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xieshulou.cn E-meil:學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學創作:yangshich@163.com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烈狼
作者:乃 亭     來源:廣東作家網    點擊數:
  公狼烏爾克一家已經有半個月不曾進食了。
  一雙兒女小狼餓得吱哇亂叫;母狼葉爾麗趴在窩里,一聲不響,將頭放到伸在前面的兩條細腿上。它自己,公狼烏爾克則在狼窩外踱過來,踱過去。盡管,外面飄著雪花,冷風嗖嗖地吹著。
  在不冷的夏天,它們不會為吃而郁悶,無論是在草地,還是山谷里隨便什么地方,小動物隨處可見。隨著秋天的到來,天氣一天一天變冷,小動物們就一天一天見少;起初,只要勤快,總可以抓一只老鼠,捕一只兔子,一家的肚子不至于饑餓。可是,隨著溫度驟然下降,尤其是西伯利亞冷空氣吹來,整個山谷里的那些小動物們,全待在溫暖的窩里不出來了。盡管公狼烏爾克和母狼葉爾麗每日出勤,到處尋覓,甚至翻過幾座高山,到境外的哈薩克斯坦也去過幾次,然而,半個月以來,一無所獲,簡直無計可施了。
  其實,情況本沒有這么糟,如果不是公狼烏爾克的阻撓,母狼葉爾麗早就弄回來食物,不光可以叫孩子們吃飽,而且,它倆也不會挨餓。
  在這塔爾巴哈山谷里,居住著一家牧民,他們家不但有羊,有牛,還有馬,到夜半,只要悄悄潛入那兒,怎么說,也會偷來一只半只羊的。
  可是,幾年來,只要母狼有去這個牧民家偷羊的跡象,公狼烏爾克就會和它拼命。
  為什么呢?
  原來,這是有故事的。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
  那時候,公狼烏爾克出生不久,它的身體還沒有普通貓兒那么大,家里遭難了。那是一個早晨,確切地說,發生事情的時候,天還沒有大亮,先是一股濃煙汩汩地向它們的窩里灌進,見到那像魔鬼似的濃煙,大家先是往后縮,可是濃煙像石頭云一樣向前滾,一至于充滿窩里,大家終于受不了啦,一個一個拼命逃出,在啪啪啪的槍聲中,烏爾克的爸爸媽媽和哥哥喪命了。只有它,偷藏在一堆石頭的夾縫里。
  幼小的公狼烏爾克親眼看見那些獵人將自己爸爸媽媽和哥哥的尸體弄到馬身上,然后揚長而去。
  那時候,它怕極了,鉆在那個石頭夾縫里不敢出來。身子瑟瑟發抖。
  直到太陽出現在天空上,整個山谷響著激烈的鳥兒叫聲,它才慢慢爬出那個小洞。
  它悲傷極了,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該做什么。它看見前面有一矮峰,想到那個矮峰上去,朝四周看看。然后,再去決定干些什么。
  可是,它那么小跑沒有幾步,剛到那條小道上,突然聽到身后有什么聲響,它停下腳步,將頭轉過去看。
  有兩個獵人,騎在馬上,都端著槍,槍口正瞄準著自己。
  小家伙悲傷極了,到此刻,它連逃跑的念頭都沒有。它想,打死我吧,打死我吧,讓這一切都結束吧。
  就在這個時候,兩個獵人說話了。
  一個獵人說:“別克大叔,是個小狼崽子,殺不殺它?”
  另一個獵人說:“好了,給它一條活路吧!”
  這兩句話說完,他們的槍都收了起來。可是,他們沒有馬上離開。那個老一些的哈薩克獵人,名叫別克的,從馬上跳下來,向小公狼烏爾克跟前走去。
  小家伙不知道是被嚇呆了,還是絕望,看見獵人向它走來,一點逃跑的意思都沒有。它只是憂傷地看著他。
  獵人走過去把它抱起來,在它的頭頂上摸著。然后,把它抱上馬。
  兩個獵人離開了那里。
  那個年輕的叫加沙爾的獵人說:“大叔,它畢竟是一條狼,它的父母兄弟不知道吃掉我們多少羊,難道您還打算養著它嗎?”
  這個大胡子的別克說:“它沒有吃掉我們的羊,真主把它生在這個世界上,不是為了讓它餓死的!”
  加沙爾說:“大叔,您把它養大了,別讓它回過頭來吃您的羊!”
  別克說:“它就是將來吃我的羊,現在我也要把它養大!”
  就這樣,小公狼烏爾克跟著牧民別克回到他的家里。它家的所有牧羊犬都圍攻它,兒子帕拉提汗也要殺了它,可是,老牧民別克卻像一只老母雞,把小公狼烏爾克護得嚴嚴實實。不久,它就成了這個牧民家一個正式成員了,所有的人和動物,全認可了它。
  可以說,從此,小公狼烏爾克就過上了幸福的生活。
  自然,后來它也和所有牧羊犬一道,為這個家牧羊。在漫長的歲月里,不知道經歷了多少故事,直到它長大,偶然認識了母狼葉爾麗,它戀愛了。為了心愛的狼姑娘,它懷著依依不舍的沉重心情,在一個月夜里,偷偷地離開了這個牧民家。
  老獵人別克,就像它的父親一樣,那些牧羊犬,就像它的兄弟一樣。
  幾年來,它離開了他們,可是,一直在心里黙黙地想念他們。
  在饑餓的時候,母狼葉爾麗多少次地要去襲擊別克家的羊,可是,都讓公狼烏爾克阻撓了。
  可是,現在,它們一家實在活不下去了。
  在塔爾巴哈山谷里,以及它們能去的所有地方,現在,只有別克家的羊,才能挽救它們一家的生命。
  已經猶豫四五天了,再猶豫下去,一雙兒女就得先要餓死,公狼烏爾克的腦子里多少次地說,去吧,去吧,我們大家總得活下去。
  可是,它害怕他們一家任何一位成員,看見是它在偷他們的羊。
  突然,它的腦子里閃過一個念頭,它激動起來。
  在它們石窩旁的崖壁上,生長著一個直直伸出的尖利石柱,公狼烏爾克跑向那兒,將臉對準那刀子一樣的石柱,狠勁地撞,狠勁地戳,直到它的臉血肉模糊。
  當母狼葉爾麗看見它血肉模糊的樣子時,驚詫了,傷心了,用嘴不停地舔吻它的臉,發出愛憐而悲傷的嗚嗚聲。
  這一夜,月明風清,公狼烏爾克和母狼葉爾麗出發了,向著牧民別克的家進發。
  翻過一座矮山,彎過幾個溝道,它們進人牧民別克家所在山谷里的森林中。借著廣闊無垠的斑駁樹影,它倆輕跑到別克房子的背后。
  別克家由土坯房子和氈房組成,兩三間并不高大的土坯房子的右前側,有兩頂氈房,這些住房左側,則是馬廄、牛棚和羊圈,牧羊犬們居住在靠土坯房子外墻搭建的一間低矮的小土坯房子里。
  月光如洗。牛在吃草,在反芻,馬在吃草,在反芻;幾只狗在窩里,有的端坐,有的側窩;羊白天已經吃飽,晚上靜靜地站在一起,老實得像一個一個乖孩子一樣。
  公狼烏爾克和母狼葉爾麗隱藏在樹影里觀察這里的一切。
  終于行動了。
  先有一個影子像閃電一樣跳向羊圈背后的高臺上,幾乎沒有停留,又閃電一樣跳向羊群。
  接著,又一個影子像閃電一樣跳向羊圈的高臺上,也沒有停留,像閃電一樣跳向羊群。
  羊真是太老實了,兩只狼跳進羊群中,羊群居然無聲無息,像什么事兒都沒有發生一樣。
  公狼烏爾克真是太厲害了。
  它閃電一樣跳進羊群,一口咬向一只羊的脖子,頭一抖,羊就躺下了。待它的愛人母狼葉爾麗跳進來,它已經撕開了那羊的皮。
  香噴噴的羊肉,瞬間就裸露在那羊群中。
  那死去的羊,不曾叫一聲,就變成了肉。
  兩只狼在那里大餐,羊群既無反抗,又不發出一絲叫聲。
  半個月以來,肚子空空的兩只狼,吃著這樣新鮮這樣溫熱的羊肉,多么香呀,不到五分鐘的光景,兩只狼將那羊吃光了。
  它們不想糟蹋別克家過多的羊,因此合吃了一只。接著,它們用同樣的絕招,咬死了兩只,本打算各背一只,越過高臺,進入林中,帶回家去,讓一雙兒女享用。
  而這時,羊群里終于有一只羊哞兒一聲大叫了。
  接著,其他羊被啟發了,一只一只哞兒哞兒地叫起來。
  在靜謐的月夜里,羊群突然發出這樣悲慘的叫聲,立刻引起一連串的反應,牛叫起來,馬叫起來,牧羊犬自然從窩里撲出,大咬大叫。
  老獵人別克被驚醒,迅速穿好衣服,提了槍,跨上了馬。
  無論是動物,還是牧民,都知道此刻發生了什么事情。
  公狼烏爾克和母狼葉爾麗本來打算吃掉一只羊,咬死兩只,各背一只,人不知鬼不覺地從這兒溜掉。誰知,事情并非預想的那樣,在羊的叫聲中,偷獵敗露了。它們只好改變思路,這也是它們聯合完成任務的慣常做法。一旦被發現,就兵分兩路。母狼葉爾麗故意跑向月光下,將牧羊犬吸引到它的身邊。而公狼烏爾克,則負責將兩只戰利品運回家中,因為它的負重,自然去走隱蔽的森林暗影處。
  母狼葉爾麗跑到月光下,故意不跑得特別快,它想將所有的牧羊犬都引到它的身邊來。當然,它的目的達到了。五六只牧羊犬全沖向它,汪汪汪地叫,咬,一只一只不要命地向前撲。
  如果背上一只羊,對于公狼烏爾克來說,實在不是什么困難的事情。它要不貪,也許早就離開了。可是它一嘴咬著兩只羊的脖頸皮,交叉背到背上,走兩步,一只羊就掉下來,等將這只羊甩在背上,另一只羊卻掉下來,兩只羊甩在背上,走兩步,都掉下來了。它不得不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就在別克家背后那個森林中,很久,它走不出五十余米。
  老牧民別克騎在馬背上,沒有立刻沖向牧羊犬們發出叫聲的地方。他不愧是一位老牧民、老獵人,他站在氈房的附近,心思沒有聚在眼睛上,而是聚在耳朵上。他凝視靜聽。雖然此刻偶爾還有一兩聲羊的叫聲,牛的叫聲,馬的叫聲,可是他很快就聽出房子背后的森林里有動靜。他的手一拍馬的屁股,腿一夾馬的肚子,馬就向黑越越的森林中走進了。
  母狼葉爾麗只想將牧羊犬吸引到自己這邊,目的的確達到了。可是,它沒有想到,被吸引過來的牧羊犬,五六只,吸引過來容易,擺脫卻十分困難。它們一只一只像是發瘋了,全向它撲咬。起初它想,等公狼烏爾克安全進入森林,自己就放快速度逃跑。可是目下的情況是,它想跑,跑不了。它被眾狗包圍。狗們不依不饒,不斷開咬。
  母狼葉爾麗不得不下狠心,用了全力,只幾招,就將三只牧羊犬撂倒。
  剩下的三只,卻并沒有害怕,越咬越兇。
  母狼的身上掛花了。
  老獵人別克一走進森林的陰影里,馬上就看見了公狼烏爾克。但是,他一定沒有認出它是自己養大的烏爾克。因為,在烏爾克離開的幾年里,雖然有狼不斷地來偷羊,可是從來沒有看到過他的烏爾克前來騷擾,他相信,烏爾克是一只有良心的狼,至少,它是不會來偷他的羊。他只是看見一只狼,身上馱著兩只羊,很艱難地向前跑。他一打馬的屁股,馬跑了起來,在離烏爾克二十多米的時候,老獵人別克扣動了板機。
  啪,一聲。一顆子彈飛過去,打進一只羊的身體里。
  正在跑的公狼烏爾克聽到槍聲,抖了一下。它感覺到了,子彈沒有進到自己的身體里,好像進入它背上的羊的身體里。
  它也感到,老獵人別克,現在端著槍,一定在瞄準著它。]它立刻扔掉兩只羊,向右邊的大石背后躍去。
  啪,啪啪。又是幾槍。
  兩顆子彈從它的背上擦著飛去,一顆子彈從它的尾巴根兒上擦著飛去。公狼烏爾克命大,它已經藏在那塊大石的背后了。
  這是一個有經驗的老獵人,它不會白廢自己的子彈,也不會隨便朝前追去。他知道,狼藏在石頭的背后,子彈再射,也射不到它的身上;另外,追得近了,狼一躍而撲出,弄不好,不是自己在獵它,而是讓它獵了自己。
  他卡住馬的僵繩,讓馬的步子停下來,槍依然端在手上,他極用心地朝那白白的石頭那兒看著。
  他想,他一定比狼有耐心,狼一定會從左或從右走出來。到那時,他要將子彈用到最應該用的地方。
  一般來說,狼絕對沒有人有耐心,尤其沒有一個老獵人有耐心。可是,今天這只狼,不是一般的狼,是曾經跟隨過他,一起獵過狼和豹的狼。它很了解這位正在跟它斗心眼兒的老獵人,它知道,他現在一定就在這石頭的背后,他在等待著自己走出。它想,只要自己一現身,一顆子彈,或者更多子彈,一定會打在自己的腦袋上或身上。
  它想,只要自己不出去,等到一定的時間,他一定會自己走過來。
  它要做好他過來了那一刻的準備。
  它把身子藏在那塊大石的最邊緣,離馬能到的那個地方最近,只要他到了這里,它馬上就可以采取行動。
  等了足足有十幾分鐘,可是一點動靜都沒有,連出氣聲都沒有。
  連馬仿佛也有了靈性,一絲的聲音都沒有發出來。
  起初,哈薩克老獵人老牧民別克很有自信,他覺得狼一定會在幾十秒鐘走出來,可是,幾十秒過去了,他再等,一分鐘過去了,他再等,兩分鐘,三分鐘……到八九分鐘的時候,他的耐心就開始動搖了,他懷疑,自己的眼睛也許昏花了,是不是狼已經逃走,自己沒有看見。可是,他依然穩定著自己的心,說,再等等,再等等。
  他等待到十五分鐘左右的光景,思想完全變了。他想,讓這個狡猾的家伙溜走了。一只野獸,不會有這樣耐心的。它怎么可能藏在石頭背后這么久不出來呢?
  不會的。
  雖然這樣,他還是想到石頭背后去看看,這畜牲是從哪兒跑掉的呢?
  老獵人判斷錯了,他要為這錯誤的判斷付出代價。
  當他騎著馬剛剛到達那塊大石邊緣的時候,公狼烏爾克躍了起來,哇的一聲大叫,那么準,他的四爪朝老獵人登去。老獵人在這個時候毫無防范,被它登得一個跟頭翻下,手上提著的步槍,飛了出去。只見那狼,沒有先過來攻擊他,而是撲向步槍,叼起它,向旁邊的小溪的方向跑去。它將它的槍,扔向溪水里。
  老獵人的血熱了起來,他從腰間拔出匕首,向再折回來的狼迎了上去。
  可是狼走過來并沒有馬上向他攻擊,而是猙獰著破了相的臉,蹲下身,做著兇相威脅他。老獵人氣惱了,撲上去,用匕首去刺它。
  老獵人的動作十分兇猛,可是狼的動作迅速,刺了幾下,都被它躲了過去。他已不再年輕,幾招過去就氣喘吁吁。正想喘口氣休息一下,狼向他反撲過來。它躍起,落站在他的肩上,在那瞬間,它一定會張嘴咬他的脖頸。老獵人害怕了,向地上一滾,可是這狼太兇了,等他剛一倒下就咬住他的領子,狠勁兒一撕,他的衣服就扯開了。
  在那一瞬間,老獵人強烈地意識到自己處于劣勢。他一爬起,幾個大跨步,沒命般地跨上馬。只聽狼嗚哇嗚哇向他吼。他狠勁兒打著馬屁股,向前跑去。
  丟了武器的獵人,已經淪為獵物的獵物了。
  今天這種情形,公狼烏爾克要是換成另外一只狼,或者,它遇到的是另外一個獵人,獵人的脖子早就斷裂了。
  看見恩人的身影消失在森林的遠處,公狼烏爾克沒有馬上離開。它站在那兒,心里充滿悲傷。它真的不想對他發威,可是,它又不能不向他發威。
  站了一刻,它再回到兩只死羊跟前,將兩只羊甩到背上,慢慢地向自己家的方向跑去。在這一瞬間,它的腦子里是一雙兒女吃著羊肉的景象。
  母狼葉爾麗今天可是遇到勁敵了。它本想在牧民別克家附近,撂倒幾只狗,剩下的幾只就不敢追它了。可是沒有想到,有兩只狗對它窮追不舍。一路上,它們吠著,咬著。母狼葉爾麗跟它們斗一陣兒,向前跑一陣兒。
  現在,葉爾麗已經翻過了山,跑到自己家所在的山谷里。而這里,離自己家的距離,也就一半公里的樣子。它想,不能再向前跑了,再跑,狗就看見它們的窩了。那就是說,獵人們隨時可以消滅它們了。除非,它們搬家。
  它不能讓它們發現自己的家。
  要么,就在這里殺了它們,要么,把它們趕回去。
  不管花費什么樣的代價。
  這樣想的母狼葉爾麗,正好跑到一堆大石跟前。它想,這兒正可以隱蔽,等它們來,給它們一個突然襲擊。因此,它隱藏在一塊大石背后。
  現在追擊母狼葉爾麗的兩位,是別克家最厲害的兩個牧羊犬。一只是德國黑貝嫯拜,它的力量很大,體型也很大,比母狼葉爾麗大出一圈;另一只,是別克家祖傳的牧羊犬賽德力,它的體型雖小,長了一身黃毛,可是它的優點是忠誠。為了主人家的利益,哪怕是微不足道的利益,它都可以犧牲自己的生命。
  黑貝嫯拜十分聰明,它是狼犬,有狼的血統,因此它在戰斗中和狼一樣,不聲不響;而黃犬賽德力就有狗的明顯特性,邊戰斗邊吠叫,仿佛那吠叫是它的戰鼓,叫的越響,就越有力氣。
  它倆追著,追著,突然母狼葉爾麗不見了。
  看見旁邊那一堆石頭,它們倆懷疑葉爾麗藏在那背后了。聰明的黑貝,立刻放慢了腳步;而忠誠的黃犬則大叫著向前亂咬,當它的頭剛一伸向那大石處,母狼像一枝箭似的沖出來,幸虧黃犬提防著,向旁邊一躲,葉爾麗本咬向它脖頸的嘴,咬住了它的腰。
  黑貝嫯拜看見同伴被咬,也像一枝箭似的向母狼沖去。
  母狼聰明著呢,它知道它們是兩個,見沒有咬著黃犬的致命處,立刻用盡全身力氣,一甩,將賽德力甩出一丈開外,等黑貝向它撲來,它早轉了身。
  黑貝有力的嘴,咬了個空。
  一丈開外的賽德力大聲地汪汪叫,并且向它撲來。
  黑貝再一次向它發出了攻擊。
  母狼葉爾麗不和它們蠻干,長期的狩獵,戰斗,使它練就一身躲避的絕招。它就在那一塊地方,轉身,挪動,像閃電一樣。盡管兩只拼命的狗不斷向它攻擊,可是很久,連它一根毫毛也不曾傷著。
  葉爾麗邊戰邊想,眼前這只大狼犬,要一口咬死它并非易事,可是,這只黃毛牧羊犬,如果處理得當,可以一口結束它的生命。于是,它且戰且退,想,先把情勢穩定下來。
  兩只狗拼命地咬,一只狼慢慢向后退,它們三個形成一個穩三角。
  汪汪,汪汪,汪汪。黃毛賽德力顫抖著全身,憤怒地吠叫。
  嗚,嗚。黑貝嫯拜睜著兇惡的眼睛,低聲吼著。
  突然,母狼葉爾麗向黑貝嫯拜那個方向做一個假攻的姿勢,嫯拜不由得向后一躲,而黃毛賽德力卻借機撲了過來,母狼迅速收住,只一回頭,一口咬去,準確無誤地咬住黃毛賽德力的脖頸,它將力全攢在這一口上了,咬下去,狠地一抖,可憐黃毛賽德力汪汪的叫聲沒有出現第三個音節,脖頸斷裂,立即斃命。
  幾乎同時,黑貝嫯拜一躍撲來,一口咬向母狼大腿上方一塊肉上。它也用盡全力,一下將那塊肉咬了下來。
  巨痛傳遍母狼葉爾麗的全身。它清楚,現在不能戀戰,弄不好,會丟掉性命的。它扔下黃毛賽德力的尸體,向它自己家相反的方向跑去。
  這只母狼太厲害了,即使在這生命攸關之時,頭腦一點都不混亂。
  它要跑向那面懸崖處,把黑貝嫯拜引到那里,如果戰勝不了它,就和它同歸于盡。
  月夜下,山谷中,樹影婆娑。一只狼在前面跑,一只犬在后面追。
  公狼烏爾克背著兩只羊,跑跑停停,走走停停,運送得十分艱難。可是,它終于回到家里。兩只小狼崽看見老爹背回來吃的,又蹦,又跳,又叫。烏爾克將一只羊扔到窩的最里頭,另一只羊立刻撕開皮,當那還帶著熱氣的羊肉裸露出來時,一雙狼兒女撲過來,撕著,吃著,哼哼著。
  看見兩個小狼崽那么高興地進食,公狼烏爾克心里充滿了喜悅,充滿了慈愛。
  當兩只小狼將那只羊吃到大約五父之一的時候,正在幸福著的公狼烏爾克突然想到了母狼葉爾麗,它的心不由得殼騰一下,它應該早回來呀,怎么不見它的蹤影?
  它的心里緊張了。
  它有點害怕起來。
  它馬上奔出石窩。在月光下,它跌跌撞撞地向前跑。它知道,它的親人母狼葉爾麗應走的路線。它跑著,為葉爾麗的安全焦急著。
  順著那個溝道,跑了大約一公理的光景,它一拐彎兒,就看見懸崖上兩個猛獸一跳一躍地咬著。在寂靜的夜里,它們邊咬邊發出兇惡的低吼聲。一看就知道,它們兩個正拼命。
  它的心里沸騰了,它再不能用那不緊不慢的步子前行了,它跳躍起來,身子騰空,在月的光芒里,向低空劃出一道一道優美的弧線。若從側面看,美麗極了。
  只三兩分鐘的光景,它就趕到那高高的懸崖處。
  就在這關鍵時刻,黑貝嫯拜一口咬住從空中向它撲來的母狼葉爾麗的脖頸。它正要用全身力氣那么一抖,抖斷葉爾麗的脖頸,那么,它就可以成為這場小戰斗的勝利者。
  在這一刻里,兇猛的狼犬嫯拜,已經覺得勝利在即了。
  可是就在它要做下一個動作的時候,另一只狼,比那一只母狼更有力量得多的公狼烏爾克撲上來,咬住了它的脖頸。
  按說,它在死前,應該搞死一個才劃得來。在理智的時候,讓它選擇,它一定會這樣選擇。不能白死,死,也要弄死它一個。可是,即便兇猛如狼犬黑貝嫯拜這樣的動物,甚至人,在自己將要喪命的一刻,都會害怕,是那種無法形容的巨大恐懼。這種恐懼,使它的精神散亂了,意識模糊了,它本能地張開了嘴。
  母狼葉爾麗掙脫開來,它解放了。
  誰都知道公狼烏爾克的力量大極了,只要一用力,那么一抖,那么,今天的戰斗就結束了,狼犬黑貝嫯拜的生命就告終結,它們還可以將它馱運回家,當作儲備食物的。
  本來,事情應該這么簡單的。
  可是,有時候看起來簡單的事情,它偏偏就不簡單。
  狼犬黑貝嫯拜因為被制,嗚嗚地哀嚎著。它太懂得這事情了,下一步,就是一抖,它的命就結束了。
  可是,不知道為什么,公狼烏爾克最后一個動作就是不去完成。
  母狼葉爾麗焦急了,它在旁邊站了一刻,馬上向這邊撲來,它的嘴張得老大,那目標在明確不過了,是狼犬黑貝嫯拜的脖頸,它只要咬住那兒,一定會立刻完成那最后的一抖。
  可是,就在它將要咬住的一刻,公狼烏爾克稍一用勁兒,就將黑貝的脖子拉到一旁。分明,公狼烏爾克不讓母狼葉爾麗咬住狼犬嫯拜的脖子。
  分明,它不想殺死狼犬黑貝。
  這是為什么呢?
  其實,想一想,都可以想到,猜一猜,都可以猜到。如果是你的兄弟,你能咬死它嗎?盡管,這個兄弟剛才就要殺了你的老婆,甚至,你放過它,它還有可能殺掉你。
  當烏爾克咬住黑貝脖子的時候,按它的性格,它的習慣,都會迅速做那下一個動作的。可是,當它咬住黑貝的脖子,聞著黑貝身上熟悉的氣味,聽著黑貝熟悉的嗚嗚聲,它的腦子里不斷地出現它們過去在一起的景象。
  它和它,不知道多少次,和老牧民別克放牧,保護著那些羊群。
  多少次,黑貝豁出性命救了它的生命。
  多少次,它豁出性命救了黑貝的生命。
  它永遠忘不了那一次,四只雪豹圍攻它,一只咬住它的脖子,黑貝沖過來,像瘋了一樣,邊吼邊咬,使那四個家伙不但放開了它,而且連連后退,可是,當黑貝想撤退時,四個家伙卻咬住了它的脖子,它的后腰,它的腿……要不是老獵人別克恰好趕來,幾聲槍響,黑貝必死無疑了。
  ……想一想,它怎能殺了它的兄弟?
  可是,它也不想讓它的兄弟在這種時候認出它。
  因此,在母狼將要咬到它脖頸的一刻,它拉到一旁了,緊接著,它用力將黑貝甩了出去,甩到五米開外。
  馬上,它做出極兇的樣子,大聲地向母狼吼,又做出極兇的樣子,向黑貝吼。
  母狼葉爾麗開始不懂它這是在干什么,后來,它感覺仿佛明白了公狼烏爾克的意思,它是讓它離開,讓它脫離危險,另外,也是讓它趕緊回家,去照看兩個狼崽。
  當公狼再大聲地吼叫幾遍之后,母狼聽話地離開了,它頭也不回地向自己家的方向跑去了。
  借公狼看母狼離去的身影的時候,狼犬黑貝猛的撲過來。它用盡全身力氣,咬住公狼烏爾克的脖頸。
  在這最危急的時刻,公狼烏爾克只要用它的那個絕招,回頭朝黑貝脖子反咬,以它的力量,只那么一下,既可解危,也可以戰勝對方。
  可是,它沒有動,它的一滴淚流了下來,只一瞬間,黑貝的脖子一抖,公狼烏爾克的脖子就斷裂了。
  就在那一刻,它死去了。
  奇怪的是,勝利了的狼犬黑貝嫯拜并不像平常那樣取得勝利充滿興奮,反而感覺懊喪,感覺迷惑,仿佛哪兒不對,不對……它突然感覺仿佛有一股熟悉的味兒,這么熟悉,十分強烈,它愈加感覺不對,有些害怕,可能鑄成大錯……它顫抖著湊到那個破了相的狼的身旁,嗅著,聞著,它突然聞出來了,這是烏爾克啊,這是它的兄弟啊。
  它的眼淚就在這一刻長流出來。
  它用爪子翻開那狼的大腿,腿根處有一塊大大的傷疤。
  是它殺了它的兄弟啊。
  它用爪子撕自己的臉,用頭在旁邊的大樹上撞。
  它用最大的聲音哭嚎。它想殺了它自己。
  它弄不明白,這一切到底是為什么?怎么會發生這一切?
  • 上一篇文章: 喵喵犯錯了

  • 下一篇文章: 沒有了
  •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菠菜娱乐网公司排名 龙江县| 新河县| 富顺县| 遂溪县| 澳门| 砀山县| 台湾省| 满洲里市| 定边县| 漳州市| 沾化县| 孟津县| 靖安县| 甘泉县| 洛宁县| 延吉市| 鹰潭市| 礼泉县| 稻城县| 曲松县| 花莲市| 莒南县| 洛南县| 察哈| 天长市| 威信县| 石林| 福清市| 太湖县| 明光市| 志丹县| 荔浦县| 吴川市| 临泉县| 三都| 马山县| 德惠市| 桃园市| 黄陵县| 绥阳县| 开封市| 荣成市| 乌兰县| 高雄市| 新竹市| 滨州市| 凤阳县| 紫云| 秀山| 兴宁市| 广东省| 尚义县| 衡水市| 蓝山县| 永嘉县| 铜梁县| 宁化县| 桃园县| 巩义市| 衡南县| 株洲县| 安庆市| 和硕县| 德令哈市| 马鞍山市| 彭阳县| 达日县| 湘阴县| 中超| 山阴县| 枞阳县| 乐安县| 乌拉特前旗| 永宁县| 土默特右旗| 高雄市| 江达县| 海晏县| 博白县| 施甸县| 琼海市| 台湾省| 山阴县| 叶城县| 兴安盟| 夏河县| 金堂县| 平安县| 彝良县| 盱眙县| 九江市| 原阳县| 兴海县| 六枝特区| 安西县| 西畴县| 临泉县| 高邑县| 屏东市| 杨浦区| 罗山县| 日照市| 揭阳市| 临西县| 集安市| 绥滨县| 南阳市| 内黄县| 特克斯县| 通城县| 大余县| 富平县| 察雅县| 安顺市| 防城港市| 威宁| 云南省| 宜宾市| 呼和浩特市| 安顺市| 定南县| 东兰县| 汉川市| 青浦区| 綦江县| 确山县| 磐安县| 洪湖市| 周宁县| 通化市| 沽源县| 贞丰县| 蓬莱市| 垫江县| 原平市| 岳池县| 赤峰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