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xieshulou.cn E-meil:學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學創作:yangshich@163.com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我愛拉姆
作者:湘 女     來源:兒童文學大本營    點擊數:

關鍵詞:兒童小說|如何克服網癮的故事|家長如何正確對待孩子的網癮|

         拉姆是誰? 
  拉姆是我爸。 
  在我的網絡世界里,拉姆是一個食人部落的酋長,暴力、粗蠻,有著金剛不死之身和長著三排鋼牙的大嘴。 
  在我的世俗生活中,拉姆有三種詞義解釋:動詞——肢體沖突、逃竄、哭喊……形容詞——無奈、無能,虛張聲勢,張牙舞爪……名詞——恐怖魔王、威震天、哥斯拉…… 
  然而,從昨天到現在,拉姆的代名詞,是“植物……人……” 
  我的大腦一片空白。 
  “我是風!” 
  不,不是指我,這是一家網吧的名字。它像風一樣無形無蹤,但我知道它存在,就在學校附近,在一家烤腸店里,一扇隱蔽的小門,門上貼著一個詭譎的狐貍腦袋。門里一條曲里拐彎的黑巷,連接著一個奇怪的,白蟻巢樣的地下王國。 
  起碼有一百條通往那里的暗道,就藏在周圍密如蛛網的小巷里。拉姆曾天真地以為只要跟緊我,就可以進入這個隱秘世界。沒想到我瞬間就能在他眼皮子下蒸發,沒了蹤影。 
  我想回家。 
  我記不清有多少天沒回家了。 
  第一次出走是哪一天呢,我一點也想不起來。 
  只記得那天回家很晚,家里沒有燈光沒有人。我餓了,廚房里冷鍋冷灶。我把冰箱里的東西全刨出來,一掃而空,沒吃出一點味道,只覺得冷,冰冷冰冷。 
  深夜了爸媽才回來。 
  他們找我去了。 
  爸爸一見到我,一巴掌就甩過來,我的腦袋嗡地一聲,如果不是媽媽尖叫著護住了我,緊接著的第二掌我死定了。 
  那天我逃了出去,鉆進了“我是風”。 
  從那天起爸爸就成了“拉姆”。 
  我們開始玩貓和老鼠的游戲。他的習慣動作是追捕,我的應對秘訣是消失。 
  現在的大人好瘋狂啊,他們怎么就有那么多怪誕的念頭? 
  有個女人讓自己的孩子背圓周率,背到小數點后二千位,那個瘦嘰嘰的小女孩只有六歲。有個男人把自己10歲的女兒捆了手和腳扔進江里,讓她像海豚一樣游泳,還笑嘻嘻地說,她淹不死。有個男人讓他8歲的兒子每天練一小時倒立,然后跑50公里,說要培養出下一屆奧運長跑冠軍……這就是大人,奇怪,他們怎么不自己試試?那樣的極限虐待擱他們頭上,恐怕他們會死得很快很難看。 
  拉姆沒敢對我抱有任何幻想,在陪我學足球音樂舞蹈武術體操書法美術英語象棋都無所作為之后,他的最高要求就是我每次考試必須在前三名。 
  后來這個要求降到前五,前十,前二十…… 
  對于我來說,哪怕就是降到全班倒數第一,也比登天還難。 
  因為我壓根就不想考試。 
  我討厭那個數學老師,整天一副冰凍臉。我曾仔細研究過他的面部肌肉,得出的結論是,沒有笑神經。他總是在講課過程中射出一泡泡痰彈,引來一片嘔聲。這人還有個齷齪毛病,喜歡摸女生的頭,所以,一到他的課,全班女生都穿帶風帽的外衣,頭上還箍了鋼絲發卡。 
  我反感那個英語老師,這個干巴巴的女人,課講得與她人一樣干巴,卻永遠面帶微笑。不過這微笑相當陰險,一次她的高跟鞋踩了我的腳,我明顯感覺到她使勁擰了一下,然后對我回眸一笑,親切無比。 
  腳背上那塊硬幣大的淤青,很久才散。 
  我特喜歡語文老師。 
  這是我的偶像,酷!整個一個山寨金城武。他的課上得妙趣橫生,精辟生動。最牛最創意的是,他把我們那些命題原創突發奇想亂七八糟的作文訓練,按詩歌散文,小說故事,童話魔幻等題材分類打印,裝飾了彩封、插頁、動漫、照片,再配上點評花絮,裝訂成冊,往我們桌上一擺,大伙立馬全暈倒,那簡直就是當下時尚文學的絕佳版本。就有眼饞的同學煞有介事地問,嗨,這本書在哪里買的?
  他總是對我們欣賞著、贊嘆著,讓你覺得從頭發梢到腳趾尖都在閃光。
  但他說,別翹尾巴,我贊美,崇拜的不是你們,而是青春。青春啊,孩子們,能創造,能奔跑,能擁有夢想,能看見每天升起新的太陽……
  他帶著我們爬山,站到山頂大聲歡呼;他帶著我們看海,跟著他一頭子扎進海里像魚一樣游出老遠;他和我們比賽吃冰淇淋,像河馬那樣一口氣吞下十幾個……
  這樣豪氣的男人,膽子卻又很小,不敢殺雞,不敢剖魚,從來不去動物園,從不養鳥。面對我們的質疑,他振振有辭地說,諸位,不是膽小啊,是無顏面對被殺戮被囚禁的生命……
  與他相伴的那些日子,我們就像掉進了幸福的旋渦,活得暈頭轉向又神采飛揚。
  可惜他走了。他去了怒江大峽谷,做了一所峽谷小學的志愿者。 
  他留給了我們一段話: 
  “紅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瀉汪洋。潛龍騰淵,鱗爪飛揚;乳虎嘯谷,百獸震惶。鷹隼試翼,風塵吸張;奇花初胎,矞矞皇皇。干將發硎,有作其芒。天戴其蒼,地履其黃。縱有千古,橫有八荒。前途似海,來日方長。美哉我少年中國,與天不老;壯哉我中國少年,與國無疆……” 
  知道這是誰的話嗎?梁啟超,他把這位文人一百年前說的話,朗讀得抑揚頓挫,激情四濺,鼓動得我們熱血沸騰,熱淚滾滾!
  多想跟他走啊,哪怕去到天涯海角,哪怕變一縷風,一片云…… 
  他曾問我,長大以后做什么呢?我想說,像你這樣!話到嘴邊,卻成了“我根本不想長大!” 
  他驚愕,連問為什么。 
  我仰視著他,眼淚在眼眶里打轉,我說,我想化做一粒塵埃,讓拉姆永遠也找不著。 
  他抱住我,問,誰是拉姆? 
  我哭了。
  不知他是怎么看我的,我記得那目光,憂郁、悲憫、關切、憐愛……
  去“我是風”的次數逐日增多,與拉姆的戰爭也逐日升級。 
  只要我沒按時回家,拉姆就會到學校找,如果沒找著,那么,我那天回家就成了一個被審者,他一定要逼問出我的行蹤才作罷,否則,大刑伺候。 
  那以后挨打就成了家常便飯。 
  我的出逃也成了家常便飯。 
  我不愛去學校,那里永遠是做不完的作業考不清的試,每天教室里十幾個小時的日光燈照射,我懷疑總有一天我會被烤焦。 
  我也不愿回家,除了睡覺的時光,家里永遠只有我一個人,冷清寂寥如外太空,足以讓人憋死。我還有一種擔憂,拉姆說不定什么時候會把我打死。我不怕死,我見過爺爺的死,爺爺在看電視,看著看著,就睡過去了,一點也不痛苦。 
  可我怕疼,拉姆抓什么打什么,掃帚,拖把,凳子,臺燈,杯子,飯碗,筷子都會變成武器,劈頭蓋臉砸過來,讓我皮開肉綻,痛得鉆心。 
  我用逃學和出走來報復他。 
  我這樣做其實也挺難受的,很多時候在街上亂竄時,常常覺得自己真可憐,偌大一個世界,沒有一個人愿意聽我說說話,沒有一個地方容我舒心暢快,唯一可去的地方就是“我是風”,唯一可釋放郁悶的,就是網絡。 
  后來,拉姆愿意休戰,只要我回家,他同意我的任何條件。 
  我不干。 
  我已經無法控制自己,我的腳我的身我的腦我的心,全系在“我是風”。 
  一天不去,我就惡心頭疼、煩躁不安、渾身冒汗,不想吃飯。 
  而一進到那個幽暗的大廳,坐到電腦前,我就亢奮無比,這時的我,是宇宙之王,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是誰就是誰,想要誰死誰就得死…… 
  那個網吧老板好難看,臉上的肉好像不夠用,睜開眼睛嘴巴就得閉上,張著嘴巴眼睛就成了一條縫。他好象能透視你的心,餓了,眼前就出現盒飯,困了,身后就是沙發,沒錢了,會有人找媽媽討要。 
  我剃了光頭,這樣拉姆就不能抓我的頭發了。我在身上涂了橄欖油,這樣可以像魚一樣從拉姆手中滑掉。我把ID更新為“光頭小子”,下決心要與拉姆抗衡到底。 
  可別以為我只是個沉溺網絡游戲的小屁孩兒啊,我掛QQ,上土豆,游淘寶,開博克,去競技場…… 
  我絕對是個電腦怪杰,那些什么古墓麗影,魔獸世界,無敵幽靈,星際爭霸、幻想三國的游戲,到了我手上全都游刃有余,無師自通。我同時加入了好幾支網絡戰隊,能在第一時間開打,搞定對手,我們拉幫結伙,天馬行空,為所欲為…… 
  我能感覺到自己的異常,我的臉很僵硬,一笑就疼,手指鉤著,按鍵盤只能用手掌。脖子胳臂肘像缺了油的門臼,一動就吱扭吱扭響。腦子里常常像開了一列火車,轟轟響。最要命的是眼睛,眼珠子轉動很吃力,要好半天才能從顯示屏上移開。而且對色彩反應模糊,紅的看成綠的,白的看成黃的。看馬路是斜的,看地板是凸的,看煙一支變成了一簇,看人一個變成一片…… 
  網吧老板說,伙子,你有毛病了,快走,別來個倒地死啊,我可賠不起火葬費…… 
  他的臉一片猙獰,我齜起牙,撲了過去,揪住他又咬又打。 
  我被扔到大街上,迷糊中好象在水上飄,手腳不能動彈,眼睛什么也看不見,鼻孔里一股醫院的味道。 
  有人在我身邊躡手躡腳走路,壓低聲音講話,用溫熱的毛巾給我洗臉,我一張嘴,就有東西流進我的嘴里,牛奶,糖水,肉汁,雞湯…… 
  ……用腦過度,用眼過度,引發神經性腦炎,很危險。這樣的狀況恐怕不是一天兩天了,已經影響到他的發育,你看,他的身高,體重,脊柱,頸錐,連這個年齡段最低標準都達不到…… 
  誰在說話,說的是我么? 
  我聽到了一聲長長的嘆息。 
  我回家了。 
  是拉姆把我背回去的。他沒打我,甚至連一句重話也沒有。 
  我卻悲哀地發覺,我的心是冰冷的。 
  我能下地走路的第一件事,就是找電腦。但家里的電腦完全是一堆廢料,氣得我抱起來就往地下砸。 
  門被鎖上了,我出不去。我在屋里團團轉,像頭困獸。我咆哮著,沖著窗外吼,拉姆拉姆,你要不回來,我就死給你看…… 
  拉姆來了。他竟然沒有生氣,只是默默地收拾著地上的碎片,然后和顏悅色地問:兒子,你想去哪里,我陪你! 
  我說,電腦! 
  他說:電腦壞了,我們做別的,行么? 
  我說,電話。 
  他連忙遞過手機。一開機,就有一個戰隊朋友打進來,劈頭就是一句:“都在等你呢,死哪兒去了,趕快上線開打55……” 
  拉姆陡然變了臉色,一把奪過手機。 
  我沒有力氣跟他爭,我說,電視。 
  那電視全是動畫片,拉姆討好地說,這里,有原聲版變形金剛,看不? 
  我煩,啪一聲關了,說:電影。 
  他立即響應著,好,好,看電影! 
  他給我穿好衣服,牽著我的手就去電影院, 
  不知放的什么電影,排了那么長的隊。拉姆讓我坐在街邊,他去買票。 
  一個女人興沖沖朝我走來,在經過我身邊的一剎那,我搖晃了一下。 
  我拉過拉姆,我說,不用排隊了。 
  我攤開手掌,掌心里躺著兩張電影票。 
  那邊,那個女人在驚叫,我的票,票呢? 
  拉姆那么定定地看著我,那眼神讓我害怕。他抓了票朝女人走去,我聽見他說,票在這里…… 
  那女人連聲的謝謝。拉姆的臉,紅得像個西紅柿。 
  我坐在地上,耍著脾氣。我說我要吃香蕉,拉姆一迭連聲答應著,馬上就買了香蕉,可我說我要的是蘋果啊! 
  拉姆立即說,啊是蘋果,蘋果!他又去買了蘋果。看著他在街上奔來跑去的樣子,我嬉皮笑臉地唱:“一只老虎,一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 
  等他跑過街,我不見了。 
  所有的一切恍惚是在夢中—— 
  顯示屏上刀光劍影,兵器鏗鏘……光頭小子終于逮到拉姆酋長了。 
  光頭小子卸下戰袍,無數妖艷美女涌上來,為他清除戰爭的血跡,獻上香果和美酒。 
  光頭小子用一幢鑲了一億顆鉆石的黃金大廈,換下了拉姆酋長的恐怖城堡。 
  他讓拉姆酋長選擇一萬種死法,每一種死都會令他痛苦萬狀…… 
  我趴在電腦前,咬緊牙關,手指痙攣,啪啪擊打著按鍵。 
  我收羅了電鋸,大刀,斧頭,絞肉機,百變炸彈等諸般武器,我的兵士們準備了一口大鍋,我們在鍋里注滿水,扔進胡蘿卜、洋蔥、西紅柿、黃瓜,辣椒,大蒜,鹽巴醬油咖喱芥末胡椒粉,準備將可惡的拉姆酋長煮成一鍋雜燴…… 
  這時有人重重地拍了我一掌,我沒回頭,而是干凈利索地切下了拉姆酋長的一只手。突然,我的手臂一陣痛,一扭頭,只看到一張黑洞洞的嘴巴和兩只魔爪。 
  那是拉姆。 
  我還沒來得及叫一聲,就被拎了起來。 
  我閉上眼睛,等待著被扔出去的時刻。 
  奇怪的是那雙魔爪沒有將我拋起來,而是輕輕放下,拉姆的眼睛奇怪地眨著,喉嚨里發出一種古怪的咕噥聲。 
  沒等我掙扎,拉姆的手就像兩根布條一樣軟軟地垂下去,接著,我看見拉姆的腦袋也垂下去,再接著,他整個人也迅速垂下去,匍匐在地上,像一根正在枯萎的老藤。 
  那些人都圍著我們干什么?救護車的車燈怎么是那種紫藍色?那輛灑水車,怎么老唱一句歌? 
  “果園的蘋果真鮮艷,就像我們的小紅臉……臉……臉……臉……” 
  一天一夜了,拉姆,你怎么還不醒? 
  拉姆,你只是累了吧?為了找我,你大概跑了一千家網吧。拉姆,你得歇會兒,然后再繼續找,對么?你相不相信,我還會跑,看,我就要跑了,你怎么不起來追呢? 
  我聽見你的呼嚕聲了,只要有呼嚕聲,就說明你還活著。 
  你當然活著,你必須活著,不然,誰來找我呢? 
  可你只是沉睡,很沉很沉,不會動不會笑不會說話不會吃飯喝水…… 
  大夫關切地說,孩子別著急,多喊喊爸爸,或許,會出現奇跡…… 
  我張著嘴,卻發不出聲音,那個美好的詞似乎從我的記憶里刪除了。 
  媽媽在哭,像個傷心的小姑娘,把頭整個埋進你的臂彎。 
  我也想哭,眼睛里卻干巴巴的,沒有一滴眼淚。 
  那個躺在白床單上的人,是我的爸爸么? 
  那么陌生,那么孱弱,臉色雪白,頭發稀疏,眼睛深深地凹進去。 
  我的爸爸高大,強壯,臉膛紅潤,笑聲爽朗。高興時,他會把我往天上拋,又用那雙大手穩穩地接住。那雙手,給我刻過小木槍,給我扎過大風箏,喂我吃飯,替我穿衣,牽著我走過大街,走過田野,我聽到我們的笑聲,響徹云天…… 
  現在那雙手就擱在被子上,青筋畢露,蒼白粗糙,滿是裂口和硬繭,我碰了碰,那手冰涼冰涼,像干硬的樹枝。 
  那是對我扔過板凳,掃帚的手,那是狠命打過我屁股、腦袋的手,那是大冬天冒著暴風雪上工地,三伏天頂著驕陽開吊車的手;那是為了讓我吃飽穿暖而起早貪黑的手,那是滿城奔跑,尋找兒子的手;那是頑強地撐起一片綠蔭,庇護著我和媽媽,保衛著這個家的男人的手…… 
  一陣恐懼突如其來,我就要失去這雙手了,我聽到一個聲音在遠方鼓噪,我看見死神的衣角在窗外一閃而過…… 
  我絕望地抱住那個無聲無息的人,發瘋樣地打著那雙手。 
  我憤怒地喊著:不要,不要啊拉姆,我不要你離開我。我會聽你的話了,我這就跟你回家,我會去上學,我要考第一名,你打我,揍我吧,打呀…… 
  我哽咽著,把發燙的臉埋進那雙僵直的手掌,我舔著,咬著,啃著,嗅著,那熟悉的氣息,那遠去的溫情,一點,一點,融化著我的心。突然,我的眼睛一陣熱,伴著從胸腔里迸出的一聲號啕,眼淚奪眶而出—— 
  “爸爸……” 
  我聽到了我的喊聲,那么撕心裂肺,那么驚天動地。 
  我看到了我的眼淚,那么洶涌澎湃,濕了爸爸的手,濕了爸爸的臉…… 
  一陣顫栗準確無誤地傳遞到我的手心,是爸爸的手在動,真的,我感覺到了,很輕很輕,微微一顫,又一顫…… 
  媽媽,大夫,快啊,爸爸醒了,爸爸的手醒了、、、、、、

  • 上一篇文章: 穿越劫難

  • 下一篇文章: 小山麂
  •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菠菜娱乐网公司排名 大城县| 清苑县| 偃师市| 南岸区| 绥棱县| 新乐市| 云南省| 吴忠市| 化德县| 静安区| 武城县| 丹巴县| 吉水县| 佳木斯市| 鄄城县| 南岸区| 固始县| 察隅县| 滦南县| 河东区| 法库县| 南丰县| 高唐县| 南充市| 仁怀市| 邯郸市| 沂水县| 岳普湖县| 洛宁县| 塔城市| 南漳县| 金塔县| 呼图壁县| 夏津县| 黄大仙区| 综艺| 彭阳县| 和龙市| 邵武市| 磐石市| 兰溪市| 商都县| 漠河县| 双牌县| 石楼县| 宿迁市| 潍坊市| 乌什县| 涟源市| 大洼县| 象州县| 青州市| 当阳市| 浏阳市| 通许县| 都匀市| 花莲市| 普格县| 渝北区| 晋宁县| 宜昌市| 大同市| 邛崃市| 克什克腾旗| 乌鲁木齐县| 法库县| 曲麻莱县| 江西省| 朝阳市| 桦甸市| 东阿县| 安溪县| 盐源县| 韶关市| 子长县| 绥滨县| 古蔺县| 竹北市| 开封市| 福鼎市| 蛟河市| 宜城市| 珲春市| 峨山| 莫力| 高阳县| 景德镇市| 伊宁市| 淳安县| 石河子市| 大同市| 阿坝| 田东县| 丰顺县| 榆树市| 绥德县| 大田县| 互助| 临安市| 修文县| 大渡口区| 广安市| 云梦县| 连平县| 邵东县| 宁强县| 青田县| 沐川县| 滨州市| 岚皋县| 页游| 徐汇区| 建瓯市| 白城市| 鸡东县| 磐石市| 姚安县| 融水| 行唐县| 勐海县| 岚皋县| 镇坪县| 革吉县| 西藏| 天峨县| 历史| 龙口市| 罗平县| 若尔盖县| 铜梁县| 南丹县| 浑源县| 桐柏县| 皮山县| 富锦市| 阳城县| 东城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