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xieshulou.cn E-meil:學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學創作:yangshich@163.com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撕裂星空
作者:鄭重     來源:兒童文學大本營    點擊數:
  地點:銀河系獵戶座E星P城。時間:獵戶紀年10年。星球振動頻率:C級。
  瞪著一雙充滿血絲的眼睛,E星球地震及氣象監測中心主任老K,正目不轉睛地看著電腦視屏墻顯示的曲線變化。忽然坐標點上那道曲線又似幽靈般地出現了——端坐在沙發上的他一躍而起,把面前小茶幾撞了個后滾翻,上面擺放著的一碗未吃完的方便面和半杯濃咖啡,以一個優美的自由落體曲線飛向地板,瞬間得到了粉身碎骨的結局。
  “地表塌陷”!怎么又是“地表塌陷”……這真是一個晴天霹靂,差一點兒把他全身的細胞劈碎!剎那間,老K感到全身冰寒刺骨,仿佛生命的靈魂要離他遠去了。
  這兩天,老K的精神世界里隱隱覺得有一個不安的攪動,而且越來越強烈。他覺得要發生不同尋常的大事,當時他估計E星可能要有一次重大的火山爆發,會影響到星球表面。但是,他萬萬想不到的是再一次發生了人們最不愿意看到的現象——地面又塌陷了!
  這幾天以老K為首的科學家們簡直成了一群熱鍋上的螞蟻,被烤得焦頭爛額。自從埃德菲火山持續噴發以來,媒體和各界人士對地震監測專家們的譴責和質疑浪潮洶涌而來,上級部門也再三告誡他們必須不惜一切代價,做好災情監測和預報工作,巨大的精神壓力和生理壓力使他們沒有一天能睡個安穩覺。
  按說“地表塌陷”如果只是個案,還不至于讓人們心驚肉跳。但是情況越來越不妙了。
  最近一個月來,E星球已經在東西半球相繼出現了“地表塌陷”現象,至今已經累計達50多個大大小小的坑洞,令人驚奇的是,這些坑洞都呈現出不規則的圓型或橢圓型,有的坑洞直徑竟然達數百米以上,而且深不見底。
  目擊者描述的情景和實地拍攝的情景大都相似,而且驚心動魄。隨著轟隆隆的巨響,農村地區的小山和丘陵莫名其妙就消失了,被一個個巨大的坑洞所吞噬;十幾座城市的高架橋因而折斷,幾十輛小汽車墜入坑洞不見蹤影;若干個居民小區的數十棟大樓出現傾斜,附近上百萬居民趕緊疏散,離開家園……一時間人心惶惶,老百姓稱其為“天坑”。
  老K和志龍等幾個首席科學家緊張地交換了意見,經過一番推理、計算與總結,很快分析出來一幅全息激光立體圖——這是最近一個月來,E星地表出現塌陷坑洞的情況分布圖!
  “這是最新數據!”
  志龍把手里的一支電子筆“啪”地摔在桌上,環視周圍的科技精英們,以一種莊重的口吻道:“各地有關部門送來的報告稱,他們認為地陷的原因是和地下水開采過度有關,你們怎么看?”
  同事小D分析說,從地質理論上看,如果地下水開采過度,就會導致地層以下出現真空區,區內壓力將會失衡,真空區就會引起頂部地表坍塌;再或者是地下水平衡被打破,水量猛增,導致地下巖層中泥沙大量流失,構成地下空洞,外加地表壓力大,土質松軟,形成塌陷災害。
  可是,難道最近一個時期E星坑洞的密集出現,原因會這么簡單嗎?
  老K指著坑洞分布圖,若有所思地沉聲道:“顯然,這不僅僅是一個地下水的問題,大家請看,近期出現的‘天坑’集中分布區域主要在E星北方,大體分為兩條主要干線,一條是北緯30度,從西蜀沿母親江流域從西向東一直前出到東海口,一條是北緯45度從桂西到閩東。”
  “先生們,這說明了什么?”
  老K神情嚴峻,他突然說不下去了,他示意自己的副手志龍發表意見。
  志龍會意,他目光炯炯,一字一頓道:“眾所周知,E星紀年09年7月22日,發生近百年來前所未有的大日食現象,獵戶座太陽被E星的M衛星遮蔽,射線強度陡增,而日全食的區域是北緯30度到45度之間,正好覆蓋了整個母親江流域,而這一區域恰恰就是今日天坑最密集的區域。”
  看到大家都在凝神靜聽,志龍的語調更加低沉:“這說明了什么?天坑與日食之間有無內在聯系呢?這更增加了天坑的神秘,是不是這些巨坑預示著什么?”
  “你說預示著什么?”同事小D撇撇嘴。
  志龍皺眉道:“大家想必知道,有一部轟動全球的電影叫《E星終結》,影片描繪了獵戶預言的世界末日,災難毀滅了整個人類,不少人覺得這個所謂的預言很可笑,當然這只是一部藝術作品,而我們科學家也是不信這些的!不過近一個時期以來世界各地的災難開始猛增,除了一系列地震之外,火山、海嘯、龍卷風發作周期開始越來越短,而氣候也開始高密度異常,這不由讓我聯想到,會不會藝術家們筆下的獵戶預言是真的,會不會一場更大的災難正在悄悄逼近整個人類呢?”
  “我們都是科學家,沒功夫討論預言和你的聯想”,老K揮揮手,打斷了志龍的遐思,“說說你的科學判斷!”
  志龍深吸了一口氣,下定決心道:“其實我個人認為,最近一個時期E星的深坑密集出現,是與那次前所未有的大日食有關!強大的獵戶太陽噴發出了超級太陽風,因為‘太陽風’是太陽表面噴發出的高速帶電粒子流,其能量之大,行動之猛,對E星而言都是全球級的規模,影響是不可預測的。”
  同事小D問道:“你的意思是說獵戶太陽發出的超級射線風暴,影響了E星地質運動及構造?”
  “對!”
  志龍神情有些激動,他情不自禁地揮揮手,大聲道:“E星地核為什么能運轉?從而推動整個星球運轉?當然與太陽的影響密不可分!這不僅僅是引力問題,還有更為深遠和復雜的影響,這是我們單從科學的立場所無法理解的——因為獵戶座太陽系就是一個整體,E星本身就是獵戶太陽的一部分!”
  “太陽是太陽,E星是E星,這是最基本的常識,我們E星怎么會是太陽的一部分呢?”小D冷笑了,他譏諷道:“我說志龍,你自從失去女兒后,你感情破碎了,就有些神智恍惚了——我感到你連最起碼的判斷力都喪失了。”
  提起志龍的女兒,志龍的心猛然間似乎被利刃刺了一下,他的思緒就像洪水倒流,時間瞬間倒退到了兩個星期之前——這件事使他陷入了一個邏輯世界崩潰的深淵之中。
  那是兩個星期之前的一個夜晚,志龍被噩夢驚醒。他兩只充滿血絲的眼睛死死盯住桌子上那幅油畫,這是女兒蕓的杰作。畫作反映的是一個兩手抱頭,充滿絕望的人正在尖叫,他的背后是黑色奔涌的河流和血紅色的天空,尤其是那張因恐懼和痛苦而格外扭曲的臉,乍看像一個骷髏那樣怵目驚心。更讓他匪夷所思的是,蕓把這幅畫命名為“尖叫”。
  兩個多星期前,雷島埃菲德火山持續噴發。作為一個地質與氣象科學家,他還從來沒有這樣焦躁過——近來E星地質活動太反常了。雷島埃菲德火山持續噴發的壯觀場景,盤旋在他腦海中揮之不去。萬丈火焰裹挾著厚厚的火山灰升騰到8千米高空,形成了蘑菇般大大小小的火山云,在星球大氣環流的作用下以排山倒海之勢,正高速飄向希尼羅大陸。頂頭上司老 K的電話都要打爆了,讓他無論如何都要結束休假,馬上返回氣象中心工作。
  不知怎的,志龍那天晚上的心情很糟糕,他有些生硬地拒絕了老K讓他提前結束休假立即返崗的指示。他感到心煩意亂。其實志龍并不是一個對工作缺乏責任心的人,正相反,這幾年他經過實地考察,在大氣環流研究領域撰寫出的論文就有十多篇。
  志龍的家里出大事了——他唯一的女兒蕓丟了,蕓是十七歲的大姑娘了,一個活生生的人,說不見就不見了,警方認為是不明原因失蹤。在他看來,這個結論實在荒唐之極。他是科學家,從來都講究科學實證,沒有證據的結論屬于荒誕,物質是不滅的,再說剛失蹤兩天,難道就找不著了?活要見人死要見尸,怎么能沒有證據呢?
  自從他十年前離異之后,女兒是他唯一的精神寄托和心靈支柱。如今他的精神支柱突然憑空消失了,他怎能不上火不著急?
  想起自己的寶貝女兒,志龍又心里感到一陣揪心刺痛。
  蕓是個美人胚子,天生聰穎,個子高高的,體質也極佳,酷愛繪畫和攝影。但她對學習卻不大上心,尤其不愛上學聽課,經常利用上學時間獨自一人去野外郊游。志龍作為家長,起碼也是管教不嚴,為這事他沒少挨學校老師的數落,有好幾次蕓的班主任還特意趕到氣象中心找他,商談怎樣教育孩子的問題。
  說實在的,志龍一開始還沒怎么把老師的話當回事。教育工作者總愛小題大做,危言聳聽。你老師說我的女兒不愛學習,那怎么解釋蕓每次考試時,每門功課都是A的成績呢?
  關于這一點,蕓的班主任也直搖頭,這位女士無法解釋,更無法理解。是蕓智商高嗎?還是她每次考試取得的好成績都是命運之神對她的關愛呢?
  蕓在桌子上給父親留下了一張紙條,大意是要和幾個朋友去看火山噴發,拍幾張一輩子難得的大自然壯觀圖景,她會注意安全,讓志龍不必掛念——并叮囑他一定看看她前兩天畫的那幅畫。志龍一直覺得蕓從小在性格和思想上就有些與眾不同,有些怪異,就拿她的繪畫來說,反映的符號抽象而怪誕,讓人覺得很模糊、很神秘,不大清楚要表現什么具體而明確的主題。
  現在,這個孩子又一去不歸,她究竟是怎么了?
  但是正應了那句古話“人有旦夕禍福”,從前天晚上開始,蕓的手機就打不通了,蕓的幾個朋友的手機也打不通了。志龍憂心如焚,只好報警。但是在火山猛烈持續爆發的情況下,警方又能做什么呢?
  “蕓,我的女兒,你在哪里呢?”想起自己的女兒,志龍不禁眼含熱淚。
  為了找尋女兒,志龍橫下一條心,冒著極大的生命危險,單人獨車勇闖了火山區,可是就在他接近火山區時,他的親身感受真像是經歷了一場煉獄般的洗禮。他感到整個世界仿佛靜止了,全身的血液突然凝固了,他被眼前的火山景象徹底震懾了。
  志龍清晰地記得:埃菲德火山頂上,電光猙獰的爆炸閃耀,炫目的強大閃電自天空力劈而下,把黑漆漆的天幕撕裂為數十道大大小小的碎塊,地面噴發的熔巖火柱噴泉般直沖九霄,竟然和天空的雷電融為一體,火舌四竄,游走不已,宛如在混沌夜幕中一條條張牙舞爪的金蛇,咧開血盆大口,要吞噬這星球的一切生靈。
  地下之火和天空之火合二為一,勢頭更加兇猛,空前浩大,使得埃菲德火山完全成為了烈火與閃電的王國,周圍的氧氣也變成強大的助燃劑,空氣被燒灼得滾燙滾燙,形成了一片巨大無匹的橘紅色的不斷翻滾的火燒云團——志龍在心靈中似乎聽到了大自然正在發出歇斯底里地尖叫。
  很明顯,在這個巨大的死神煉獄之中,志龍熱汗淋漓,他感到自己的呼吸非常艱難了,而且視力也越來越模糊了。毫無疑問,火山爆發的結果,就是制造了一個以火山為圓點的恐怖的“小真空地帶”,沒有氧氣即意味著窒息和死亡的降臨。
  志龍的神智似乎也越來越恍惚起來,用盡全力,掙扎著拽開防毒面具,一股濃重而渾濁的熱浪,夾雜著刺鼻的氧化硫味撲面而來,封堵了他的呼吸,使他差一點兒完全窒息,恍恍惚惚之間,志龍的眼前浮現出了女兒蕓那張柔美的笑臉,耳畔似乎又響起了她那優美而綿長的吟唱:“藍色的天幕上全是星星,訴說著無盡的思念。有一顆星呵,是我們的家鄉E星,古老的文明是我成長的希望。親愛的爸爸媽媽,我要在星空獨自飛翔,但是前方的路還太長太長……”
  志龍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唱著,同時。他希望自己千萬不要睡過去,他知道,一旦沉睡過去就可能永遠醒不過來了。
  志龍感到自己的意識進入了一個“黑洞”,正在高速旋轉中暈眩。
  志龍恍惚看見自己正穿過一片火海,熊熊烈火燒灼著自己的肉體。他極力掙扎著想奔出這人間煉獄,突然一頭渾身是火、長著巨大尖角的怪獸,朝著他吼叫,妄圖吞噬他。他竭盡全力與怪獸搏斗,與它死拼,但是怪獸還是抓住了他……志龍似乎聽到有人在說話,那聲音像是從遙遠的天際傳來,渺茫又虛幻。他極力集中精神,想尋找那聲音的來源,卻感到自己仿佛置身在無限的虛無之中。
  也不知過了多久,昏迷之中的志龍感到有水滴在臉上。他想睜開眼睛,可是眼皮好似被粘住了一般;他想抬起手,可是手臂仿佛被千斤巨物壓著,休想移動分毫。
  志龍覺得自己的口中被人塞進了一顆小圓球,一股強烈的薄荷氣味散發出來,直沖進他的大腦。他逐漸清醒過來。
  志龍最先恢復的是聽覺。一聲聲充滿親情的呼喚刺激著志龍的耳膜,他的大腦開始接收信號。它找到了眼晴。經過反復努力之后,眼皮慢慢地張開了,一片明亮的光線射進腦際,虛無消失了。
  志龍想揉揉眼睛,但是無力移動胳膊。他試著張了張嘴,僵硬的臉上閃過一絲微笑。
  志龍睜開雙眼,看到一束光——這是一束藍色的柔光。自己正在這束光中,他睜大驚奇的眼睛,原來女兒蕓正焦急地坐在他的身旁, 淚如雨下,淚珠滴在了他的臉上。
  “蕓——我的女兒!”
  志龍想喊出來,卻發不出聲。他覺得這束藍色的光正在越變越大,籠罩著全身,使他感覺自己的身體輕如鴻毛,如同喪失了實質一般。然而他的心里感到滋生了一股強大的暖流,意識也較平時格外的清醒。
  志龍忽然看到自己的女兒,渾身沐浴著柔美的藍色霞光,笑容滿面地站在她的眼前。
  志龍大喜,他突然伸出自己的手,去抓自己女兒的手,然而仿佛接觸到的是一層藍光——無色無味,透明之極。
  志龍叫道:“蕓你究竟怎么樣?這是哪里?你我為什么會在這兒遇見?”
  看到自己的父親清醒了,蕓感到如釋重負。面對來自志龍心靈內的一連串疑問,蕓溫柔地笑了:“爸爸!我很好!這是在雷島八千米高空——埃菲德火山山口上!”
  “什么?在埃菲德火山的山口上空?”
  志龍完全震驚了,他的大腦嗡地一聲,覺得自己的每個細胞差一點爆裂,這怎么可能?他簡直不敢相信女兒的話!驚愕之余,志龍仿佛感到這很可能是一個夢——他正在夢中和女兒相見。
  志龍感到自己的視神經正在受到某種力量的牽引,他向下一看,藍色的光忽然退去,四周瞬間變得透明。在自己身體的正下方,埃德菲火山正在洶涌澎湃地噴出大量的熔巖和火山灰氣體。
  忽然,志龍的內心如同被重錘猛烈敲擊了一下——從八千米高空俯瞰,火山噴發的姿態和情景震撼人心,好似一張因恐懼和絕望而極度扭曲的人臉,怎么這樣眼熟呀?
  對了!像是那幅畫——正是蕓離家前畫的那幅“尖叫”!
  蕓完全明白父親的驚愕之情,她的神態平靜如止水,全身又沐浴在柔和的藍光之中,輕聲道:“爸爸!這是真實的畫面,憑借E星當代的科技水準是根本無法看到的,怎么說呢,你無法想象,因為你現在處在一個和E星完全不同的世界——這是一個在各方面都遠遠超越E星的世界。”
  聽到自己女兒的話,志龍覺得他作為一個科學家的思維已經變得越來越遲鈍和迷茫了:完全不同的世界?難道這是一種什么暗示?抑或是某種神秘力量的展現嗎?
  志龍感到女兒蕓正目不轉睛地看著他。蕓長長的睫毛下,一雙美目晶瑩閃亮,透出一種專注,一種寧靜;不驕不躁,卻洋溢著平穩深邃的熱烈;不怨不怒,卻流露出包容一切的博大。
  志龍整個身體都顫動不已。他感到這就像是一種輝煌的儀式,有一種發自生命體本能的揮灑。
  此時此刻,蕓的身體被陽光透射,通體透明,脈絡清晰如畫,如同一個至高境界的生命展示她的內部世界,一塵不染,經絡優美。他恍惚間,覺得自己的女兒好像一個下凡人間的美麗的天使。
  志龍忽然想起了秋日陽光中的白楊樹,她與朝陽和諧,與落日也和諧,站立的姿勢高雅優秀,美輪美奐,你若細細端詳,便可發現那是一種人類無法模仿的高貴姿態,令人驚羨。
  蕓——她豐富燦爛的恰到好處,渾身披滿了光的色彩,這是一種莊靜,一種高遠,一種永恒,這絕非凡間之物,她展現的是一顆神性的靈魂,超越人類的靈魂,高遠而深邃的靈魂。
  “蕓……”志龍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心靈的震撼,他睜大了吃驚的眼睛,掙扎著叫道,“你,你還活著嗎?怎么變成這樣了?”
  “怎么說呢,爸爸,你看我這不是好好的!”蕓露出了天使般的微笑,“只不過,你看到的已經不是原來的我了…”
  志龍疑惑道:“你不是原來的你——?”
  蕓微笑著說:“從嚴格意義上說,我并不是E星人類之一員——我們生來就把整個銀河系作為自己的家園,我們的最大成就和最高境界是通過對真理的探索,追求獲得和宇宙對稱的靈魂,由此,心胸變得遼闊而平和,從而對這個無限存在永恒包裹著我們的偉大宇宙,獻上發自內心的由衷敬意,因此,我們將來到E星球視為自己的責任……”
  “將來到E星視為自己的責任?你……”志龍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女兒的話。
  蕓微笑道:“在這有形態的宇宙內,一切生命都依靠形體而生存,就算微若空氣,也是有形體的,只是人類肉眼凡胎,無法看到而已,而真正的符合宇宙真理至高境界的生命,是無需依賴任何形態而存在的,它是一種偉大而莊嚴的精神能量體,當我按照偉大造物主的指引來到E星球時,我選擇了你——做我的父親,當然還有我的母親。因為你們和常人不同,你們的情感和精神產生了一個特殊反應,導致了DNA突變,這種反應是我們所需要的發射出來的一種波狀物質,新的救生信息實際上就藏在E星的潛意識中,換句話說,選擇了你們,就等于選擇了能指引 E星球進化的精神力量。”
  蕓睜著一雙清澈、成熟、智慧的眼睛,輕聲道:“近百年來,E星星球的震動力一直在穩步上升,這是E星生命體的自我蛻變,自我升級,也是E星人類進化的必經階段。”
  志龍在震驚之余,他逐漸復了一個科學家的理智,問道:“星球的自我升級?也就說你的那幅畫意味著——你早就知道火山的噴發?”
  蕓沉吟似水,平靜道:“是的!埃德菲火山的持續噴發,就是E星自我震動的結果,那幅畫只是一個啟示,我相信自己的直覺,你必將來到埃德菲火山!爸爸,你畢生致力研究的E星,她不是死的,她本身就是生命,是一種星球型宇宙生命體——你們人類太渺小了,生活在上面卻全然不知!在不久的將來,E星這種生命形式將面臨一次偉大的空間轉換,從本維度空間將升級到高維度空間,這是宇宙發展的必然規律,當然轉換的過程雖然有些痛苦,但是轉換一旦結束,就是鳳凰涅槃般的新生!E星人類將進化為新的種族,并真正成為文明復興后獵戶座太陽系的忠實守護者。”
  升級——轉換——新維度空間——新的星際種族……這一連串詞語搞得志龍神智有些恍惚——他現在從來不敢相信自己的感覺是真實的,他覺得自己好像是身處夢境,但又強烈地感到自己的中樞神經從來就沒有這樣清晰過……后來,志龍又感到一陣暈厥,他是被救援隊從災區抬到醫搶救過來的。醫生說他被雷電擊中后居然能夠生還,簡直就是一個天大的奇跡。
  志龍被告知,他在醫院整整發了三天高燒,滿嘴說胡話——不過,志龍醒來后,他自己堅決不相信自己遇見女兒的場景是發燒做惡夢,他認為這一切都是真實的,可信的……志龍把自己遇到的一切都告訴了老K和他的同事們,可是大家都笑著搖搖頭——他們根本不相信。
  自從火山生還后,志龍似乎總是感到女兒沒有走遠,就在他的身旁,他總是感到體內有一股澎湃的能量大潮,無時無刻不在激蕩著,沖擊著自己的每一個細胞。
  志龍的思緒瞬間回到了現在,他搖頭道:“不,小D你不明白!我的神智比任何時候都要清醒——我堅信如此高密度出現的坑洞,并不是開采地下水等人為因素造成的,而是受太陽的射線風暴影響,E星內部的地核被穿透并發生劇烈變化造成的,這才是主因!就好像一個人發燒了,身體的各個部位,包括表面溫度都會有反應。”
  “你是說太陽發燒了?別是你發燒了吧?你還是個頂級科學家呢,簡直是一派胡言,毫無科學根據!”小D拍案而起,怒視志龍,“這是科學殿堂,不是布道場,更不是精神病院!”
  面對一連串的質疑,志龍眼睛閃著堅定地光彩,朗聲道:“不!我的女兒在臨走前清楚地告訴我,E星它不是死的,而是一種生命存在形式,是一種星球型宇宙生命體……”
  “我提醒你,我們是科學家,不是科幻小說家!”小D聲色俱厲,指著志龍道:“志龍先生,你的女兒已經失蹤了,這是不爭的事實!你不要成天沉迷于臆想之中,疑神疑鬼,不能自拔!”
  “年輕人,你懂這什么?還差得遠著呢!我說的是千真萬確——E星是……”
  “是什么星球型生命體,對吧?好了,這話你說得數不清了,也太玄虛了”,老K有些不滿,他打斷了志龍的話,“還是說說現實吧!我想聽聽小D你的看法。”
  小D擺出一副雄心勃勃的樣子,莊重道:“我以為地表塌陷的原因就是過度開采地下水!過度開采地下水后,剩余水中的酸性物質不斷增多,常年累月分解腐蝕巖石,最終導致巖層變薄,無法承受泥土的重量而形成塌陷。”
  志龍擺擺手,不以為然地笑道:“你的意思是E星東西半球都在同時大量開采地下水?而且都集中在北緯30度和北緯45度地區,這可能嗎?我問你三個問題,請回答,一、E星水資源是怎么分布的?二、就南北半球而言,誰開采地下水的歷史更長?三、南北半球的地質構造是否相同?”
  小D怒氣沖沖道:“這還用說,E星的地下水分布是不均衡的,其中北半球較多而南半球較少,南北半球地質構造相同,而且南半球開采地下水的年代比北半球更加遙遠,超采時間更長,量更大……”
  “那好!”
  志龍一拍桌子,朗聲道:“既然南北半球地質構造相同,北半球地下水資源多而南半球少,并且南半球開采地下水的年代比北半球更加遙遠,超采時間更長,量更大,那為什么水資源少的南半球的地表不塌陷,卻偏偏水資源多的北半球的地表塌陷了呢?并且好像得到了號令,都集中在北緯30度和45度的分布線上呢?”
  小D一時張口結舌,不知所措了。
  志龍看看小D那窘迫的神情,意味深長道:“那一個個的深坑讓我想到了核彈發射井。當發射井要發射核彈時,會首先打開發射井蓋,于是一個深洞就出現了,這就如同打開了潘多拉之匣一樣,那一個個神秘的天坑似乎就是E星打開蓋子的發射井——會不會在某一天,某一時刻,這些深洞中會大量而猛烈地釋放出E星內部物質,比如不可知的巖漿或氣體?歷史上恐龍的滅絕是很神秘的,根據很多恐龍死亡的姿勢表明,它們是在一瞬間死去的,而能造成生物大范圍瞬間死亡的不是巖漿,不是氣候,而是一種致命氣體……”
  “致命氣體?”老K驚異道,“怎么可能呢?”
  志龍目無表情,喃喃自語道:“我現在認為,E星會不會每隔一個周期就向地表釋放內部氣體,而每次釋放都造成物種大滅絕呢?那一個個深洞,似乎就是打開井蓋預備發射核彈的發射井,這些深洞中隨時會大量而猛烈地釋放出E星內部物質,從而危及人類的生存……”
  突然,異變又起。
  “最新情況!”小D驚叫起來。
  原來電視屏墻上傳來新聞消息:隨著一聲巨響,P城市中心廣場突然發生地陷,廣場突然變成了一個直徑一百米的圓形大深坑,深不見底。一座百年歷史的教堂、兩棟樓房及幾十名觀光客頃刻間墜入洞中,不知去向,人群如同末日來臨,驚慌失措,呼號奔走不已……看到電視節目的航拍鏡頭,志龍的內心仿佛被尖刀猛地穿透了,他的心臟一瞬間差一點就爆裂了,他幾乎窒息。老K也死死地盯著他,滿臉通紅,冷汗淋漓。
  “老天!這個時間!這個地點……”志龍暗自呼叫道。
  有道是:心有靈犀一點通!
  志龍和老K兩個人幾乎同時搶步來到E星坑洞分布圖前,他們首先標出P城的經緯度位置:東經95度,北緯45度。
  接著,他們的手指又順著東經95度線,繞過E星北極點,最后停留到西經95.5度,北緯45度的一個位置上——那是威迪迦拉城。
  威迪迦拉城是西半球著名的旅游城市,但是就在上個禮拜三,老天敲響了這座城市的喪鐘——城市的三分之一部分已經不存在了。深夜時分,隨著轟隆隆的巨響聲,這三分之一的居民區和商業區掉進了天坑之中,一去不復返了。
  “真是驚心動魄!”“真是前所未見!”
  老K從電腦中調出威迪迦拉城坑洞的圖片,他們都被驚呆了——這個大天坑坑口廣達數百米,在陽光的反射下散發著黑魆魆的亮光,活像一個魔獸的巨口,簡直就是一個地獄之門。
  “兩座城市一個在東半球,一個在西半球,但是坐標點幾乎完全對應。”老K低聲道。
  志龍定了定神,穩住了呼吸,說了一句他們最不想聽到的話。
  “兩點之間,就是線段,一條幾乎完美的直線——如果這兩個天坑聯通了,那么E星會出現什么情況?”
  不用分析什么,因為這是明擺著的事實。位于東西兩個半球的天坑,如果貫穿了E星地幔抑或地核而連通,形成一個橫貫東西半球的直線型坑道,那么地核內的物質將會發生怎樣的運動,而這又是一個怎樣的星球級的滄桑巨變呢?
  老K和志龍感到全身的血液似乎已經凝固了——E星球地震及氣象監測中心的科學家們,幾乎所以的人,都感到不寒而栗——此時此刻,整個E星球似乎猛然抖動了一下。
  如同掀起萬丈波濤一般,一瞬間,老K、志龍他們被強大的能量左右搖晃,失去重心,紛紛摔倒在地,一時間呼叫聲不絕于耳。
  這是一系列空前廣闊的連串巨響,如同天邊響起一陣驚心動魄的霹雷——這是來自E星球內部的爆裂聲,似乎還有巨大的波濤洶涌撞擊的聲音和颶風的呼嘯聲。
  老K、志龍等科技精英們抑制住狂跳的心,強自鎮定,趴在地板上,透過落地軒窗,舉目向遠方看去,白晝陡然消失,黑夜突然降臨。此次此刻,一幅詭異無倫的夜空景象映入他們的瞳孔之中。
  老K、志龍和他們看到了夜空中出現了比北極光還要明亮耀眼非同一般的光芒,一圈一圈呈螺旋狀,起伏不定,閃爍著五彩斑斕的詭異之光,這個巨大無比的光圈瞬間橫跨天際,照亮了整個蒼穹,使所有的星星都黯然失色了。
  監控衛星接連傳回圖像報告,從東經95度、北緯45度以及西經95.5度、北緯45度的兩個地點,幾乎同時從星球內部噴發出一股乳白色煙霧光柱,呈扇面形直達外空,如同E星生出兩只翅膀,景象壯闊無比。接著,電子視頻墻顯示,E星的大西海的海水頃刻之間掀起高達百米的狂瀾,無情地席卷了一些島嶼和海岸,不出十分鐘忽又消失不見了,如同被拔掉了塞子的蓄水池一般,似乎一滴水也沒有剩下,不留半點殘屑。
  志龍、老K和同事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P城已經徹底消失了,這座宏偉的現代化大都市如同被扯裂的玩具般,四分五裂,葬身于巨大天坑之中。
  但是,遼闊無垠的大西海海水到哪里去了?難道是瞬間就蒸發了?
  這時,電子視頻墻上一片雪花。小D報告,衛星突然出現故障無法繼續工作,無法繼續掃描分析全星球的變化。而此時此刻東方的夜空中出現了一個科學家們從未見過的、碩大無匹的新星球,比E星的衛星——廣寒宮星還要大上一倍,放射出橘紅色的黯光,如同一張半明半暗的臉,很快又消失到濃厚的云層后面了。
  廣寒宮星哪兒去了?難道距離E星軌道如此之近又出現了一顆新星?
  “難道我們遇到一顆從未發現的新星?這不是什么廣寒宮星——這是獵戶太陽……”志龍低呼一聲,渾身不禁顫抖起來。
  “獵戶太陽?你胡說什么……”老K高叫道,“我們的神智難道都渾沌了?”
  一時間,合乎邏輯的世界似乎已經完全消失了,大家全懵了: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夜色漸漸散去,天空開始放晴了——盡管有些灰蒙蒙的,但總歸是放晴了。
  雖然星球震動猛烈而空前,但是據科學家們觀察,位于E星阿德羅山脈頂峰的地震與氣象監測中心附近的地理環境并沒有發生變化。盡管地震與氣象中心大樓主體傾斜了20度,但是仍然屹立著沒有倒下。從外表看去,阿德羅山脈到圣母瑪麗亞海岸,無論是形形色色的丘陵平原、還是怪石嶙峋的海岸,都看不出有明顯的破壞性的地質變化。
  E星的震動似乎已經暫時消失了。在老K的帶領下,全體科研人員在經過身體和心理的巨大的震撼和莫名的驚慌之后,馬上恢復理智,各就各位,繼續想操縱各種儀器,但是,由于E星磁場發生嚴重干擾和扭曲,所有的儀器已經停止運轉了。
  “老K,我們現在成了盲人瞎馬了!”小D尖叫道,“我們無法判斷下一步的情況了。”
  老K下令,釋放并使用氣象中心的儲備電能,但據估算也只夠用四十八個小時。
  “我有一個初步判斷——大西海的海水已經流進時空隧道!各位請看……”
  志龍一邊說著,一邊操縱電腦,按照數據程序把一個錐型四面體放到一個圓球里,它的四個角剛好抵住南北緯45度附近。
  “錐形四面體——這是什么呢?”小D又高叫起來,“難道這像是……馬首大金字塔?”
  “年輕人,這回你猜得不錯,這是本星球的馬首大金字塔。”志龍意味深長地看了他一眼,微微頜首道。
  提起馬首大金字塔, E星人可謂家喻戶曉。據考證,這座具有古老歷史的金字塔的塔身呈現出一匹駿馬的頭,是E星前紀年三千年建造的,當時是E星的古斯鐵里王朝的全盛時期。
  志龍環顧四周,目光掃過每一個人的臉,沉聲道:“我一直都在思考一個問題,那就是星球的能量中心聚集點在哪里?我初步判斷,洞穴點位于E星北緯45度處,這說明了什么?南北緯45度,這是已知的星體能量中心點,獵戶座太陽系每個行星的同一地點,例如本星球的馬首大金字塔、戰神星的巨大人面雕像、朱庇特星的大紅斑、光環星和天皇星上的紊亂氣流等,都位于南北緯45度附近,這些地方也都是星球的能量中心聚集點。”
  “星球能量中心聚集點?”眾人疑惑道,“能量中心聚集點難道不是在行星的地核深處嗎?”
  志龍用肯定的口吻道:“地核的能量是地殼運動的第一推動力嗎?我個人認為不是!推動星球運轉的主要推動力來自獵戶太陽對行星的作用!說得更明確些,就是超級太陽風暴對E星地核的穿透性影響!地核是受制于太陽的,這就必然形成一個星球能量中心點——而獵戶太陽系的所有行星都有這樣一個相同的點,那就是南北緯45度!”
  “那么,找到這個星球能量中心點又能做什么呢?”老K搖頭道。
  “這是一個高頻率時空通道,換句話說,它是獵戶太陽和系內行星的轉化媒介……”
  “轉化媒介?”老K連連搖頭道,“你——你是說剛才貫通東西半球的天坑是時空隧道?何以見得?”
  志龍若有所思地望著遠方的海岸,問道:“你們誰能告訴我,圣母瑪麗亞海岸距離阿德羅山主峰有多遠?”
  “大約15公里。”小D不假思索道。
  “你再仔細看看——就現在!”志龍一字一頓道。
  作為一個講求實證的科學家,小D生平頭一次發現,從他站的地方到海天一色的地平線之間的距離似乎大為縮短了,這使他驚愕之極。因為從他現在站的阿德羅山主峰上極目遠眺,地平線應該在15公里左右的地方,但他眺望到的地平線距離他至多只有5公里左右, E星的體積好像剎那間突然縮小了。
  “E星正在變小,估計整個星球都在扭曲之中。”志龍沉思片刻,把目光投向頂頭上司,問道:“老K,現在的時間是幾點了?”
  老K揉揉紅脹的眼睛,看看手腕上的表,肯定道:“是七點!志龍你瞧,這是一塊石英表,兩個世紀前的傳家寶——很古董了,但準確率很高。”
  “是晚上七點還是早上七點呢?”
  “可能是晚上七點?”
  “晚上七點?你再仔細瞧瞧!”
  “對呀,你看太陽掛在西天,馬上就要落下去了。”
  “落下去?你再仔細看看!”志龍揮揮手指向遠方,高叫起來,“太陽剛剛升起!不信你看,就在我們說話的功夫,它又升高了一些,而且速度較快。”
  “你——你瞎說!”
  老K感到自己受到了侮辱似的,也高叫道:“你昏頭了,這根本不可能!”
  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事實改寫了歷史——這個掛在西天上的獵戶太陽正從西邊地平線上快速升起,它剛剛沖破黑夜的羈絆,光芒四射,似乎正在無情地嘲弄老K的判斷,展開白天的漫長旅行。
  獵戶太陽正從西方升起!
  獵戶太陽就像一個比平時還要巨大的天國火球,似乎占據了半個空間,如同君王般居高臨下,無聲無息,卻又感到一股殘酷的、憤怒的灼熱,天地之間似乎充盈著這股無形而巨大的熱浪。
  科學家們感到萬分驚愕。因為除了獵戶太陽的運動發生異常之外,E星空氣中也發生了一種難以置信的變化,就拿這批科學家來說吧,他們已經變得氣喘吁吁,呼吸急速,好像登山隊員攀登珠穆朗瑪峰一般艱難,感到周圍的氧氣急劇稀少了,而且他們彼此說話的聲音也微弱了。造成這種情況的因素不外乎兩種:一是他們突然患了耳聾,聽覺變得遲鈍了;二是空氣的導音效應大大降低了。
  作為頂級科學家,老K立即意識到發生這種不祥之兆,并不是因為太陽改變了它在天空中的運轉,而是E星改變了它的自轉方向——由原來的自西向東,變成了自東向西,而且自轉軸已經嚴重傾斜了。E星的軌道離太陽是越來越近了。
  志龍斬釘截鐵道:“毫無疑問,由于太陽的影響,在空前強大的震蕩之下,E星地核改變了它的運轉方向和公轉軌跡……”
  老K驚異道:“你是說E星圍繞太陽的橢圓形切向軌道不存在了,我們將直接奔向太陽……”
  “這是一種急速的變遷——我初步計算,用不了48小時,我們將直接和太陽融合!”
  談起科學以及E星的這次大災變,科學家們早將生死置之度外。志龍介紹說,眾所周知,像獵戶座太陽這樣一顆偉大的恒星,由于它周圍具有巨大的質量,因而周圍存在著強大的引力場,比如說,一個在E星上重120斤的人,在太陽上將重達1萬斤左右,這是由于太陽周圍的時空比行星周圍的時空彎曲更嚴重所致。
  志龍進一步談到大膽的設想,他決然說:“現在有一個設想,從這顆獵戶太陽周圍的四維時空中切割出來一片空間的二維葉,你就會發現,在遠離太陽的地方,由于引力微弱,所以時空是平坦的,而貼近太陽表面處的引力最強,那里的曲率也是最顯著的,因為E星是第一顆內行星,最靠近太陽表面,所以它具有時空扭曲的最大化特征——出現黑洞。”
  愛因斯坦和羅森在20世紀三十年代首先研究了黑洞產生的形狀,他們發現黑洞的嵌入把我們的空間(上葉)和另外一個空間(下葉)聯通起來。
  所謂穿越時空的理論是這樣的:一般認為,兩點之間線段最短。但還有更短的方法,如果宇宙是一張紙,上面有a和b兩個星球,互相距離很遠,那么快速到達的方法就是直線飛行。但是,還有更快的方法。如果我們把紙彎曲,那么,兩顆星球豈不是靠的更近?這個就是翹曲空間。那么怎樣彎曲宇宙這張“紙”呢?這就要靠時空穿梭。
  科學家們認為,在黑洞周圍存在著時間的空洞,從這些空洞里,我們可以超越一切時間,空間,速度,能量,物質,甚至生命。
  “我看不出這有什么新奇”,老K沉聲道,“這能證明‘翹曲時空’已經被你制造出來了?你研究了這么多年,怎么能證明天坑就是穿越時空的隧道?”
  “翹曲時空不是我制造出來的,而是E星球的星球能量中心點,是它自己制造出來的,因為它要使自己獲得新生!”志龍叫道,“剛才我們看到的景象說明了什么?天坑就是隧道!因為E星球它是有生命的,它要進行一次重大的星球升級,這就好比電腦一樣,在升級前必須先要格式化,否則就不能新生——或者說,格式化是升級的必由之路。”
  志龍的話音剛落,大地又開始劇烈顫動起來,天空變得愈來愈昏紅黯淡,大量的火雨從天而降,平靜的阿德羅山脈開始變得狂躁不安,像一個拉面條一樣被前后左右甩動和伸縮,氣象中心的大樓像是被送上了波峰浪谷,大幅搖晃,鋼筋嘎嘎作響,墻壁和屋頂出現了無數大大小小的裂縫,眼看馬上就要解體了。一些人已經被碎裂的石塊當場打中,發出凄慘的叫喊;另外一些人正像無頭的蒼蠅般四處亂竄,滑向未知的深淵。
  此時此刻,E星如同一個臨近沸點的高壓鍋,空氣中似乎開始燃燒了,充滿了憤怒、咆哮和兇猛的氣浪,狂暴激射,流動不息。
  “看來,我們要被格式化了”,老K爬到志龍跟前,一邊瞪著眼睛,一邊粗重地喘息道,“我們將隨著E星一起滅亡,這就是我們的共同命運……”
  “老K你看,P城天坑正在快速擴大,馬上要把阿德羅山吞掉——這不僅是一個時空隧道,更是一個通向新世界的大門!”
  “你是說,這個隧道打開了通向另一維宇宙空間的大門?”
  “是的!E星本身也將進入這個隧道,它正在急劇扭曲和變化,并在太陽的幫助下完成轉型的歷史使命。”
  “好吧!我們姑且認同天坑就是時空隧道的假設,但是面臨即將到來的殘酷現實——E星被太陽無情燒毀的現實,我們也難有回天之力!”
  突然,一塊巨大的水泥塊劈頭砸下,重重壓在老K的后背上,一股撕心裂肺般的刺痛傳到他的神經中樞,他似乎能夠聽到脊椎骨的斷裂聲,不免有些絕望和蒼涼。
  恍惚間,老K覺得自己的身體空大而虛弱地躺在這里,他的思想正與這個軀殼若即若離,他現在的精神已經無法達到軀殼的各個部位,也管不了自己的手和腳了——它只聚集在自己的大腦、額頭、眼睛和面孔這樣有限的部位。他想起笛卡爾說的“我思故我在”,此刻,他在意識到“自我”時,其實只是意識到自己的眼睛和臉上的表情以及在這個表情上聚集的思想。這個部位是明亮的,而整個身軀從脖頸以下都已黑暗虛無,與“自我”脫離。他從嘴里噴出一股血,恍恍惚惚、斷斷續續的低語道:“老朋友,我——我要走了……”
  “老K——”志龍緊緊抱住他的頭顱,不禁熱淚長流。
  “我將告訴你一個秘密,這個秘密已經困擾我很久了,我本不想說,想把它作為終生的秘密珍藏,但現在不能不說了——去年我從馬首大金字塔里發現了一個秘密——這是一張外星人名片……”
  “外星人名片?”
  “千真萬確!”老K吃力道:“我試過多次,這是他們對我們一次警告!它只有綠豆那么大,我把它植入了假牙里”,老頭說著,用手用力一掰,前門牙分裂為二,一顆黃橙橙、亮晶晶的橢圓物體掉落下來。
  突然,那物體閃出一束光——一束耀眼的強光。
  這束光芒無盡地旋轉擴大,變成了一團跳動的光子,組成了一個人頭的形狀。光子組成的人頭形狀微妙地變化著,不一會兒變為一張清晰的駿馬的臉。
  志龍吸了口冷氣——原來這張馬臉就是E星歷史久遠的馬首金字塔的立體雕像。剎那間,志龍的心中猶如狂濤洶涌,翻滾不息,受到了難以用語言描述的強烈沖擊。
  志龍感到有一種聲音——這種聲音并不是響在他的耳畔,而是響在他的心里。
  這是外星人在用大腦、心靈和思想在和他進行精神層面的傳感通話——這是一種委婉有力的女性聲音。
  “親愛的朋友!你在聽嗎?一場史無前例的偉大變革性進化已經開始了——你們的獵戶太陽正在受到銀河系中心高頻率能量波動的影響,它正在開始承接一項新的使命,就是接收來自銀河中心的高頻能量。這銀河系中心的高頻能量如此強大,足以毀滅你們在時空里感知到的一切。正是如此,有必要經由你們的太陽來協調、轉化這些高頻能量,以便保護在你們世界維度里的較低能量,完成最后的轉型。
  “親愛的朋友!你們的世界正被高強度的銀河光子沖擊,這意味著所有生命形式的細胞正在被重新校準,基因結構正在改變,構成你們的骨肉的碳的藍圖正在轉變。首先是轉變成水晶結構,然后當水晶結構完備之后,將開始吸收銀河光子粒。改變了的細胞結構和功能,使E星生命不再畏懼星球的震動與升級——換句話說你們的細胞結構開始在更高的星際頻率上振動。
  “親愛的朋友!時空之門已經打開——水晶和光子是精銳的載具。就是說它們能發送接受精微自然的信息,你們將開始變得對精微能量更敏感。這是你們以前的碳基身體感受不到的。理解了這些將對你們感知宇宙有深遠意義。換言之,當你們精神境界發展到足夠成熟,你們的能力會更加確定和可靠。但是,不是每個人都能安全轉化,因為精神世界的加速和提升是與自身的靈性覺醒、提升和成長有密切關聯的。只有那些精神成長與宇宙意志相協調的人,才能改變他們的基因結構來接受高強光子能量的猛烈沖擊而不被損害。
  “親愛的朋友!請跳進時空之門!我就在你的前方——您的未來將迎接你……”
  外星人的聲音消失了,老K低垂著頭,自語道:“原來我不知道什么是時空之門,現在知道了——E星已經打開了它……”接著,就無聲無息了。
  “轟隆隆”一聲巨響,地震及氣象中心大樓中裂為三,神壇終于形神俱滅了。志龍和小D被一股震波無情的拋灑出去,向一個無邊無底的超級深淵加速墜落。
  突然,志龍覺得自己的身體受到一股無形力量的托舉,像一片樹葉那樣飄浮起來,和他并肩在一起的小D也沒有逃脫命運的擺布,緊接著飄浮起來,他們兩人旋轉在一起,緩慢地下降。
  志龍的頭腦里一片空白,他覺得自己的身體有一種撕裂般的巨痛。小D本能地抱著他的腰,兩人像一個陀螺般越轉越快,最后化做了一團白霧,進入了天坑之中,一切都消失了。
  志龍和小D并沒有死。在飄進天坑的剎那間,他們不由得發出一聲尖叫,看到了最不能想象的事物——他們看到了另一個宇宙。
  浮現在他們眼前的是一幅奇妙而深邃的圖景:他們周圍竟然是廣闊無邊的漆黑空間,星光燦爛,有美麗的星云、星團、星河,還有劃過虛空的流星,比他們平時在射電望遠鏡中看到的還要多、還要亮。
  正在驚魂不定之際,忽然一道藍色強光把他們籠罩其中,在那奇異的空間以光速向前沖刺,無數的星云變成了一條條的銀線,無盡的伸展著。他們感到溫度在急劇上升,轉瞬之間就到了難以想象的程度。小D緊緊擁抱著志龍,大睜著一雙黑亮的眼睛,仿佛不相信他們馬上就要形神俱滅。他們像是到了烈火熊熊燃燒的地獄內經受燒烤,又像是被千錘百煉的生鐵般經受敲打,仿佛肉體已經完全不復存在,只有純粹的意識還活著。
  志龍感到,就像身處一場夢中,一切都不真實起來。在他昏迷前的最后一刻,志龍心中忽然升起一種明悟,他仿佛覺得自己的女兒蕓正滿懷喜悅之情,扇動一雙美麗的翅膀,渾身披滿霞光,前來歡迎自己父親的到來。在埃德菲火山的最后一面,好像就是為了等待這一天的最終到來。
  跳進天坑的一瞬間,仿佛時光已經流淌了千萬年。
  也不知過了多久,志龍恢復了知覺。他恍恍忽忽地覺得自己好像躺在冬天冰涼的石頭上,一股不可阻擋的涼爽似洪流般涌進自己的身體里,舒坦極了。
  志龍微微睜開眼睛,這才發現他的年輕同事小D正萬分驚慌地站在他的面前,滿臉淚花。自己半躺在一塊方方正正的東西上面——這是一塊地質殘片,但是志龍發現,這塊殘片卻是P城市中心何塞大教堂鐘樓的一塊銅鐘板。
  “啊!你——我,我們還活著呢?”小D不由得欣喜若狂。
  一時間,志龍精神為之一震,他發現了一幅璀璨絢麗的圖像,他示意年輕的伙伴注意四周的環境。
  他們驚奇地發現,他們好像置身一個童話世界:天空彩云流動,大地覆蓋著奇形怪狀的巨型植物,山巒、高原、谷地各種地貌從濃稠的粉色大氣中露出它們的本來面目。一派奇異無比的景象映入了他們的眼簾。
  這是一個粉黃色的天地:粉黃色的山坡、粉黃色的小溪、粉黃色的樹林、粉黃色的小花……最奇妙的是那些樹木,形狀極像E星上的蘑菇,大小不一,高矮不等,形成一片片粉黃色的“蘑菇林”……剎那間,他們嗅到了撲面而來的泥土的芬芳,感受到了對大地、對泥土、對生命的無限熱愛和眷戀。
  小D驚嘆道:“這里的景象真是太美了,我們這是在哪里呀?”
  志龍笑道:“我們哪兒也沒去,就在這里!”
  “哪兒也沒去?”小D感到十分疑惑,又驚叫道:“志龍!你的頭上有一圈光,淡黃色的光!時隱時現的!”
  “你也有,小D!”志龍注視著他的頭頂,朗聲道,“你的頭上也閃著光圈呢。”
  此時此刻,天邊滾過一陣驚雷,他們抬頭遠看,發現他們日日夜夜研究的E星——他們無限熟悉的家鄉星正在深藍色的天幕上扭曲、掙扎、融化,渾身蠕動著赤金般的火舌。
  “快看!那是我們的E星,它好像變得通紅,成了一片火海,成為了煉獄……”小D不禁淚花滾滾。“我要回家——”小D哭泣著,跪倒在地,大喊道:“我想見爸爸媽媽!”
  “小伙子,你好糊涂!這就是我們的家呀,我們的親人的靈魂將伴隨著我們去開拓新的紀元!那也不是我們的E星,我們現在不正在E星上嗎?那只是一個低維度空間的景象,是一個舊世界的結束而已,而新的文明世界即將開始。”志龍平靜道。
  小D擦了把眼淚,顫抖著聲音,問道:“你——你說,這真的是新的文明開始?”
  志龍嚴肅地看著這個年輕人,說:“剛才我們在時空隧道中經歷的一切說明了什么?這就是在原來的物理世界產生的革命性效應——我的內心一直有一種聲音告訴我,這是一場偉大的進化,那些被舊有物理形式包裹的人類轉變了,從現在開始,我們的基因結構已經改變,構成我們骨肉的碳的藍圖也正在發生革命性進化,能夠接受宇宙能量,我們的天命就是擊碎舊世界的藩籬,建設一個更加接近宇宙真理的新世界。”
  小D抑制不住內心的波瀾,急切地問道:“我們能接受宇宙能量?一切都將重新開始?”
  志龍微微點頭,莊重道:“是的,這不是終點,而是偉大文明的新起點,這是一個嶄新的空間,一個新世界即將誕生——而我們應該就是新種族文明的創始者。”
  • 上一篇文章: 野人寨(連載1)

  • 下一篇文章: 沒有了
  •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菠菜娱乐网公司排名 保德县| 邯郸市| 图木舒克市| 日土县| 津市市| 天全县| 五寨县| 敦化市| 漠河县| 阳城县| 新巴尔虎左旗| 五常市| 肃南| 乌苏市| 郯城县| 阿鲁科尔沁旗| 乌兰察布市| 石泉县| 玛多县| 霍城县| 修文县| 南召县| 广水市| 绥江县| 循化| 镇原县| 泌阳县| 苏尼特右旗| 承德市| 临夏市| 宁强县| 海口市| 城口县| 射洪县| 扬州市| 呼图壁县| 汉源县| 甘孜县| 岐山县| 贵港市| 体育| 和静县| 北碚区| 青龙| 曲阳县| 盐源县| 砀山县| 驻马店市| 休宁县| 紫金县| 湛江市| 鄂伦春自治旗| 堆龙德庆县| 新民市| 乌审旗| 厦门市| 高阳县| 汉中市| 米易县| 澄城县| 交城县| 清水河县| 桃江县| 志丹县| 西华县| 桑日县| 双辽市| 安吉县| 名山县| 瓦房店市| 义马市| 上杭县| 麻江县| 桂阳县| 商城县| 三河市| 饶阳县| 灌云县| 东乡族自治县| 米易县| 阿拉善右旗| 湛江市| 翼城县| 上蔡县| 承德市| 舒兰市| 潢川县| 册亨县| 六枝特区| 西藏| 郧西县| 三河市| 灵台县| 临澧县| 南康市| 新泰市| 错那县| 绿春县| 巩义市| 项城市| 桐柏县| 东源县| 永新县| 金溪县| 资讯| 新蔡县| 华安县| 罗定市| 宜昌市| 西乌珠穆沁旗| 上蔡县| 凤山市| 富宁县| 新建县| 淮南市| 监利县| 蒙自县| 西畴县| 来凤县| 新建县| 罗甸县| 同德县| 泸溪县| 承德市| 漳浦县| 湘潭市| 微山县| 夏邑县| 康平县| 安庆市| 探索| 招远市| 仙居县| 新闻| 大关县| 桐柏县| 祁连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