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xieshulou.cn E-meil:學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學創作:yangshich@163.com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媽媽,我愛您
作者:王巨成     來源:兒童文學大本營    點擊數:

關鍵詞:兒童小說|兒童文學|原創|媽媽

  一
  問題:你知道你媽媽的年齡、生日嗎?
  回答知道,占41.5﹪。
  問題:你知道你媽媽喜歡穿的衣服、喜歡吃的菜嗎?
  回答知道,占:34.7﹪。其中有九人回答說媽媽喜歡吃魚頭、魚尾巴、雞脖子、雞爪子……
  問題:你知道你媽媽的夢想、歡樂及痛苦嗎?
  回答知道,占:20.3﹪。
  問題:你是否主動了解過媽媽?
  回答是,占9﹪。
  ……
  在五月八日這一天,安老師的女朋友芳芳來到班級,做了關于母親的問卷調查。當芳芳把上述結果放到安老師面前時,芳芳很情緒化地說:“看看,這就是你的學生!你就是這樣教學生的?”
  安老師大度地笑了,說:“愿虛心接受閣下的批評指教。”安老師是這所重點學校的骨干教師,年級組長,一直教畢業班,并擔任班主任。他所帶的班級,升學率始終在全校遙遙領先。許多家長爭著把孩子往他班級送,曾有一所民辦學校以年薪十萬想把他挖走。
  安老師開始沒有把女朋友的調查當回事。芳芳是一家晚報的記者,找新聞熱點,寫好稿子,是她的天職,就像他必須把提高學生考分看著高于一切一樣。芳芳這次問卷調查是為母親節寫稿。
  “母親把我們送到這個世界上來,母親是我們最親近的人,可是我們對母親了解多少?一個不會去愛母親的人,還指望他去愛什么?”芳芳盯著安老師的眼睛,“你知道我的生日,你知道我喜歡什么花什么衣服,你知道說什么話討好我,你知道買什么禮物讓我開心,你甚至還知道我愛吃什么零嘴……你會這樣對待你媽媽嗎?”
  安老師笑不出來了,而且不敢看芳芳的目光。
  芳芳是認真的,也是高效率的。她結合這次調查,當天寫了一篇題為《請好好愛我們的媽媽》的文章。這篇文章在次日的晚報上一發表出來,就在讀者中產生了極大的反響。
  芳芳把刊有這篇文章的晚報送了十份給安老師,她說:“請你的學生讀讀這篇文章!”
  安老師先睹為快。
  讀了芳芳的文章,安老師做了兩件事:第一件事是抽空回家一趟,陪自己的媽媽逛街。“好好的,逛啥街?是不是學校發生了啥事?是不是芳芳跟你鬧矛盾了?”媽媽沒有安老師想象中的激動,竟是意外而緊張。“什么事也沒有,就是想陪陪媽媽。”安老師努力輕松地說,鼻子卻發酸。印象中這是他第一次陪媽媽逛街。
  第二件事是安老師在班級布置了一道特別的作業,就是今天晚上回家每人對媽媽說一句話:“媽媽,我愛您!”然后以這句話為題,再寫一篇作文。
  “老師,這次作文是不是還是八百字左右?”在安老師將要走出教室時,男孩夏之航問。
  安老師愣愣地看著夏之航,最后還是說:“這次作文沒有字數限制,但要有真情實感!”

  二
  自從夏之航知道可以通過網絡來完成作文后,夏之航便覺得寫作文完全是一件技術活。
  完成《媽媽,我愛您》自然也不例外。
  在夏之航輸入“關于母愛的作文”關鍵詞后,電腦屏幕便雨后春筍般地跳出他想要的文字了。
  夏之航的聰明在于不是完全照搬某篇文字。同學中曾發生過這樣一則笑話:一篇寫小學老師的作文,全班竟有十二個人是一模一樣。而這十二個同學在小學讀書時根本不在一個校園。夏之航用的是“采百家之長”法,比如今天完成的這篇作文,至少出自六篇作文,而且字數也控制在一個非常吉利的數字上:888。
  想要多少字,就多少字!這就是電腦的好處。
  然后打印下來。
  完整地把作文讀一遍,夏之航感覺很不錯。文中的媽媽衣著樸素,有著溫和的微笑。因為操勞,她的頭發上有了銀絲,她那雙曾纖細白嫩的手已經又粗又糙。她對夏之航關懷備至。冬天到了,為了夏之航的溫暖,媽媽起五更睡半夜給他織毛衣,結果自己的雙手凍腫了。媽媽每天要洗刷,那凍腫了的手總也不見好,后來潰爛了,令人見了說不出的辛酸和感動。文中還引用了孟郊的《游子吟》。
  這是一篇融記敘、描寫、議論、抒情為一體的文章,篇末以“媽媽,我愛您”作為結尾,既升華情感,又巧妙點題,可謂一箭雙雕。
  看看時間尚早,夏之航準備玩一會兒游戲,反正媽媽今天不在家。
  媽媽是到云城的小姨家,乘的是列車,媽媽這次行程至少五天。媽媽離開家這么長的時間,好像是前所未有的。媽媽是一家超市的收銀員,她總是很忙,尤其在別人節假日的時候。這五天時間對媽媽來說,難得而反常。
  可惜,夏之航沒有朝這方面想。
  媽媽當初跟夏之航說這事時,夏之航大大咧咧地說:“你去吧,我沒事的,我又不是小學生。”
  對媽媽這次出行,夏之航心里是隱隱高興的。這五天沒有媽媽的眼睛,沒有媽媽的嘮叨,他不用按時回家,不用坐在電腦前或電視前擔心媽媽喊叫。這五天時間是完全屬于他的了。
  游戲剛剛開始,有人拍門。
  原來是鄰居劉大媽。
  “小航,你沒玩游戲吧?做好作業,要早點睡。要是有啥事,叫大媽……”劉大媽在門外對夏之航說,無疑是媽媽關照了劉大媽什么。
  夏之航忽視了劉大媽眼睛里的一種東西,他敷衍說:“沒有游戲,我正做作業呢。“
  “沒有就好,可不能教你媽操心,你媽不容易呀!“劉大媽又關照夏之航睡覺關好門窗,用電用煤氣注意安全。其實這些媽媽都關照過了,媽媽還把這五天的食物做好了,放在冰箱里,只要夏之航熱一熱就可以吃了。
  再回到電腦前,夏之航笑了,是得意的笑,他心里說媽媽不放心他,可是她沒有辦法。
  坐下一分鐘還不到,電話響了,是媽媽。媽媽這時是不是感覺到了夏之航所思所為?
  媽媽的聲音似乎有些疲憊:“小航,你吃過飯了嗎?這時在干什么?沒有玩游戲吧……”
  “我在做作業!”夏之航打斷媽媽的話。
  “有什么事請劉大媽幫忙,或者讓舅舅過來……”
  “我知道了!”夏之航不耐煩地說。媽媽的這些話在家已經講過了。
  夏之航在掛電話之前完全可以對媽媽說一句:“媽媽,我愛您!”況且,這也是一個很不錯的時機,可惜夏之航沒有叫,他已經忘記了那道特殊的作業里還包括這句話。當初安老師把這條要求說出來時,不少人笑了,感到很好玩的,估計也沒多少人把這句話放在心上。當然,夏之航在他的作文里說了。不過那篇作文里的夏之航不是生活里的夏之航,那個媽媽也不是生活里的媽媽,那是技術的產物。
  夏之航不知道在他放下電話的那一刻,他已經永遠失去了對媽媽講這句話的機會。

  三
  這是五月十二日下午的一個課間。夏之航不無成就感地看著自己的作文被安老師貼在教室后面的墻上。那里一共有十幾篇作文,都是安老師從收交上去的四十八篇作文里篩選出來的,具有一定的質量。
  “應該說,這些作文基本上表達了對母親真摯的情感,希望大家好好看看!”安老師貼完了,鄭重地說。像這樣的事,一般都是班長來做,安老師之所以親自貼,是想表明他對這件事的態度——母親完全屬于兒子的,兒子卻不完全屬于母親。這是那天安老師陪媽媽逛街后得出的結論。
  安老師走出教室,不少同學圍到作文跟前看。
  “夏之航,你是不是抄襲了我的作文?你這里有一段話跟我作文上面的一段話差不多,我可要跟你打官司了。”一個男生看了夏之航的作文,嬉皮笑臉地說。
  夏之航同樣嬉皮笑臉地說:“為什么不是你抄我的呢?”
  “老安太不公平了,我的作文跟你們比起來,一點也不遜色,完全可以上墻。這里是不是有什么黑幕?”又一個男生做出痛苦狀說。
  這時,從外面沖進來一個青年。
  “小航,快跟我走!”青年拉起夏之航就走。
  “你干什么,舅舅?”夏之航掙扎著。
  “快走!”夏之航的舅舅近乎吼道。
  “你讓我拾一下書包嘛!到底什么事?”
  舅舅不理會,拽著夏之航跑起來。
  出了學校大門,舅舅把夏之航推進一輛停在路邊的出租車里。
  上了車,舅舅對司機說:“飛機場!”
  飛機場?去飛機場干什么?夏之航忽然感到一種不安。這時舅舅伸出一只手摟著他,眼睛里噙著淚水,并且怕冷似的哆嗦著。
  “舅舅……”夏之航怯怯地叫道。
  “你媽……”舅舅的眼淚落下來,他說不下去了。
  “我媽……?”夏之航驚恐地盯著舅舅,他不敢問。
  一件大事在生活中沒有任何預兆地發生了:一架從云城起飛的客機,在飛往夏之航所在的城市途中失事了。機上七十六名乘客及機組人員全部罹難。
  夏之航的母親就在這架失事的飛機上。
  接下來,夏之航就如同處在夢境里。是不是因為事情太突然?是不是因為事情像天崩地裂?夏之航沒有悲傷,沒有疼痛,也沒有嚎啕大哭,他呆了,傻了,仿佛木偶。他該做什么,怎么做,都是別人告訴他。做也做了,但那些事情根本進不了他的心里,似乎跟他沒有關系,即使舅舅把一個黑色的盒子交到他手上,要他捧著,夏之航還是那種漠然的表情。
  這個盒子,夏之航之前已經捧過一次,是從火化廠出來的那天,有些溫熱,但今天捧在手上卻是堅硬而冰冷。盒子里躺著的是媽媽,是四十二歲的媽媽,這個媽媽永遠不會對夏之航說話,永遠不會對夏之航微笑。她永遠都不會醒來。
  舅舅要捧著盒子的夏之航走在所有人的前面,夏之航便走在所有人的前面。
  夏之航的身后是一條長長的隊伍,緩慢地行進著。除了一些低聲的哭泣,沒有別的聲音了。
  天上有明媚的太陽,沒有一絲風。夏之航卻感到寒冷,冷到骨子里了,冷得他牙齒咯咯響。
  盒子在放進事先挖好的一個坑里時,哭聲驚天動地地響起來,哭得撕心裂肺,哭得心膽俱裂……
  夏之航也哭了,只有眼淚,而沒有聲音,好像是因為別人的哭而哭。
  接著,夏之航被夏開元領進了家里。

  四
  夏之航慢慢地睜開了眼睛,意識還沒有回到他的頭腦里來,他的目光散淡而迷茫。
  “他醒了!”一個聲音說,是女人的聲音。
  這不是媽媽的聲音,媽媽的聲音干脆利落。“小航,快起來!”媽媽每天早晨都這么叫他,如果見夏之航還不醒,她便過來毫不含糊地把他拍醒。
  “醒了?小航?”一張臉向他湊過來,同時一種氣息向他逼過來。
  這不是媽媽的臉,也不是媽媽的氣息。
  夏之航悚然地坐起來。
  “別怕,我是爸爸。”一個男人說。
  夏之航的目光慢慢聚成一點,落在男人的臉上,果然是夏開元。這兩個人怎么會在他身邊?
  夏之航困惑地看著夏開元,又看看被媽媽稱之為“小妖精”的女人。
  “小航,你整整睡了兩天!”女人說。女人的臉上浮著一層討好的笑。
  “兩天?”夏之航心里說。他只依稀記得他做了一個綿長的夢,夢里他走在一條長長的路上。路沒有盡頭,走得他兩條腿像罐了鉛似的沉重……
  媽媽跟夏開元離婚時,夏之航也這樣昏天昏地地睡過。
  夏之航的目光虛虛地在房間飛了一圈。夏之航終于明白,他睡的房間不是他自己的房間,這是別人的家。
  夏之航翻身下床。由于動作過急,他的頭一陣眩暈,一陣疼痛,他扶著床略略歇了片刻,忙穿衣服。他要回家,回到自己的家,回到有媽媽的家。
  夏開元看出了夏之航的意思,他攔住了夏之航,說:“你先在爸爸這里住幾天,你一個人在家里我不放心……”
  “我要跟媽媽在一起!”夏之航喊道。當初在法庭上,夏之航也是這么說的。
  夏開元和那個女人愕然地看著夏之航。
  兩個人的目光讓夏之航的記憶裂開了一道縫隙,從這道縫隙里一點一滴地滲進舅舅那天下午把他強行拉出學校以后的事……
  夏之航的心里尖銳地疼痛了:他已經沒有媽媽了!
  吃過早飯,夏之航去上學。他騎著單車,車輪緩慢地滾動著,并發出輕微的“嗒嗒”聲。這聲音使夏之航感到身后異樣的靜,夏之航不由叫道:“媽——”
  身后沒有人答應。
  夏之航向后扭了一下頭,后面沒有媽媽。
  夏之航每天上學和媽媽一塊兒出門,他們只同一條街。往往夏之航騎車在前,媽媽騎車在后。夏之航一般不說話,說話的是媽媽。媽媽的話無非是在學校要好好學習,不要貪玩,不要跟壞孩子學,要爭口氣給那個人看看……這些話媽媽說了無數遍。到了街的盡頭,媽媽會停下車,對夏之航說:“慢點騎,當心點!”這時夏之航幾乎不回頭。媽媽目送夏之航遠去,便騎上車,去菜場買菜或到超市上班。
  身后沒有媽媽,不但靜,而且靜得空曠。這種空曠感一直伴隨著夏之航到了學校。
  夏之航已經四五天沒有到學校了。看見學校,他略略瞇了瞇眼睛,像不認識了學校,然后他低著頭,推著車,走了進去。
  同學們都知道夏之航的事了。即使不是夏之航的母親,發生那么大的事,又有誰不知道呢?
  沒有人跟夏之航打招呼,他們默默而同情地看著夏之航。他的蒼白,他的虛弱,他的暗淡無光的眼神,告訴了他們那個快樂的、有點玩世不恭的夏之航不見了,并由此體會到了什么叫“災難”。
  夏之航也沒有跟任何人打招呼,他無聲地走上座位,無聲地掏出書本、文具。書本沒有打開,文具也沒有打開。他的眼睛里有一絲的怯弱,有一絲的慌亂,還有一絲的羞澀,目光總不知落在什么地方好。無論他的目光飄向那里,好像都能碰見某位同學射過來的憐憫的目光。這些目光在無言地告訴他——他的媽媽去世了!
  安老師找夏之航談過一次話,夏之航從辦公室出來卻不知道安老師跟他說了什么。
  一天的時間在萬般無奈中結束。
  放學了,是夏開元來接他回家,回到那個不屬于夏之航的家。
  夏開元很客氣,那個女人也很客氣,他們的臉上刻意著不真實的微笑。“你吃飽了嗎?”“多吃點!”“要什么盡管說!”……他們的話太彬彬有禮了。
  晚上,夏之航既不看書,也不做作業。他早早地躺在了床上,他總是很快地入睡,卻總是在天遠遠沒亮前醒來,醒來總是疑惑在自己的家里,不由輕輕喚一聲:“媽——”然后側耳聽聽,沒有一點聲音,然后淚水悄然從眼眶里劃落出來,心里空空落落。
  這樣的日子一直到夏開元提出要買掉那座房子——他和媽媽住的房子。

  五
  是在晚飯后,但桌子上的碗筷還沒有收拾。
  夏開元臉上堆著小心謹慎的笑容,看了看一旁的女人,對夏之航說:“小航,爸爸跟你商量一件事……”
  夏之航望著夏開元。
  夏開元說:“出了這樣的事,我也很難過,這是天災人禍,我們都沒有辦法,活著的人得好好活著,是不是?爸爸想把你們住的房子賣了。不管怎么說,既然出了這樣的事,你就得跟爸爸生活在一起,你本來就是爸爸的兒子。一家人生活在一起多好,以后我們可以買更大更好的房子……”
  “我也會把你當兒子一樣看待!”那個女人不失時機地說。
  夏之航怔怔地看著他們。過了一會兒,夏之航似乎才想起來一樣,問:“我住哪?”
  “跟我們生活在一起呀!”女人說。
  夏開元點點頭,說:“我們一直把你撫養成人,把你送進大學……”
  夏之航沒有再說什么,轉身離開了飯桌。夏之航還從來沒有過要面對這樣一個重大的問題做出抉擇。媽媽在世時,她為夏之航把什么都安排好了,周到而細致。賣房子這么大的事,自然由媽媽來做主。
  第二天早晨,夏開元沒有去學校,他騎著單車來到了他和媽媽的家。
  打開門的那一刻,一股久違了的氣息撲面而來。夏之航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這才是自己的家,那親切的氣息里融和著媽媽的氣息。
  “媽——”夏之航動了一下嘴唇,像媽媽在睡著,不忍驚醒媽媽,又像媽媽在專心致志地做著家務活,不想打擾媽媽。
  夏之航輕輕地邁出腳步,一雙眼睛亮亮地看過去,一切都照原樣放著,尤其是媽媽的東西。媽媽那身上班穿的衣服很隨意地搭在椅背上,好像媽媽只是出去一下,馬上就會回來。
  雙腳把夏之航帶到自己的房間,帶到媽媽的房間,帶到廚房,帶遍了家里的角角落落。夏之航還打開冰箱,他看見了他吃剩下的魚還在。魚只有頭和尾巴,身子都吃了。每次燒魚,他都吃身子,余下的是媽媽吃。媽媽走之前,把夏之航四五天里要吃的都做好了,他到時熱一下就行了。
  媽媽的氣息無處不在,可就是看不見媽媽的影子,哪怕只是一張照片。
  一種叫“思念”的情感,潮水般地涌進夏之航的心里。
  媽媽應該有照片的,夏之航想找一張媽媽的照片。
  夏之航首先找到的是一個記賬本,那里記錄著家里的收支情況:
  ×月×日 小航的褲子:48元
  ×月×日 學習資料:50元
  ……
  看到這兩行字,夏之航感到臉發熱。
  所謂“小航的褲子”,現在就穿在夏之航的身上——這條褲子是夏之航提出要買的,而且要買名牌。于是媽媽買回來一條褲子,牌子是班尼路的,正宗名牌。媽媽告訴夏之航買褲子用了一百八十五元。原來媽媽買回來的是偽名牌,只有48元。
  所謂“學習資料50元”,是夏之航要零花錢編的借口。媽媽在錢的問題上,總是很摳。媽媽經常對他說:“錢要省著用,以后用錢的日子多著呢!”
  記賬本的下面是三本病歷,以及一疊醫院的發票。三本病歷,來自不同的醫院,那上面的字雖然龍飛鳳舞,但夏之航還是能認出其中的一些詞,那些詞像一把刀子扎進夏之航的心里:“腫瘤”、“癌變”、“擴散”、“切除”  ……
  媽媽患了癌癥?夏之航的心顫栗了,他怎么也不相信。他只知道媽媽很少有舒心的笑容,媽媽總是很疲憊,媽媽很虛弱,媽媽有時表現出心情煩躁,臉色蒼白。
  翻看著病歷,夏之航從時間的次序里發現媽媽五年之前就有了乳房腫瘤,兩年之后做了手術,去年發現病情復發,有癌變跡象,今年確診為癌癥,要做切除手術……
  所有這一切,媽媽都從來沒有告訴過他,一點都沒有!
  媽媽忍受了怎樣的痛苦?媽媽的痛苦又有誰來分擔?媽媽為什么不告訴夏之航?夏之航是她的兒子呀!
  夏之航應該從媽媽平日的一些行為中感受到什么,比如,媽媽的病態,媽媽不斷的買藥吃藥,媽媽痛苦的呻吟,可是夏之航也從來沒有主動問過媽媽。夏之航想起了一件事,有一次他被送到外婆家,住了十五天,現在想來那是媽媽做手術的日子。媽媽患了癌癥,卻照樣上班,照樣給他做飯,給他洗衣,照料他的一切。然而夏之航卻沒有給媽媽倒過一杯水,沒有給過一句噓寒問暖,他甚至覺得媽媽生來體弱多病。
  從時間上推算,就是在媽媽做了手術后,夏開元開始同媽媽有了矛盾。
  那么,夏開元知道媽媽患了癌癥嗎?小姨他們知道嗎?
  夏之航哆嗦著按了小姨家的電話。
  “我們誰都知道,只有沒告訴你!”小姨在電話那頭悲切地說,“你媽媽就是怕你分心,影響學習……”
  夏之航哽咽了。
  小姨也哽咽了。她抽泣著告訴夏之航:媽媽這次去云城,是小姨的主意,一來讓媽媽散散心,二來小姨在云城打聽到一位最好的中醫,想帶媽媽去看病。原計劃媽媽要在云城五天,結果她不放心夏之航,第三天就回來了。媽媽乘飛機,是小姨買的票,小姨知道媽媽從小就想坐一次飛機。要不是小姨,媽媽又怎么舍得坐飛機?買機票時,小姨給媽媽買了一份保險。在媽媽聽說若發生事故,買保險的會得到一筆數目不小的賠償金時,她咬咬牙,又買了一份保險。“真要有事,我這病歪歪的身子,能替小航掙一筆錢,也值了!”媽媽當時就是這樣說的。
  一場災難竟不幸被媽媽言中。
  媽媽用她的生命換來了四十多萬元的理陪金。
  “小航,不要讓你媽媽失望……”小姨泣不成聲。

  六
  夏之航越發想要找到媽媽的照片。
  媽媽怎么會不留下照片呢?身份證上不是有嗎?夏之航沒有找到媽媽的身份證。其實,媽媽的身份證和媽媽一起,在天空“失事”了。
  家里所有有可能放照片的地方,夏之航都找了。夏之航倒是在床頭柜里找到了他的的許多照片。這些照片放在一本精美的相冊里,按時間順序排列,注明了具體的日期。從出生到嬰兒,從嬰兒到幼兒,從幼兒到戴紅領巾的小學生,從小學生到嘴唇長了稀疏絨毛的中學生……這些照片,記錄著夏之航健康成長的軌跡。
  可以想象,媽媽像收藏寶物一樣珍藏著這些照片,有多少個夜晚,媽媽獨自一個人,在燈下看著這些照片。那應該是一種怎樣的感情?也許是喜悅,也許是欣慰,為照片上的這個孩子在自己的眼前一天天長大。該付出的,她都付出了,只要她活著一天,即使只有一口氣,她還要傾其所有繼續付出下去,付出她的辛勞,付出她的心血……
  這就是媽媽!
  最終夏之航在一個抽屜里發現了一張照片。抽屜的底部墊了一層報紙,這張照片就放在報紙下。確切地說是半張照片,另一半被剪了。
  照片上是一個穿著婚紗的女子,她的臉上蕩漾著嬌羞而幸福的笑容。她是多么的年輕呀,又是多么的美麗呀!
  這難道就是媽媽?要不是夏之航見過媽媽的結婚照,他是怎么也不會把這個人同自己的媽媽聯系在一起的。如果照片上的媽媽是一朵鮮艷的花,那么夏之航記憶里的媽媽便是一株草,一株被嚴霜打了的草。
  淚水模糊了夏之航的眼睛。
  “媽媽——”夏之航喃喃地叫著,像要把媽媽從照片上叫下來,來到他的身邊,把她溫熱的手放到他的肩頭,對他嘮叨……
  “媽媽,我愛您!”夏之航終于說出了安老師要求他們說的一句話。他緊緊地把照片貼在懷里,像把媽媽摟在懷里。
  “媽媽,我愛您!”夏之航是多么希望媽媽能聽見他的呼喚。只要媽媽能聽見,只要媽媽朝他笑一笑,他什么都愿意做。
  “媽媽——”淚水如決了堤的江水,洶涌而出。
  “媽媽——”那哭聲沖出夏之航的胸腔,似風濤卷過樹梢。夏之航哭得柔腸寸斷,哭得天地動容。這是媽媽去世后,夏之航第一次放聲大哭。
  哭聲吸引了鄰居劉大媽。劉大媽來了,她沒有驚擾夏之航,抹著潸然滾下的眼淚,心里說:“可憐的孩子,好好哭吧……”
  劉大媽悄然退了出去。
  夏之航接著做了兩件事:第一件事是明確地告訴夏開元房子不賣,他要和媽媽住在一起,那房子里有媽媽的氣息,他要守著媽媽給予的一切。第二件事是把他的那篇作文從墻上揭了下來,撕了——媽媽的愛不是能用文字抒寫的。
  “請你們好好地愛自己的媽媽!”夏之航真想對所有的同學說。

  • 上一篇文章: 穿越劫難

  • 下一篇文章: 尋找流星雨
  •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菠菜娱乐网公司排名 寿宁县| 新巴尔虎左旗| 德江县| 博乐市| 沈阳市| 连州市| 东安县| 扶风县| 改则县| 马鞍山市| 蕉岭县| 卓尼县| 镇雄县| 大新县| 衡水市| 新沂市| 沽源县| 古蔺县| 徐闻县| 若羌县| 清丰县| 青铜峡市| 新田县| 静宁县| 阳曲县| 新兴县| 黔西| 剑阁县| 中方县| 南充市| 榆中县| 佛教| 祁东县| 靖远县| 邯郸市| 裕民县| 资源县| 乐安县| 夏津县| 轮台县| 镇江市| 凌源市| 三河市| 米泉市| 贡觉县| 霍山县| 银川市| 崇阳县| 美姑县| 清水县| 乐昌市| 五常市| 宝坻区| 乃东县| 东丰县| 渝北区| 福清市| 新津县| 郯城县| 得荣县| 襄城县| 梁河县| 金昌市| 同德县| 张家口市| 宜兰市| 浦东新区| 汶川县| 江源县| 淅川县| 崇礼县| 临颍县| 宾阳县| 汨罗市| 利川市| 曲沃县| 邢台市| 盘锦市| 永吉县| 石景山区| 兴国县| 洛南县| 石门县| 前郭尔| 陆良县| 荣昌县| 沐川县| 搜索| 衡阳县| 赤峰市| 成安县| 疏附县| 临安市| 伽师县| 天峨县| 昭平县| 宁化县| 淮阳县| 孟村| 张掖市| 图们市| 伊春市| 福州市| 德昌县| 商水县| 淅川县| 邢台县| 汾西县| 贵港市| 出国| 海盐县| 洛川县| 延川县| 武清区| 彰武县| 阳朔县| 肥东县| 贺兰县| 汝南县| 仲巴县| 津市市| 龙陵县| 招远市| 霍城县| 准格尔旗| 长沙市| 林周县| 安西县| 托里县| 太保市| 巢湖市| 万年县| 石首市| 城口县| 宜城市| 眉山市| 双鸭山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