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xieshulou.cn E-meil:學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學創作:yangshich@163.com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搖曳的燭光
作者:戎 林     來源:兒童文學大本營    點擊數:

  想想看吧,那是個多么幸福的時刻,七八個小小男子漢圍坐在一張圓桌四周,說說笑笑,沒有一個大人在場,沒有任何約束,想吃什么就吃點什么,想喝點什么就喝點什么……寬大的落地鋼窗,奶油色的地板,五顏六色的壁燈……
  所有的燈都熄滅了,插在大蛋糕上的十支蠟燭點燃了。這蠟燭象征著羅小林已整整走過十個春秋。燭光搖曳,使人感到蒙蒙朧朧,好像置身于另一個世界。
  這如詩如畫的場面,不知在羅小林的腦海里閃過多少回了。
  好不容易盼到了這一天,正好是星期六,下午學校沒課,他便跟幾個要好的小伙伴打了聲招呼,晚上到他家的新居熱鬧熱鬧。小雙是他的同位,她爸爸是有名的烹調大師,現在是金龍飯店的老板。爸爸是大師,小雙也肯定是個小師。他對小雙說:“菜不必準備,媽媽在出差前就把冰箱喂得飽飽的了。”小雙說,不用著急,到時候她自有辦法。她這么一說,羅小林也放了心。
  就是爺爺不好安頓,他老人家進城一個多月了,從不提回鄉下的事,羅小林也不好說:“爺爺,今天羅小林在家做生日,你最好回避一下。”那不把爺爺氣得吐血才怪呢!唉,我的好爺爺,你都八十二了,人家才這么點大,你也應該讓人家在新房子里快快活活地過個生日了。
  干脆,直說。吃過午飯,他轉彎抹角地向爺爺下了逐客令:“爺爺,今晚有個朋友想借這塊寶地做生日……”
  “你說啥?”爺爺耳朵不靈了。
  他大聲重復一遍,爺爺這才聽清楚,連聲說:“好好好,做生,做生!”他沒領會叫他暫時回避的意思。
  再來一次。羅小林往爺爺身邊偎了偎,在有限的詞匯里尋找刺激性不大的語言:“好爺爺,來的都是同學,你在家,人家不好意思……”
  爺爺終于跟上了感覺:“啊,你是叫俺出去,你們好在家做生?中,中,中……”說著搖晃晃地站起,好像馬上要走的樣子,羅小林一把拉住爺爺,“不,不是現在,是晚上,下午……”
  他給爺爺安排好了,要他早點吃晚飯,務必要在下午五點,最遲不超過六點離開。爺爺沒手表,得提醒他注意聽鐘樓上的鐘聲,等到敲五下,就差不多了。
  爺爺伸出支楞八叉的手掌:“懂,俺懂,敲五下,俺走!”
  看爺爺那老實服貼的樣子,羅小林心里倒有點發酸。爸爸去世后,媽媽用家里所有的集蓄買了這套新房。說要把爺爺從大山里接出來,讓他老人家過一個幸福的晚年。而他,這個做孫子的,卻在這寒冬臘月的夜晚,要把爺爺趕……不是趕,是勸,是請,不管怎樣,是想把爺爺弄到大門外。九泉下的爸爸要是知道,不氣得從地下鉆出來甩他一個耳光才怪呢!還有那個當工程師的媽媽,幸虧還在很遠的施工現場,一時回不來……
  其實,也沒什么大驚小怪的,人家童小海做生日不比他更氣魄,一個電話打給爸爸和媽媽,通知他們下班別回家,隨便在街上吃點什么,再到夜市上逛逛,回避到十一點再回來。而他只要求爺爺十點!為了幫助爺爺更好地打發時間,他還給爺爺買了張電影票,電影院里有暖氣。
  他這樣想著,心里倒有幾分安慰。
  爺爺呀,孫子真難為你了,不是我看不起你,是因為你太老了。人一老就窩囊,一臉絲瓜紋不說,還不停地喘氣,喘出盞小燈籠掛在鼻子底下,讓同學們看見不笑掉大牙才怪呢。特別是小雙……說實在話,他和小雙真的沒什么,只不過是小時的鄰居,談得來一些罷了。這次請她來,無非是讓她羨慕羨慕這漂亮的新居。跨世紀的少年,誰不想風光風光。
  整個下午,他都忙著采購茶杯,他相中了一種茶色咖啡杯,每只下面托著只白色小盤,端起盤子,輕輕地抿上一口,那姿勢,那神態……怎么形容呢?老師沒教過,反正帥呆了唄。
  他一咬牙,把媽媽過年給他的壓歲錢統統變成了杯子,那種時髦的茶色咖啡杯。

  爺爺聽見門響,以為時間到,慌忙站起,一挪一挪地蹭到墻根下找鞋。在這一塵不染的新房里,進門就得換拖鞋,老人開頭不習慣,久了,成了條件反射,也就適應了。
  “爺爺,別急,還有一個鐘頭呢!”他把爺爺按倒在沙發里,熱情友好地問,“吃晚飯了嗎?”
  “不餓,肚子里瓷實著呢!”
  他隨手遞過來一袋面包,怕爺爺來不及吃飯,撤退出去當干糧。
  再過一會,小雙就要光臨。他鉆進廚房,將鍋、碗、碟、筷,細細檢查一遍。最后,把目光鎖定在那把菜刀上。怪事,媽媽說這刀是不銹鋼的,不銹鋼怎么也會生銹。嘿,這年頭,什么怪事都有。他把刀遞給爺爺:“爺爺,交給你一個光榮任務,把刀磨磨。”
  爺爺是個磨刀匠,年輕時背著條破板凳,滿街筒子喊:“磨剪子來---鏘菜刀――”
  爺爺接過刀,連連點頭:“中,中,俺這就磨,這就磨!”
  等羅小林走了,屋子里便響起了磨刀的哧哧聲,聲音不是那么利索,爺爺畢竟老了,水池子邊太窄,刀定不住,一偏,手被劃了個口子,漫出一片血漬。爺爺似乎不覺得,將老樹皮似的手浸到水里泡了泡,找了塊紗布包好,再磨,哧,哧……手在磨,耳朵在聽,鐘樓上大鐘響了,一、二、三……五下,正好五下。他慌忙將刀放水里沖沖,揩干,端端正正放在案板上。
  爺爺覺得自己在這里已經是多余的人了。
  慌亂中,他忘了換下拖鞋,就那么踢里沓拉地走了。外面好冷好冷,一陣風從灌進脖頸深處,他打了個哆嗦,在門口拐彎的地方站住了。他聽見孫子那無憂無慮的笑聲,正領著幾個娃娃朝家走。爺爺忙把身子朝后縮。他埋怨天怎么還不黑透,把他這個糟老頭子晾到這里怪礙事的。
  孫子和他的同學從他面前走過去了。
  燈光透過百葉窗直朝外瀉。屋里響起了收錄機的聲音,傳出了那支讓他一聽太陽穴就突突直跳的歌。
  做生,做生……他搖頭苦笑著:“這年頭,連小貓小狗也學會做生了……”他想起兒時那個遙遠而朦朧的夜晚,他依在門檻上,望著漫天飛舞的雪花,盼著在人家縫制棉衣的娘。娘說她早點回來,今天是兒子的生日……不想了,不想了,那些陳芝麻爛谷子想它弄啥!唉,苦了幾輩子,輪到這些娃子享福羅。
  路燈在遠處朝他張望,呼喚著他。他搖晃著朝前走去。
  是什么落在脖子里涼絲絲的,順手摸了一把,啊,雪!下雪了,是該下雪了。他想起家鄉坡地上的麥苗,也該有一床被褥暖和暖和了。他仰起臉,笑瞇瞇地注視著在路燈下飛蛾似的雪花,一片一片,攜著光圈,像一盞盞飄飛的小燈。
  他覺得手上的傷口隱隱作疼。

  新居里的暖融融的,空氣中彌漫著一股誘人的香味,當香味濃得再也化不時,喜慶的氣氛便達到了高潮。
  “來,再干一杯!”羅小林又一次站起,儼然以主人自居。
  七只茶杯同時舉過頭頂。七對笑瞇瞇的眼睛一起望 著他,道不完的祝福,說不完的贊美,羅小林像個小大人似地頻頻點頭,接納著朋友們的祝愿。
  小雙燕子似地穿梭在廚房和餐桌之間,今天,她從爸爸的飯店里帶來好多熟菜,只要熱熱就行了。熏魚、炒肉絲、紅燒里脊、麻婆豆腐,一盤盤飛上桌子。聽著大家的夸獎,小雙笑著說:“喂,都聽著,將來你們誰家請客就到我爸爸飯店里去,味道絕對好!”不知誰回敬了一句:“哈,你在為你老爸做廣告吧!”一句話,逗得笑聲滿桌亂滾。
  該上蛋糕了!
  小雙已經把十支蠟燭全部點燃,一捧上來,引起一陣喝彩。這龍鳳呈祥的大蛋糕是大家湊份子買的,湊它個團團圓圓,熱熱鬧鬧。他吩咐小雙:“快,關燈!”
  “啪!”燈滅了。
  就在這時,門突然開了!
  呀,媽媽,是媽媽回來了!
  不早不晚,偏偏在這個時候媽媽出現門口,手里拎著一只鼓鼓的大包,一身雪花。“好熱火喲!”媽媽顧不得指去肩頭的雪片,環顧四周,問兒子:“你爺爺呢?”
  ---爺爺!羅小林這才想起爺爺!像在夢中自語,爺爺也該回來了……
  媽媽吃驚地問:“他上哪去啦?”
  “上,上……上電影院……”一扭頭,羅小林發現窗臺上放著那張粉紅色的電影票,是爺爺忘了,還是壓根兒沒去?他將目光移到媽媽的臉上,媽媽說些什么,他沒聽清,只有一句聽得真真切切:
  “今天是你爺爺的生日!”
  ――爺爺的生日!
  舉起的杯子定住了,嚅動的嘴巴停住了。站在廚房門口的小雙楞楞地望著這位一臉怒氣的阿姨。
  隔了一代,誰還能感覺到爺爺身上的冷暖,只有千里之外的媽媽還記得這個日子。爸爸在世時,每年這個時候都要下鄉去看爺爺,為老人做生日。爸爸手一甩走了,媽媽便接下爸爸這件沒做完的事。
  剛才,拐過門前那棟樓,當媽媽看見自家的燈火時,她的心里一熱,一定是兒子在陪爺爺,兒子終于長大了,沒想到……
  不知誰悄悄換上自己的鞋,溜之大吉。接著,又溜一個,又一個,只剩下滿桌狼藉,還有不知所措的小雙。
  燭光在搖曳,透過燭光,能看見媽媽的眼里閃著兩點晶亮的東西。他聽見媽媽說:“還不找爺爺!”
  羅小林有些醉了,醉得眼皮都抬不起來,但還是聽見媽媽那不高但卻十分威嚴的聲音,這才跟著小雙跌跌撞撞地朝門外跑。離門不遠,有個身影蹲在地下,吐得一塌糊涂。小雙忙為黑影捶背。他卻顧不得這些了,急惶惶地往電影院趕。可是,電影早已散場。
  一串耀眼的煙花在空中騰起,頓時,樹影搖晃,雪片像一只只白蝴蝶在光影中飛舞。他這才發現,四周已是一片銀白了。
  “爺爺――”他大聲喊叫,卻沒人應。
  路燈下有人白了他一眼,把腦袋往衣領里一縮,匆匆而過。
  繞過鐘樓,他突然發現一個身影正一挪一挪地朝這邊走。他楞得幾乎停住了呼吸,終于認出來了,是爺爺!
  鐘聲悠悠地響著,爺爺踏著鐘聲,捧著那只受傷的手,回來了!
  望著白皚皚的大地,他忽然覺得,那滿地的銀白是由一支碩大的蠟燭熔化的,雪地上的爺爺多像那一攤白蠟中的芯子。蠟燭烯盡了,芯子也快滅了。
  他呆呆地站在那里,覺得一股熱乎乎的東西上朝眼眶上涌,可還是忍住了,困為他是男子漢,必須忍住。他撲上去,緊緊地摟住爺爺,他想把那最后一裁蠟燭芯點燃。
  那是爺爺的生命之火啊!

  • 上一篇文章: 櫓聲如歌

  • 下一篇文章: 現實主義的天堂
  •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菠菜娱乐网公司排名 淮南市| 濮阳县| 榆树市| 常山县| 佳木斯市| 皋兰县| 许昌县| 克什克腾旗| 鱼台县| 尚志市| 全椒县| 酉阳| 额尔古纳市| 杂多县| 连平县| 东莞市| 大英县| 阜南县| 攀枝花市| 嘉义县| 贺州市| 高平市| 锦屏县| 瓮安县| 忻城县| 墨玉县| 巴中市| 越西县| 遂溪县| 梁山县| 华安县| 长顺县| 志丹县| 乌兰县| 龙川县| 汝州市| 那坡县| 凤庆县| 唐海县| 交口县| 佛冈县| 兴化市| 邳州市| 民乐县| 垫江县| 巩留县| 格尔木市| 云林县| 铜梁县| 九龙坡区| 壶关县| 靖西县| 玉林市| 建昌县| 伊金霍洛旗| 贡嘎县| 城市| 昂仁县| 荔浦县| 松潘县| 炎陵县| 普安县| 正蓝旗| 伊金霍洛旗| 和龙市| 彩票| 道真| 南涧| 景德镇市| 弋阳县| 故城县| 什邡市| 昌平区| 无锡市| 内丘县| 都安| 庆元县| 肇庆市| 海盐县| 德惠市| 曲靖市| 璧山县| 叙永县| 长治市| 蒲江县| 安图县| 四川省| 伊宁市| 苍梧县| 绥德县| 南陵县| 鄂伦春自治旗| 嵊泗县| 海伦市| 永州市| 修武县| 汾阳市| 安化县| 茂名市| 达孜县| 阜城县| 通城县| 诸城市| 繁峙县| 肥乡县| 永城市| 丹棱县| 奎屯市| 太保市| 高雄县| 山阳县| 青川县| 永年县| 成武县| 临清市| 德庆县| 绍兴市| 多伦县| 河北区| 集安市| 牟定县| 古浪县| 万山特区| 驻马店市| 武平县| 姚安县| 万全县| 阿拉善右旗| 瑞金市| 牡丹江市| 瑞安市| 香格里拉县| 信宜市| 青岛市| 淅川县| 秭归县| 仙游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