被發現.  
  現在, 沃納大叔束手無策了, 他恨科學家, 是他們造成了這一切. 但從另  一方面想, 科學家也同樣能幫助自己. 于是, 他讓在美國讀書的小兒子做這方  面的努力, 告訴他不要舍不得錢. 今天上午, 小沃納從另一艘船上了游艇, 告  訴父親他找到了要找的人, "他是個天才, 爸爸, 是我在加州理工認識的." 
  沃納的鼻子輕蔑地動了動, "哼, 天才? 你在加州理工已浪費了三年時間,   并沒有成為天才, 天才真那么好找嗎?" 
  "可他真是天才, 爸爸!"  
  沃納轉身坐在游艇前甲板的一張躺椅上, 掏出那把精致的小刀削著一個波  蘿. 那兩個南美女郎走過來在他肉乎乎的肩膀上按摩著. 小沃納領來的人一直  遠遠站在船舷邊看大海, 這時走過來. 他看上去驚人的瘦, 脖子是一根細棍,   細得很難讓人相信能支撐得住他那大得不成比例的頭, 這使他看起來多少有些  異類的感覺.  
   "戴維. 霍普金斯博士, 海洋生物學家." 小沃納介紹說.  
   "聽說您能幫我們的忙, 先生." 沃納臉上帶著他那圣誕老人的笑說.  
   "是的, 我能幫您把貨運上海岸." 霍普金斯臉上無表情地說.  
  "用什么?" 沃納懶洋洋地問.  
  "鯨." 普霍金斯簡短地回答. 這時小沃納揮了一下手, 他的兩個人抬來一  件奇怪的東西. 這是一個透明的小艙體, 用類似透明塑料的某種材料做成, 呈  流線形, 高一米, 長兩米, 艙體的空間同小汽車里差不多大, 里面有兩個座位,   座位前有帶著一個微型屏幕的簡單儀表盤, 座位后面還有一定的空間, 顯然是  為了放貨用的.  
  "這個艙體能裝兩個人和約一噸的貨." 霍普金斯說.  
  "那么這玩藝如何在水下走五百公路到達邁阿密海岸呢?"  
  "鯨把它含在嘴里." 
  沃納狂笑起來, 他那由細尖變粗放的笑用來表達幾乎所有的感情: 高興、  憤怒、懷疑、絕望、恐懼、悲哀......每次的大笑都一樣, 代表什么只有他自  己知道. "妙極了孩子, 那么我得付給那頭鯨魚多少錢, 它才能按我們說的方向  游到我們要去的地點呢?" 
  "鯨不是魚, 它是海洋哺孔動物. 您只需把錢付給我, 我已在那頭鯨的大腦  中安放了生物電極, 在它的大腦中還有一臺計算機接收外部信號, 并把它翻譯  成鯨的腦電波信號, 這樣在外部可以控制鯨的一切活動, 就用這個裝置." 霍普 金斯從口袋中拿出了一個電視遙控器模樣的東西.  
  沃納更劇烈地狂笑起來, "哈哈哈哈....這孩子一定看過<<木偶奇遇記>>,   哈哈......啊......哈哈......" 他笑得彎下了腰, 喘不過氣來, 手里的波蘿  掉在地上. "......哈哈......那個木偶, 哦, 皮諾曹, 同一個老頭兒讓一頭大  魚吃到肚子里......哈哈......" 
  "爸爸, 您聽他說下去, 他的辦法真能行!" 小沃納請求道.  
  "......啊哈哈哈......皮諾曹和那個老頭兒在魚肚子里過了很長時間, 他  們還在那里面......哈哈哈哈......在那里面點蠟燭......哈哈哈哈......" 
  沃納突然止住了笑, 他的狂笑消失之快, 就象電燈關掉電源那樣, 可圣誕  老人的微笑還留著. 他問身后的一個女郎: "皮諾曹說謊后, 怎么來著?"  
  "鼻子變了長了. "女郎回答說.  
  沃納站起來, 一手拿著削波蘿的小刀, 一手托起霍普金斯的下巴, 研究著  他的鼻子, 后者平靜地看著他. "你們看他的鼻子在變長嗎?" 他微笑著問女郎  們.  
  "在變長大叔!" 她們中的一個嬌滴滴地說, 顯然看別人的沃納大叔手下倒  霉是她們的一種樂趣.  
  "那我們幫幫他." 沃納說著, 他的兒子來不及阻攔, 那把鋒利的小刀就把  霍普金斯的鼻子尖切下一塊. 血流了出來, 但霍普金斯仍是那么平靜, 沃納放  開他的下巴后他仍垂手站在那兒任血向下流, 仿佛鼻子不是長在他腦袋上.  
  "把這個天才放到這玩藝里面, 扔到海里去." 沃納輕輕地揮了一下手. 當  兩個南美大漢把普霍金斯塞進透明小艙后, 沃納把那個遙控器拾起來, 從小艙  的門遞給霍普金斯, 就象圣誕老人遞給孩子一個玩具那樣親切, "拿著, 叫來你  那寶貝鯨魚, ......哈哈哈......"他又狂笑起來. 當小艙在海中濺起高高的水  花時, 他收斂笑容, 顯出少有的嚴肅.  
  "你遲早得死在這上面." 他對兒子說.  
  透明小艙在海面上隨波起伏, 象一個汽泡那樣脆弱而無助.  
  突然, 游艇上的兩個女郎驚叫起來, 在距船舷二百多米處, 海面涌起了一  個巨大的水包, 那水包以驚人的速度移動著, 很快從正中分開化為兩道巨浪,   一條黑色的山脊在巨浪中出現了.  
  "這是一頭藍鯨, 長四十八米, 霍普金斯叫它波賽冬, 希臘神話中海神的名  字." 小沃納伏在父親耳邊說.  
  山脊在距小艙幾十米處消失了, 接著它巨大的尾巴在海面豎立起來, 象一  面黑色的巨帆. 很快, 藍鯨的巨頭在小艙不遠處出現, 巨頭張開大嘴, 一下把  小艙吞了進去, 就象普通的魚吃一塊面包屑一樣. 然后, 藍鯨繞著游艇游了起  來, 那座生命的小山在海面莊嚴地移動, 激起的巨浪沖擊著游艇, 發出轟轟的  巨響. 在這景象面前, 即使象沃納這樣目空一切的人也感到了一種敬畏, 那是  人見到了神的感覺, 這是大海神力的化身, 是大自然神力的化身. 藍鯨繞著游  艇游了一圈后, 轉向徑直朝游艇沖來, 它的巨頭在船邊伸出海面, 船上的人清  楚地看到它那粘著蚌殼的礁石般粗糙的皮膚, 這時他們才真正體會到藍鯨的巨  大. 接著藍鯨張開了大嘴, 把小艙吐了出來, 小艙沿著一條幾乎水平的線掠過  船舷, 滾落在甲板上. 艙門打開, 霍普金斯爬了出來, 他鼻子上流出的血已把  胸前的衣服濕了一片, 但除此之外安然無恙.  
  "還不快叫醫生來, 沒看到皮諾曹博士受傷了嗎?!" 沃納大叫起來, 好象霍  普金斯的傷同他無關似的.  
  "我叫戴維. 霍普金斯." 霍普金斯莊嚴地說.  
   "我就叫你皮諾曹." 沃納又露出他那圣誕老人的笑.  
  幾個小時后, 沃納和霍普金斯鉆進了透明小艙. 裝在防水袋中的一噸海洛  因放在座位后面. 沃納決定親自去, 他需要冒險來激活他血管中已呆滯的血液,   這無疑是他一生中最剌激的一次旅行. 小艙被游艇上的水手用纜繩輕輕放到海  面上, 然后游艇慢慢地駛離小艙.  
  小艙里的兩個人立刻感到了海的顛波, 小艙有二分之一露出水面, 大西洋  的落日照進艙里. 霍普金斯按動遙控器上的幾個鍵, 召喚藍鯨. 他們聽到遠處  海水低沉的攪動聲, 這聲音越來越大, 藍鯨的大嘴出現在海面上, 向他們壓過  來, 小艙好象被飛速吸進一個黑洞中, 光亮的空間迅速縮小, 變成一條線, 最 ?后消失了, 一切都陷入黑暗中, 只聽到卡地一聲巨響, 那是藍鯨的巨牙合攏的  撞擊聲. 接著是一陣電梯下降時的失重感, 表明藍鯨在向深海潛去.  
  "妙極了皮諾曹, ......哈哈哈......" 沃納在黑暗中又狂笑起來, 表示或  掩蓋他的恐懼.  
   "我們點上蠟燭吧, 先生." 霍普金斯說, 他的聲音聽起來快樂自在, 這是  他的世界了. 沃納意識到了這點, 恐懼又加深了一層. 這時, 小艙里一盞燈亮  了起來, 燈在小艙的頂部, 發出藍幽幽的冷光.  
  沃納首先看到的是小艙外面的一排白色的柱子, 那些柱子有一人多高, 從  底向頭部漸漸變尖, 上下交錯組成了一道柵欄. 他很快意識到這是藍鯨的牙齒.   小艙似乎放在一片柔軟的泥沼上, 那泥沼的表面還在不停地蠕動. 上方象一個  拱頂, 可以看到一道道由巨大骨髂構成的拱梁. "泥沼地面"和上方的拱梁都向  后傾斜, 到達一個黑色的大洞口, 那洞口也在不斷地變換著形狀, 沃納又開始  神經質地大笑了, 他知道那洞口是藍鯨的嗓子眼. 周圍飄著一層濕霧, 在燈的  藍光下, 他們仿佛置身于神話里的魔洞中.  
  小艙里的小屏幕上顯示出一幅巴哈馬群島和邁阿密海區的海圖, 霍普金斯  開始用遙控器"駕駛"藍鯨, 海圖上一條航跡開始露頭, 它精確地指向邁阿密海  岸沃納要去的地方. "航程開始了, 波塞冬的速度很快, 我們五個小時左右就能  到達." 霍普金斯說.  
  "我們在這里不會悶死吧?" 沃納盡量不顯出他的擔心.  
  "當然不會, 我說過鯨是哺乳動物, 它也呼吸氧氣, 我們周圍有足夠氧氣,   通過一個過濾裝置我們就可以維持正常的呼吸." 
   "皮諾曹, 你真是個魔鬼! 你怎么做到這一切的? 比如說, 你怎樣把控制電  極和計算機放進這個大家伙的腦子中?" 
   "一個人是做不到的. 首先需要麻醉它, 所用的麻醉劑有五百公斤. 這是一  個耗資幾十億元的軍事科研項目, 我曾是這個項目的負責人. 波賽冬是美國海  軍的財產, 在冷戰時期用來向華約國家的海岸輸送間諜和特種部隊. 我還主持  過一些別的項目, 比如, 在海豚或鯊魚的大腦中埋入電極, 然后在它們身上綁  上炸彈, 使它們變成可控制的魚雷. 我為這個國家做了很多的事情, 可后來,   國防預算削減了, 他們就把我一腳踢出來. 我在離開研究院的時候, 把波賽冬  也一起帶走了. 這些年來, 我和它游遍了各個大洋......" 
  "那么, 皮諾曹, 你用你的波賽冬干現在這件事, 有沒有道德上的, 嗯, 困  擾呢? 當然你會覺得我談道德很可笑, 但我在南美的提煉廠里有很多化學家和  工程師, 他們常常有這種困擾." 
  "我一點沒有, 先生. 人類用這些天真的動物為他們骯臟的戰爭服務, 這已  經是最大的不道德了. 我為國家和軍隊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有資格得到我想要  的東西, 既然社會不給, 只好自己來拿." 
  "哈哈哈哈......對, 只好自己拿! 哈哈哈......" 沃納笑著, 突然止住, "  聽, 這是什么聲音?!" 
  "是波賽冬的噴水聲, 它在呼吸. 小艙里裝有一個靈敏的聲納, 能放大外面  的所有聲音. 聽......"  
  一陣嗡嗡聲, 夾雜著水擊聲, 由小變大, 然后又變小, 漸漸消失.  
   "這是一艘萬噸級的油輪." 
  突然, 前面兩排巨牙緩緩動了起來, 海水洶涌地涌了進來, 發出轟轟的巨  響, 小艙很快被浸在水中. 霍普金斯按動一個按鍵, 小屏幕上的海圖消失了,   代之以復雜的波形, 這是藍鯨的腦電波. "哦, 波賽波發現了魚群, 它要吃飯了."   藍鯨的嘴張開了一個大口, 小艙面對著深海漆黑的無底深淵. 突然, 魚群出現  了, 它們蜂擁著進入了大口, 猛烈地沖撞著小艙, 小艙中兩個人面前, 全是在  燈光中閃著耀眼銀光的魚群, 它們并不知道自己的命運, 覺得這只是一個大珊  瑚洞而已. 卡地一聲巨響, 透過紛飛的魚群, 可隱約看到巨牙合擾了, 但藍鯨  巨大的嘴唇還開著, 這時響起一陣水流的尖嘯聲, 魚群突然倒退, 退到巨牙的  柵欄時被堵住, 沃納很快意識到這是鯨嘴里的海水在向外排, 巨大的氣壓在把  同魚群一起沖入的海水壓出去. 他驚奇地看到, 在鯨嘴產生的巨大壓力下, 水  面垂直著從小艙邊移過去. 很快, 鯨嘴里的海水排空了, 吸入的魚群變成亂蹦  亂跳的一堆, 堆在巨牙的柵欄前. 小艙下的柔軟的"地面"開始蠕動, 這蠕動在"  地面"上形成了一排排飛快移動的波狀起伏, 魚堆隨著這起伏向后移去. 當沃納 ?明白了這是在干什么時, 恐懼使他從頭冷到了腳.  
   "放心, 波賽冬不會把我們咽下去的." 霍普金斯明白沃納恐懼的原因, "他  能識別出我們, 就象您吃瓜子能識別出皮和仁一樣. 小艙對它進食會有一定的  影響, 但它已習慣了. 有時候魚群很大, 它在吃前可暫時把小艙吐出來." 
  沃納松了一口氣, 他還想狂笑, 可已沒有力氣了. 他呆呆地看著魚堆慢慢  地移過了紋絲不動的小艙, 移向后面那黑暗的大洞, 當二三噸重的那堆魚在藍  鯨巨大的喉嚨里消失時, 響起了一陣山崩似的聲音.  
   震驚使沃納呆呆地沉默著, 就這樣過了很長時間. 霍普金斯突然推了推他: "  聽音樂嗎?" 說著他放大了聲納揚聲器的音量.  
   沃納聽到了一陣低沉的隆隆聲, 他不解地看著霍普金斯.  
  "這是波賽冬在唱歌, 這是鯨歌." 
  漸漸地, 沃納從這低沉的時斷時續的轟鳴聲中聽出了某種節奏, 甚至又聽  出了旋律......"它干什么, 求偶嗎?"  
  "不全是. 海洋科學家們研究鯨歌有很長時間了, 至今無法明了其含義." 
   "可能根本沒有什么含義." 
  "恰恰相反, 含義太深了, 深到人類無法理解. 科學家們認為這是一種音樂  語言, 但同時表達了許多人類語言難以表達的東西." 
  鯨歌在響著, 這是大海的靈魂在歌唱. 鯨歌中, 上古的閃電擊打著的原始  的海洋, 生命如熒火在混沌的海水中閃現; 鯨歌中, 生命睜著好奇而畏懼的眼  睛, 用帶著鱗片的腳, 第一次從大海踏上火山還沒熄滅的陸地; 鯨歌中, 恐龍  帝國在寒冷中滅亡, 時光飛逝, 滄海桑田, 智慧如小草, 在冰川過后的初暖中  萌生; 鯨歌中, 文明幽靈般出現在各個大陸, 亞特蘭蒂斯在閃光和巨響中沉入  洋底......一次次海戰, 鮮血染紅了大海; 數不清的帝國誕生了, 又滅亡了,   一切的一切都是過眼煙云......藍鯨用它那古老得無法想象記憶唱著生命之歌,   全然沒有感覺到它含在嘴中的渺小的罪惡...... 
  藍鯨于午夜到達邁阿密海岸. 以后的一切都驚人的順利. 為避免擱淺, 藍  鯨在距海岸二百多米處停了下來. 今夜月亮很好, 沃納和霍普金斯可清楚地看  到岸上的棕櫚樹叢. 接貨的人有八個, 都穿著輕便潛水服, 很順利地把這一噸  貨運到了岸上, 并爽快地付了沃納報出的最高價, 還許諾以后有多少要多少.   他們很驚奇這兩個人和那個透明小艙能穿過嚴密的海上防線, 甚至一開始不知  他們是人是鬼(這時霍普金斯已操縱波賽冬遠遠游開了). 半小時后, 接貨的人  已走遠, 霍普金斯喚回了藍鯨, 帶著滿滿兩手提箱美元現鈔, 他們踏上了歸程.  
  "好極了皮諾曹! " 沃納興高彩烈地說, "這次的收入全歸你, 以后的收入  我們再按比例分成. 你已經是一個千萬富翁了皮諾曹! ......哈哈哈......我  們還要跑二十多趟才能把二十多噸的都出手." 
  "可能用不了那么多趟, 我覺得經過一些改進, 我們一次可帶二到三噸." 
  "哈哈哈哈......好極了皮諾曹!" 
  在海下平靜的航程中, 沃納睡著了.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 他被霍普金斯推  醒, 他看看小屏幕上的海圖和航跡, 發現航程已走了三分之二,  似乎沒有什么  異常. 霍普金斯讓他注意聽, 他聽到了一艘海面航船的聲音, 在以前的航程中  這已司空見貫, 他不解地看看霍普金斯. 但接著聽下去, 他知道事情不對: 與  以前不同, 這次聲音的大小沒有變化.  
  那條船在跟著藍鯨.  
  "多長時間了?" 沃納問.  
   "有半個小時了, 這期間我變換了幾次航向." 
   "怎么會呢? 海岸警衛隊的巡邏艇不會對一頭鯨進行中微子掃描的. " 
  "掃描又怎樣, 鯨上現在并沒有毒品." 
  "而且, 要想收拾我們, 在邁阿密海岸最方便, 為什么要等到這時?" 沃納  迷惑不解地看看屏幕上的海圖, 他們已越過了佛羅里達海峽, 現在接近古巴海  岸.    
   "波塞冬要換氣了, 我們不得不浮上海面, 只十幾秒鐘就行了." 霍普金斯  拿起了遙控器, 沃納慢慢地點點頭, 霍普金斯按動遙控器, 他們感到一陣超重,   藍鯨上浮了, 很快, 他們聽到了一陣浪聲, 鯨在海面上了.  ?    突然, 聲納中傳來了一聲悶響, 小艙里感覺到一陣振動. 接著又一聲同樣  的響聲, 這次藍鯨的振動變得瘋狂起來, 小艙在鯨嘴里來回滾動, 幾次重重地  撞在巨牙上, 發出了一陣破裂聲, 兩個人幾乎被撞昏過去.   
  "那船向我們開炮了!" 霍普金斯驚叫道. 他用遙控器極力穩住了藍鯨, 然  后發出了下潛的指令, 但藍鯨沒有執行這個指令, 仍在海面上無目標地狂奔.   霍普金斯感到了一陣顫抖, 那顫抖發自藍鯨龐大的身軀, 這是痛疼的顫抖.  
  "我們快出去, 不然就晚了!" 沃納大叫.  
   霍普金斯發出了吐出小艙的指令, 這次藍鯨執行了, 小艙從它的嘴里以驚  人的速度沖了出去, 并很快浮上了海面. 朝陽已在大西洋上升起, 陽光使他們  一時迷起了雙眼. 但他們很快發現自己的雙腳浸在水中, 剛才在鯨牙上的猛烈  撞擊已把小艙撞出了幾個破口, 海水涌了進來. 整個小艙已嚴重變形, 他們拼  盡了全力也沒能拉開艙門逃生. 他們開始用一切可找到的東西堵口, 甚至用上  了手提箱中那一捆捆的鈔票, 但沒有用, 海水繼續涌了進來, 很快小艙中的水  就有齊胸深了. 在小艙下沉前的一刻, 霍普金斯看到了那只船, 那是一艘很大  的船; 他還看到了船頭的那門形狀奇怪的炮, 看到了炮口火光一閃, 看到了那  發箭狀的帶繩子的炮彈擊中了掙扎著的藍鯨的脊背. 藍鯨用最后的力氣在海面  翻起了巨浪, 它的鮮血已使一大片海面變成了紅色......小艙下沉了, 在藍鯨  茫茫的紅色的血霧中沉下去.  
  "我們死在誰手里?" 當水已淹到下巴時, 沃納問.  
  "捕鯨船." 霍普金斯回答.  
   沃納最后一次狂笑起來.  
  "國際公約早在五年前就全面禁止捕鯨了! 這群狗娘養的!!" 霍普金斯破口  大罵.  
  沃納繼續狂笑著, "......哈哈哈哈......他們不講道德......哈哈哈哈......  社會不給他們......哈哈哈哈......他們自己來拿......哈哈......自己來拿......" 
  海水淹沒了小艙中的一切, 在殘存的意識中, 霍普金斯和沃納聽到了藍鯨  波塞冬又唱起了凝重的鯨歌, 那生命最后的歌聲穿透血色的海水, 在大西洋中  久久地回蕩, 回蕩...... 

  • 上一篇文章: 圓圓的肥皂泡

  • 下一篇文章: 后羿傳說
  •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菠菜娱乐网公司排名 滦南县| 盐源县| 望都县| 巴南区| 尖扎县| 彰化县| 龙南县| 山东省| 霸州市| 永定县| 方正县| 专栏| 重庆市| 喀什市| 临安市| 温泉县| 昂仁县| 珠海市| 奉节县| 庆安县| 义乌市| 三门县| 定南县| 荥阳市| 石棉县| 铁力市| 临汾市| 潞城市| 汝阳县| 弋阳县| 故城县| 嘉禾县| 吴江市| 肃南| 五峰| 论坛| 东兰县| 丰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