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xieshulou.cn E-meil:學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學創作:yangshich@163.com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毒王
作者:乃 亭     來源:兒童文學大本營    點擊數:
  昆侖山一個山谷里,有一廢棄的土塊房子,門窗被挖去,只剩下那難看的土坷垃了。
  在這土坷垃的旁邊,有一棵很大的枯樹,不知道枯了多少年,沒有樹冠,只剩下干枯的主桿和根部發出的幾根粗細不等的枯枝。像幾根手指伸出來的樣子。
  在這枯樹下,居住著一條蟒蛇。
  這種蟒蛇被生物學家稱為黃金蟒蛇,因為它的身上布滿金黃色的花斑。它大約有四五米長,人胳膊般粗,當它張開大口的時候,顯得十分兇殘。
  當太陽從東南方向的山峰上升起的時候,山谷里暖融融的了,同時,鳥兒們早忙碌起來,整個兒鳥語花香。這時候,黃金蟒蛇出洞了。它彎曲著身子向前行,時而停下來,將頭偏著,不知道是向四周看,還是用心聆聽森林里的什么動靜。
  就這樣,它向它想去的地方,蜿蜒曲行。
  當它行到那一堆大石頭的跟前時,它停了下來。
  就那樣,它曲著身子,高昂著頭,讓臉稍稍偏著,向那一堆大石的某一處看著。
  它看得十分認真,可以說絕對的全神貫注。
  這一堆石頭,有成百上千塊吧,大石有比人還高的,小的也有拳頭小的,不知道是人工堆在這里,還是從山上滾落下來的,總之,它們就在這里存在了,最底下的,有的嵌進地面里。
  在兩塊拱成房頂形的石頭下,這時候,正有一個動物在那兒蜷縮著。
  它是一只拳頭大的黑蜘蛛。
  黃金蟒蛇注視的,正是這只黑蜘蛛。
  它想,也許它,應該充當自己今天的食物吧。
  它看著,腦子也在動著。它想,不能把到手的獵物嚇跑。如果向前,離它近了,它會不會從另一個方向逃走?如果繞一個大彎兒,把它先趕到這面的開闊地,那樣,在開闊地上,它跑的速度不會比自己更快。
  做事兒,沒有把握的,不要做。
  蟒蛇想好了,它打算繞一個大圈子,從黑蜘蛛看不見的地方,爬到石頭上面,從上面,繞到那兩塊石頭的后面,從那后面,把它趕出來。
  想到這里,蟒蛇就調整一下頭的方向,打算行動,可是就在這時候,它看見對面的黑蜘蛛在那拱形的空間里活動著,它好像在朝前活動,朝著它黃金蟒蛇的這個方向。
  它為什么朝著這個方向活動?它難道沒有看見自己?
  蟒蛇感覺自己的心仿佛在跳,它鎮靜著自己,耐心地等待將要發生的一切。
  黑蜘蛛果然向蟒蛇的方向活動。因為,它馬上就從那個藏身的狹小的空間里出來了,出了石頭拱形洞,在洞口前站住了,眼睛朝著蟒蛇看。因為它的眼睛太小,蟒蛇幾乎看不見它的表情,只是覺得它在那里看它。
  它一定看見它了,這時候,它要是懼怕它,絕對會轉過身子逃之夭夭。
  可是,它沒有逃之夭夭,它就站了那么一霎,向它這里跑來。
  黑蜘蛛的速度,要比它在拱形洞里活動的速度快得多。
  黃金蟒蛇懷疑,這黑蜘蛛,可能瞎了眼睛,不然,它怎么會向地獄之門飛跑而來?
  像是著了魔,黑蜘蛛一點彎都不拐,直直的,跑向黃金蟒蛇。
  一點懸念都沒有,當它跑到離蟒蛇二十厘米的地方,蟒蛇張開大口,嗖,一口將它吞進口腔,狠勁兒一咽,就咽到脖頸處,給那里鼓起一個小小的包。
  看見食物常常激動的黃金蟒蛇,在瞬間就平靜了,它回轉過身子,打算回到枯樹那里去。它想,今天得到的這個食物雖然不大,但是也夠它很長一段時間消化了。
  它心滿意足。
  看起來沒有懸念的事物,往往隱含著懸念。
  就在黃金蟒蛇剛剛志得沒有兩秒,身子開始彎曲前行不到一米,突然,它感到脖頸那里像刀割一下疼痛了,是一巨疼,這一巨疼使它本能地將已經存放在喉嚨的食物,狠勁兒地噴吐出去。
  太疼痛了。
  就是吐出了那可憎的食物后,也沒有減輕那里的疼痛。不僅沒有減輕,反而更加劇烈。
  受不了啦。黃金蟒蛇巨大的身子蜷縮,翻卷,不可自控。
  那個被它噴吐出來、身上還粘滿它粘液的黑蜘蛛,卻并未因為進了它的肚腹而被捂死。不僅沒有死,仿佛還很精神。只見它用勁兒抖擻身上的粘液,待粘液被摔得干凈,它就站立在那兒,十分自信地望著痛苦掙扎的蟒蛇。
  現在,是它在等待蟒蛇自行消滅,然后,便去獲得它該獲得的東西了。
  蟒蛇狠勁兒地掙扎,用的勁頭比剛才吞吃黑蜘蛛時要大得多?墒,也許黑蜘蛛的毒性太大,毒性在它的身體里擴散,它的勁兒也用了不足一分鐘的光景,全身已無力可用,剛才勁力十足的身子,很快松懈了,無論是蜷縮,還是翻卷,都無強度了。
  一時,它的身子松弛下來,像放了氣的輪胎。
  看見食物已經擺放在這兒,這樣巨大,黑蜘蛛一時不知道如何處置它。它想,最好將它運往自己的居住處慢慢享用?墒,蟒蛇這么大,單憑它黑蜘蛛的力量,怎么可能拖走它?也許,分而食之好……想到這里,黑蜘蛛正要向蟒蛇那里跑去,打算先吃飽肚子,然后……可是就在這時,突然有一只老鷹嘎地大叫一聲,從天空中刺下,將地面上一只野兔抓取,又嘎嘎大叫,噗啦噗啦翅膀幾閃,躍上天空,轉眼不見了。
  那只野兔離蟒蛇和黑蜘蛛的距離,不足十米。
  盡管自身有毒,殺傷力極強,可是剛才抓捕的一幕,仍然將黑蜘蛛嚇呆了。
  太可怕了。
  黑蜘蛛轉過身,以最快的速度,向那兩塊搭成拱形的石頭處跑去。
  一霎間都沒有緩,它直接進入那個拱形洞里,一動不動了。
  對于眼前發生的一切,黃金蟒蛇幾乎不能理解。過去,它也不是沒有吃過蜘蛛,從來沒有遇到過像今天這樣的事情,甚至,連這樣的跡象都沒有?墒,今天這個黑顏色的,長著幾根軟腿的家伙,居然把自己搞得這樣悲慘。要不是那只老鷹,今天就要活活被它吃掉。它真的不懂,黑蜘蛛的厲害,其實是因為毒的厲害。
  那樣休息了半天,雖然仍然十分虛弱,可是黃金蟒蛇感覺可以動了。它知道,像現在這種局面,呆在外面一刻,就危險一刻。它努力地調動自己的力氣,費勁兒地向前爬。
  它終于鉆進自己的洞里。
  三天三夜,它一直把自己盤在那里,一動不動?墒,那毒,不斷地侵擾它,讓它發燒,惡心,甚至嘔吐。
  它沒有辦法,它只有忍受。
  到了四五天后,黃金蟒蛇覺得輕松了。幾天來腫起的脖頸也消了下去。它驅動著身子,出了洞穴。它覺得,自己該補充一些營養了。因為,它特別強烈地感覺,自己十分虛弱。
  運氣不錯。它一出洞穴,就聽見哪里有吱吱吱的老鼠叫聲。它抬起頭,靜靜地聽,判斷那聲音是從那個破的土塊房子里發出來的,它驅動著身子,蜿蜒曲折地行到房子里去,它一眼就看見,一只比拳頭還大的老鼠在那一堆雜物里尋找什么。
  它的精神頭兒馬上振作起來,昂奮地向前行去。
  老鼠本來跑得很快,可是它一看見蛇,尤其是看見一條比一般蛇大得多的蟒蛇,它立刻就被嚇得不能動了,它的四條細腿完全不聽使喚,癱在那里了。
  蟒蛇幾乎沒有費什么氣力,就將它吞進口里。
  可是,真是冤家路窄。當黃金蟒蛇剛心滿意足地預備離開時,它怎么也不會想到,它又看見了那只差一點奪了自己性命的黑蜘蛛。
  黑蜘蛛不知道什么時候將家搬在這個破落的土塊房子里,在東南墻角半腰處建起一個網。這時候,這個讓黃金蟒蛇膽寒的家伙就趴在那個網的正中心。
  跟老鼠見到它一樣,蟒蛇見到黑蜘蛛,也要癱掉了。
  它覺得,自己幾乎走不動了。
  黑蜘蛛從網上跑下來,向黃金蟒蛇這里行進,蟒蛇竟然沒有一點對策。
  只有恐懼。
  當黑蜘蛛跑到它的跟前,離它大約不足半米的距離時,停下了,看著它。
  蟒蛇不知道突然從哪兒來了靈感,它將自己剛吞進的老鼠,用勁兒一吐,剛好吐到黑蜘蛛的嘴前。它想,它用這新鮮的食物賄賂黑蜘蛛,讓它給自己一條生路。
  奇怪,黑蜘蛛果然接受了蟒蛇的惠贈,它不客氣地吃起了那只老鼠。
  看見黑蜘蛛把心用在吃上,蟒蛇的一部分膽子跑了回來,它趕緊彎曲了身子,從旁邊溜之大吉了。
  更不可思議的是,蟒蛇不曾離開這里,它找到了跟黑蜘蛛和平相處的方法。從這以后,它隔三差五就給黑蜘蛛送上自己的一片心意,一只老鼠,或一只蛤蟆。
  黑蜘蛛果然也不再向蟒蛇發出攻擊了。
  在同一山谷里,同一時間,有兩個不大的動物,生活在一棵橫躺的死樹的肚子里。那棵死樹的肚子,空了,有一天,被兩個小家伙發現,就把它,作為了它們的家。
  這兩個小家伙不是同種動物。
  一個是黃鼠狼,一個是松鼠。
  它們倆怎么會生活在一個窩里呢?
  事情是這樣的。
  這只黃鼠狼,本不出生在這個山谷里,它出生在離這個山谷不遠的另一個山谷里,媽媽一次生了兩胎?墒,出生不久,它剛剛會跑的時候,家里遭了狼劫。一條大灰狼咬死了媽媽,又咬死了哥哥,正要咬它時,獵人的槍響了,大灰狼沒命似的逃跑了,獵人撿了媽媽和哥哥的尸體,掛在馬脖子上,對正在戰戰兢兢的小黃鼠狼說:“去吧,小家伙,你還小,應該逃命去!”
  小黃鼠狼不知道怎么逃命去,就在自己的家那兒不住地打顫。特小的它還不曾從恐懼中緩過神來,一輛汽車開過來,汽車里坐的小孩兒看見它,讓車停下了,他把它抱起,坐進了車子。
  從此,小黃鼠狼就被這孩子收養了。
  孩子在這之前,還收養了一只小松鼠。
  孩子給它們倆取了名字,小松鼠名叫阿松,它的名字叫阿黃。
  這孩子名叫孫少峰,當時是個六年級的小學生。他們家住在一家比較大的軍工廠里。父親是位技術人員,是軍工廠的實驗室主任,他想把孫少峰培養成一個化學家,兒子從小就出沒在實驗室里。
  阿黃和阿松被他收養,當然,也時常出沒在實驗室里。
  這實驗室里有許多劇毒物質,比如氫化鉀、氯化鍶、白磷等。開始,孫少峰害怕它的兩個小朋友被那些東西毒死,十分謹慎地限制它們的行動;可是后來,小孩子心粗,一是不可能那么仔細地去管理它們,另外,發現讓它們隨便一點也沒有發生什么事兒,就放任自由了。
  在跟隨孫少峰的那一年時間里,阿松和阿黃大都在那實驗室周圍活動,別人下班了,它倆和孫少峰就是那實驗室的主人,別人上班了,它們就在實驗室前面、后面玩兒,阿黃常在那兒抓老鼠吃,阿松也吃那兒的草籽兒,它們當然也喝實驗室里排出的水,孫少峰忙實驗的時候,給它們以絕對的自由。
  那是它們最開心的日子。
  可是好景不長,孫少峰小學畢業了,要到城里去上中學,要長期寄住到學校的宿舍里,就絕對不能帶著它們倆。
  無奈,只好把它們放生。
  就這樣,它倆來到這個山谷。兩個不同品種的動物,建立同一個家。它倆的感情,居然親如兄弟。
  這一天,它倆在山谷的森林中各個找了些吃的,肚子飽了,就在那里嬉戲。
  你追著我,我追著你,邊追邊叫,歡樂極了。
  追著,追著,不知道跑了多么遠,忽然看見前面那兒有很多很多石頭,就朝那個方向追著玩兒。那些石頭的夾縫里,是藏貓貓的好地方。
  可是,當它們快要進入亂石堆中,它們看見了黃金蟒蛇。
  黃金蟒蛇從兩塊方石背后出來,擋住了它們的去路。
  對于它們倆來說,黃金蟒蛇太大了。要是普通的蛇,它們的反應,或是逃跑,或是拿出兇相,嚇嚇對方?墒,一看見黃金蟒蛇,它那么大的頭,那么粗的身子,那么銳利的眼睛,黃鼠狼阿黃倒還罷了,小松鼠阿松,就像一個小孩子猛然看見一只老虎,或者一頭獅子,對方還不曾發威,自己先就稀松了。
  阿松被嚇懵了,不會動了,身子不由自主地打顫,尿嗖嗖地流了出來。
  按說,遇到強大的敵人,第一個反應,應該是逃跑?墒,黃鼠狼阿黃沒有跑,雖然它很害怕,它的心里激烈地跳蕩著兩個字眼,逃跑。但它沒有跑,因為,它的兄弟,小松鼠阿松還在這兒,它不能跑。
  它先發制人,它做出兇狠的樣子,后縮著身子,將尾巴翹得像根旗桿,臉上露出兇相,喔喔喔地對黃金蟒蛇吼叫。
  蟒蛇根本不害怕它,它高昂著頭,臉稍稍偏著,用眼睛盯視著它。
  喔喔喔,喔喔喔。黃鼠狼阿黃吼叫著,它一面是在威脅蟒蛇,另一面是在叫喊它的兄弟。它的意思是,趕快跑啊,為什么縮在那里不動?
  它不知道,它的兄弟,現在的精神狀態已經不是平常的精神狀態了。按說,小松鼠快速跑起來,蟒蛇根本追不上?墒,小松鼠不是不想跑,其實它是很想跑,它怎么可能見到面前這個以鼠類為食的大蟒蛇不想跑呢?實在是,它指揮不動自己的腿,它的腿只知道在那里打顫,一點也不發揮作用。
  喔喔喔,喔喔喔。黃鼠狼隔一兩秒鐘,就這樣齜牙咧嘴地向蟒蛇吼。它企圖以這種方式嚇走大蟒蛇。
  其實,蟒蛇一點都沒有怕它。蟒蛇心里太清楚了,黃鼠狼根本不是它的對手。但是,目下要抓這只黃鼠狼,并不容易,因為,它的身上充滿了斗志。至于旁邊這只小松鼠,黃金蟒蛇早就觀察到了,現在,它就是一塊還活著的鮮肉,好好地放在那兒。
  不要貪心,只拿能拿的東西就行了。
  蟒蛇這樣想,就動作起來,身子向前驅動,正要張開大口吞向小松鼠時,只見黃鼠狼嗖的向它身后撲來,喔喔叫著,去咬它的后尾。
  蟒蛇以迅捷的速度,彎過頭,朝撲向它身后的黃鼠狼攻擊而去。
  太快了,像閃電,黃鼠狼的嘴還沒有咬到它的尾上,它張開的大口在一瞬間就要咬住黃鼠狼的后身。
  也許是本能的緣故,黃鼠狼在這千鈞一發之際,噗,放出濃郁的臭氣,正對準蟒蛇的臉。
  這個殺手锏太厲害了,那濃郁的氣體里,還含有一些液體,全噴在蟒蛇的臉上。不簡單是臭,有很強的殺傷力,蟒蛇頓時連氣都喘不過來,眼睛眩暈,頭部輕飄飄了。
  跳到一旁的黃鼠狼,被剛才驚險的一幕,嚇得心跳加速,但是,它不屈服,跟前面一樣,后蹲著身子,臉上露出兇相,尾巴高高翹起,喔喔喔地朝蟒蛇吼叫。
  蟒蛇需要整修,需要喘息,它看著黃鼠狼,身子一動不動。
  本來,借著這個機會,小松鼠絕對可以逃之夭夭?墒,它實在太可憐了,見到強大的如蟒蛇這樣的敵人,它的精神氣兒上不來。
  看見小兄弟不動,黃鼠狼朝蟒蛇吼一陣兒,就邊吼邊朝小松鼠跟前移動。它想,一旦到了跟前,一嘴咬住小兄弟的背,趕緊逃竄。
  蟒蛇大概看出了它的意思,當它快要到了小松鼠的跟前,蟒蛇發起了進攻。
  蟒蛇的瞬間攻擊速度太快了,它先黃鼠狼一步向小松鼠吞去,那么準,它的大口正吞住小松鼠的頭?墒钦驗檫@樣,它的嘴失去了戰斗力。黃鼠狼阿黃借此向它猛力進攻。兩次咬住它的脖子。而且,不斷地向它進攻。
  蟒蛇被黃鼠狼的強力進攻逼得改變了戰術,它噗的一下將小松鼠吐了出來。然后,全力朝黃鼠狼撲去,張著大口,奮力撲咬。
  看見蟒蛇這次的氣勢,黃鼠狼趕緊向后退去。它想,蟒蛇大約把它嚇得后退,就又覬覦小松鼠了?墒,不曾料到,蟒蛇這次完全沖著它而來。當它看見蟒蛇馬上就要沖到它的跟前時,它立刻回轉過身,撒腿就跑。
  它想,來吧,追我吧,你絕對沒有我跑得快,我跑得越遠,你就追得越遠。這樣,你就離小松鼠越遠。
  蟒蛇攢足氣力,不歇氣地向它沖去。
  黃鼠狼幾次回頭,蟒蛇就在它的身后追擊。它真的害怕了,頭也不回,努力逃跑。
  這一次,它一口氣跑了足有五六分鐘,等它覺得蟒蛇應該跟它拉開了距離,它站住了,回過頭,卻不見了蟒蛇。它有點奇怪,它怎么沒有追過來呢?
  它馬上感覺不妙,蟒蛇一定回去抓阿松了。它回轉過身,向剛才的地方跑去。
  等它跑到跟前,它看見蟒蛇已經咬住了小松鼠阿松的頭,正飛快地向一個方向行進。
  蟒蛇沒有將小松鼠吃掉的意思,看那樣子,也沒有將小松鼠的頭咬爛。黃鼠狼想,跟著它,看它到哪兒去。
  黃鼠狼阿黃潛在暗處,跟蹤著黃金蟒蛇。
  黃金蟒蛇走的是老路,它帶著它的戰利品,向它的主人——黑蜘蛛進貢來了。
  看見蟒蛇走進那破爛的土塊房子好久不出來,黃鼠狼在那門口呆了一霎那,也躥了進去。
  蟒蛇將小松鼠阿松吐出來,扔到黑蜘蛛那張大網下,然后,就用自己的尾巴顫抖著發出一種很小的哨叫聲。這是它每次進貢時向主人發出的諂媚聲。
  小松鼠阿松被連嚇帶捂,現在昏死了過去,它躺在那兒一動不動。
  黑蜘蛛從網上跑下來,它要享用它的奴才為它進貢的美食。
  當它的八條細腿踏在小松鼠的身上,嘴正要咬到它的胸脯上時,它猛然聽到喔喔喔的叫聲,它一驚,抬起頭,朝著叫聲望,它看見一只黃鼠狼正后蹲著身子,滿臉兇相,尾巴翹得老高,正向它發威,仿佛要向它沖過來的樣子。
  實話說,黑蜘蛛并沒有害怕它。的確,黑蜘蛛連大如黃金蟒蛇這樣的動物都沒有害怕,怎么會害怕一只小黃鼠狼呢?在這個山谷里,黑蜘蛛毒死過北山羊,毒死過豺狼,毒死過野豬,蟒蛇現在正做它的奴才,它怎會害怕一只小黃鼠狼?
  可是,黃鼠狼這樣對它,它很不舒服。一不舒服,思想情緒就會變化。它本要咬向小松鼠的嘴遲疑了,停下了。它的八條細腿從小松鼠的身上挪下來,輕輕地,緩緩地,向黃鼠狼逼來。
  喔喔喔,喔喔喔。黃鼠狼齜牙咧嘴,向黑蜘蛛吼叫。
  黑蜘蛛沒有被它的兇相嚇倒。它仍然那樣,輕輕地,緩緩地,向它的跟前逼。
  喔喔喔,喔喔喔。黃鼠狼更兇了,像馬上就要咬下去的樣子。
  黑蜘蛛不怕,繼續向前逼。
  當黑蜘蛛離它有二十厘米的樣子,黃鼠狼嗖的一轉身,它故伎重演,噗,一股臭氣向黑蜘蛛噴去。
  對別的動物,這股帶毒的臭氣當然很有殺傷力,可是對于黑蜘蛛這樣的毒物,它仿佛不起多少作用,那股臭氣噴在黑蜘蛛身上,就像水霧噴在別的動物身上一樣。
  黑蜘蛛只是為那一團臭氣驚了一下,停住腳步。
  接著,它繼續輕輕地,緩緩地,向黃鼠狼逼來。
  突然,它猛攻起來。
  黃鼠狼嚇得往后一跳。而黑蜘蛛,則加大攻擊力度,左沖右突,逼得黃鼠狼不斷后退跳躍。
  這時候,一直站在旁邊觀戰的蟒蛇出動了,它以最快的速度,從黃鼠狼之后,左右攻擊。黃鼠狼盡管喔喔大叫,齜牙咧嘴,十分兇惡,可是,那么蹦跳一時,還是被蟒蛇一口吞住了頭部,它爪摳頭擺尾巴掄,可是,蟒蛇的力量太強了,只是咬著它的頭部不松口。
  一陣兒,黃鼠狼阿松就氣餒了。
  它不反抗了。
  蟒蛇將它在空中舉了那么一陣兒,脖子累了,將頭低了下來,將黃鼠狼放在地上,可是,它還是不松口。
  見黃鼠狼不動了,蟒蛇顫抖起自己的尾巴,向黑蜘蛛諂媚。那意思是,大王啊,來吧,請享用。
  黑蜘蛛一點也不客氣,嗖嗖嗖跑過來,它照著黃鼠狼的脖子部位咬下去。
  它一咬,它的毒液就自動向對方的身體里輸送。
  看見黑蜘蛛已向黃鼠狼下了口,蟒蛇的嘴巴松開了,將頭昂起來,像大臣侍奉在國王身邊一樣,畢恭畢敬。
  黃鼠狼阿黃沒有死,它的意識十分清晰。當黑蜘蛛咬它時,它知道,這個家伙是有毒的。它想,現在,它就要死了,死了就死了。它感到,隨著黑蜘蛛的牙齒咬到它的身體的時候,仿佛有一股清涼涼的東西輸進自己的身體里,慢慢在擴散,那些擴散的東西,在它身體里慢慢發起了燒。它想,這是毒液的作用,也許,燒一燒,它就會死去了。
  再等一等,自己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可是,好久好久,它感覺自己還沒有死。
  再一陣兒,它感覺有什么嗖嗖嗖,像是喘氣,它不自覺地睜開眼。啊,黑蜘蛛趴在地上了,八條細腿軟沓沓了,肚子著了地,嘴里不停地向外吐白沫。
  吐著,吐著,白沫吐少了,慢慢不吐了,慢慢一動不動了。
  它猛的一鼓勁兒,站了起來,用前爪動一動黑蜘蛛,它依然不動,黃鼠狼狠勁兒將它一翻,它的黑肚子朝上了,前面還粘了許多白沫,可是絲毫都不動。
  它死了,怎么能動呢?
  蟒蛇目睹這一切,又一次驚詫了,覺著很不對勁兒,它突然一轉身,開溜了。
  黃鼠狼阿黃也感到驚詫,可是十分高興,它在那兒愣一陣兒神,馬上想起小兄弟松鼠阿松,朝它那兒跑過去。哈,阿松正醒過來,抖抖身子站起,吱吱吱地叫,仿佛在說,我還活著嗎?我還活著嗎?
  突然,土塊房子里響起唰的一聲,一張大網從墻頂撒下來,堵住門,堵住窗,接著,兩個穿翻毛皮衣的家伙從那些破爛物中站起來。
  太可怕了。
  剛剛高興起來的兩個小家伙又一次陷入到緊張中,一個吱吱叫,一個喔喔叫,只見兩個穿皮衣的,手執帶把的小魚網一樣的袋子,向它們扣去,那么準,它倆一個也沒能逃脫。
  “抓住了?”
  “抓住了!”
  戴皮手套的手塞進小網子,它倆狠狠地咬,叫,可是,它們不曾咬到對方的手,只能咬上那厚厚的特別手套。最后,雙雙被人家握在手中了。
  奇怪的是,兩個人只用針管在它們身上抽了血,就收拾了網子,將它們帶出房間,放開了。
  兩個小家伙一旦離手,箭也似的躥進森林了。
  這兩個人,一個是生物學家馬合木提,一個是他的學生熱合曼,熱合曼現在這昆侖山駐防部隊里任職。
  熱合曼說:“怎么樣,老師,這近一個月來的考察,沒有白辛苦吧?”
  馬合木提高興地說:“沒有白辛苦,有大收獲,很大的收獲!”
  熱合曼說:“過去,我就不知道動物間會有這樣奇特的關系!”
  馬合木提說:“是啊,我研究動物,卻沒見過,一條蟒蛇會被一只黑蜘蛛控制。巨毒蜘蛛會在吸黃鼠狼的血時,自己反而被致死?”
  熱合曼說:“黃鼠狼一般是沒有毒的,這一只一定和人類的生活有關!”
  馬合木提說:“是的,回去化驗了它的血,一切都會明了!”
  熱合曼說:“我看,老師您一定能寫出一篇有很大突破性的論文!”
  馬合木提說:“但愿如此!”
  • 上一篇文章: 林多多的陷阱

  • 下一篇文章: 沒有了
  •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菠菜娱乐网公司排名 房产| 南通市| 塔河县| 金昌市| 新乐市| 屯昌县| 霍山县| 洛宁县| 武穴市| 乌拉特前旗| 浙江省| 苏尼特左旗| 班戈县| 西乌珠穆沁旗| 格尔木市| 夏津县| 通化市| 临夏县| 澜沧| 沂水县| 罗平县| 和政县| 临沭县| 潜山县| 瑞昌市| 昌平区| 汉阴县| 樟树市| 嘉禾县| 莱州市| 蒙城县| 武邑县| 双鸭山市| 高安市| 久治县| 屯留县| 巩义市| 洛隆县| 上犹县| 邛崃市| 界首市| 尖扎县| 太白县| 鄂州市| 商河县| 乌鲁木齐县| 射阳县| 万年县| 深州市| 辽源市| 昌宁县| 邵阳县| 宝坻区| 龙南县| 洛阳市| 蒙山县| 安徽省| 浪卡子县| 得荣县| 宣汉县| 临洮县| 新巴尔虎右旗| 萍乡市| 萨嘎县| 南京市| 韩城市| 巢湖市| 临高县| 教育| 井冈山市| 榆林市| 晋城| 武定县| 玛曲县| 山阳县| 新密市| 衡阳县| 宁海县| 宣恩县| 汶上县| 仲巴县| 灵石县| 称多县| 博兴县| 丰顺县| 遵义市| 潞城市| 濉溪县| 亚东县| 宣威市| 武宁县| 西乌| 精河县| 军事| 海晏县| 霞浦县| 湖州市| 余江县| 江都市| 云阳县| 古田县| 交城县| 涟水县| 陇西县| 青冈县| 翁源县| 诸城市| 瓦房店市| 新绛县| 乌兰察布市| 蕉岭县| 新晃| 宁城县| 麻栗坡县| 峨眉山市| 蛟河市| 延庆县| 重庆市| 磐安县| 津南区| 永城市| 车致| 莱阳市| 灵武市| 滕州市| 涞水县| 泗洪县| 高安市| 化德县| 江城| 望城县| 当阳市| 桃园县| 广灵县| 阜康市| 太保市| 屏山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