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xieshulou.cn E-meil:學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學創作:yangshich@163.com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屋頂上的貓
作者:閆耀明     來源:兒童文學大本營    點擊數:
關鍵詞:兒童小說|兒童文學|原創|

1
   
  “李天寒,請把卷子收齊,送到老師辦公室去!庇⒄Z老師看了看表,在講臺上頓了一下手里的教案,對李天寒說。
  李天寒早就答完了卷,并把課桌上收拾得一派清爽,坐著,等著下課的音樂聲響起。
  他還瞄了班長田蜜蜜一眼。田蜜蜜似乎答卷并不很順利,還在把頭垂得低低的,在卷子上寫字。她的頭發不長,卻快要垂到桌面上了。
  李天寒就淺淺地笑了一下。他的笑的確很淺,在臉上是看不出來的。
  他覺得自己可以戰勝田蜜蜜。
  這是一次重要的考試,但英語老師處理得很低調,說是檢驗一下前一段時間學習的效果,同時也為即將到來的全市中學生英語競賽選一下隊員。英語老師說得輕描淡寫,但李天寒敏感地意識到了這次考試的重要性。班長田蜜蜜是他的競爭對手,這一點毫無疑問,連英語老師在與李天寒說起這次中學生英語競賽的事,也毫不掩飾地說,代表學校去市里參加競賽的隊員,基本上就是在李天寒與田蜜蜜之間產生。
  李天寒是英語課代表,往辦公室送卷子、作業本這樣的事,他經常做。英語老師吩咐完,他就站起身,開始收卷子。
  下課的音樂聲同時響了起來,悠揚地飄進教室。
  李天寒在英語老師的注視下,收齊了所有的卷子。田蜜蜜似乎剛剛答完,飛快地在卷面上掃了幾眼,最后一個把卷子交給李天寒。
  田蜜蜜還如釋重負地長出了一口氣。
  正是田蜜蜜的這口氣,讓李天寒的心一點點懸了起來。
  李天寒是個善于從細節中看問題的人,他依稀感到,田蜜蜜雖然答題的時間比較長,但她可能答得……很不錯!
  手里捧著卷子走出教室,走在走廊里,李天寒越來越感到,田蜜蜜答得確實不錯。
  就是說,自己能不能戰勝田蜜蜜,取得去市里參加英語競賽的資格,還真的很難說。
  李天寒的學習好,尤其英語,更是棒得讓全班同學無話可說,惟一能夠與他較量的,就是班長田蜜蜜。當初班級選干部時,有同學推薦李天寒當學習委員,得到了全班同學的支持,而且班主任許老師也基本認可了。但提出反對意見的卻是李天寒自己。他不想當班級干部,他要排除一切瑣事的干擾,專心學習。李天寒的態度很堅決,許老師只好提名由林木子做學習委員,而建議李天寒當英語課代表。李天寒覺得這樣安排對自己學習英語有好處,就答應了下來。
  平時英語最棒,又當著英語課代表,如果輸給田蜜蜜,不能代表學校去參加全市中學生英語競賽,這將是一件多么尷尬與難堪的事情!
  李天寒眼睛看著走在前面的英語老師,心里不停地嘀咕著。走到樓梯口的時候,他還因為走神腳下一滑,差一點摔倒。
  英語老師甩了甩披肩長發,回頭對李天寒說:“把卷子放在老師的辦公桌上就行了!
  說完,英語老師拍打著手里的教案,拐向了旁邊的教務主任辦公室。
  李天寒答應著,走下樓梯。樓梯上是涌來涌去的學生。下課了,大家都很高興到操場上去瘋跑一會兒!八傈h”孫文浩在李天寒的肩上撞了一下,小聲說:“我去單杠下等你!闭f完,還頗有幾分得意地沖李天寒擠了擠眼睛。
  李天寒與孫文浩家住同一個小區,兩個人每天上下學都一起走,關系密切。他們這幾天正較著勁比賽引體向上,結果一直差不多?勺蛱,李天寒連續輸給孫文浩兩次,讓孫文浩興奮得哇啦哇啦一邊拍屁股一邊大喊大叫,好像他獲得了奧運會冠軍。
  李天寒走進英語組辦公室,卻看到里面空無一人。
  他徑直走到英語老師辦公桌前,把厚厚的一摞卷子放在了上面。
  李天寒正準備轉身離開,突然看到最上面的卷子,就是班長田蜜蜜的。田蜜蜜是最后一個交卷的,當然在最上面。
  李天寒的心,狠狠地顫了一下,接著就劇烈地跳動起來,發出清晰的“怦怦”聲。
  一個想法像一只冒冒失失的貓,猛地竄出來,與他撞了個滿懷。
  李天寒在自己的胸上摸了摸,讓自己平靜一些。他張望一下,英語組辦公室里,包括門外的走廊里都是靜靜的。
  那只貓不停地鳴叫著,似乎在催促他。
  李天寒猶豫了一下,還是把手伸進了自己的校服兜里,拿出了水性筆。
  李天寒的水性筆是藍色的,與田蜜蜜答題用的筆是一樣的,都是在校門外的多多文具店買的。
  拿出了筆,李天寒不再猶豫,把田蜜蜜卷子上的兩處答案改掉了。
  那是選擇填空題,寫答案的空格內只填著一個字母。他把兩處“C”都改成了“D”!癈”與“D”形狀相似,改起來很容易。
  李天寒迅速溜出英語組辦公室,飛似的躍上樓梯,逃回了教室。
   
2
   
  李天寒又見到了那只貓。
  那真是一只冒冒失失的貓。一天下午,李天寒放學回家,與“死黨”孫文浩揮手告別后正準備拐進樓里,一只貓突然從樓前的矮樹叢中竄出來,劃出一條黑色的線,在李天寒的腳邊飛過去。
  李天寒嚇一跳,本能地跳起腳,躲過那條黑線。落地時他差一點崴了腳。
  是一只貓。竄過去的貓就站在樓邊的水泥地上,站在陽光里,尾巴高高地揚著,還彎出一條很優美的弧線。
  李天寒看到那是一只黑貓,而四只腳和尾巴尖,卻是白色的。這種強烈的顏色對比使貓顯得很古典,又透著不容忽視的活力。
  李天寒對這只貓有了較深的印象。而現在,李天寒又看到了它。
  此時,李天寒站在家里,站在自己房間的窗前,向外面望。偏西的太陽把依舊明亮的光線灑下來,將眼前的樓面、樹木、草坪都照得鮮鮮亮亮。
  當然,也照亮了那只貓。
  李天寒看到那只黑貓正蹲在對面樓的屋頂上,很安靜。
  樓頂是起脊的,鋪著魚鱗樣的紅瓦。貓就蹲在紅瓦上,一動不動。
  李天寒覺得那只貓蹲在屋頂上比較危險,有不小心滑下來的可能。自己在平展展的操場上來回跑有時候還崴腳呢。
  于是,李天寒的心就懸了起來。他推開遮擋蚊蠅的紗窗,沖屋頂上的貓喊了一聲:“嘿!”
  他是想把貓轟走,讓它到地面上來。
  可李天寒與貓之間隔著寬寬的草坪,有一段距離,他的喊聲到了貓的耳朵里大概已經沒有什么沖擊力。貓仍然一動不動地蹲在屋頂上。
  李天寒突然覺得自己的喊聲那么像“死黨”孫文浩的喊聲。
  中午,孫文浩就是這樣沖他喊了一聲,透著不解與怨氣。
  同時,孫文浩還在李天寒的肩上拍了一下,把自己的不解與怨氣更加清晰地表達出來。
  孫文浩是個心里裝不住事的人,喜怒哀樂全都表達出來。李天寒曾笑他是“狗肚子裝不了二兩香油”。
  果然,孫文浩說:“你小子也太不講究了!
  李天寒一愣,問:“怎么了?”
  孫文浩說:“我跟你說好的,我在單杠下等你,我們再較量較量引體向上?赡隳?連個影兒都沒到。我可慘了,像個大傻子似的在單杠下團團轉了半天,一直到上課的音樂聲響起來!
  李天寒這才一拍自己的腦袋,說:“對不起,我給忘了!
  李天寒改完田蜜蜜的卷子就逃回了教室,把孫文浩等他的事忘得一干二凈。
  李天寒真誠的道歉讓孫文浩消除了怨氣,他在李天寒的手腕上抓一下,說:“行了,你別再拍自己的腦門了。你是尖子生,是老師手心里的寶兒,要是因為我,你把腦袋拍糊涂了,我可承擔不起這個責任!
  兩個好朋友互相對望著,“哧哧”一笑。
  媽媽推門走進來,說:“你干嗎不看書,亂喊亂叫的?”
  李天寒關好紗窗。
  媽媽說:“吃飯吧!
  爸爸已經喝上酒了。爸爸喝酒是很講究的。他有一個精致的小酒壺,是他的同事去朝鮮時買回來的,送給他一個。每次喝酒,他都要用熱水把酒壺燙熱,倒出的酒也是溫溫的。爸爸常說:“喝涼酒睡涼炕,早晚是病!卑职肿⒁獗pB自己,身體自然很好,臉上總是閃著光澤。
  爸爸喝酒時帶著聲,“吱吱”的響聲在他的嘴唇與酒盅間濺出來,清清脆脆的,透著得意。要是有什么好事了,那聲音會濺得更響些。
  現在,這“吱吱”聲就很響。李天寒看了爸爸一眼。爸爸的臉上滿是笑容。
  “我略施小計,就成了!彼艿靡,美滋滋地對媽媽說。
  媽媽不屑地撇撇嘴,沒說話。
  “略施小計”這樣的話,李天寒經常聽到爸爸在喝酒時說起,他依稀覺得是爸爸的小陰謀得逞了。
  于是李天寒想到了今天上午的事,那件發生在英語組辦公室的讓他心跳不止的事。
  他覺得自己的做法與爸爸有些相似,說是從爸爸那兒學來的靈感也不過分。
  但李天寒不能像爸爸那樣把自己得逞后的得意用“吱吱”的喝酒聲表達出來,他不能表達,用什么形式表達都不行。他只能把事情壓在自己的心里。
  就是和自己的“死黨”孫文浩,也不能透露出半個字。
  吃完飯,李天寒回到自己的房間里,把門關嚴。
  但他沒有馬上坐下來學習,而是又站到了窗前。
  平時,李天寒是沒有站在窗前向外望的習慣的,他對與學習無關的事情從來都沒有興趣?山裉焖滩蛔∮终驹诹舜扒。
  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射向了對面的屋頂。
  夕陽把紅瓦照得更加鮮紅,盯著看的時候有點刺眼。
  屋頂很安靜。那只貓不見了。
   
3
   
  英語考試成績出來了。
  李天寒得了94分,田蜜蜜是91分。
  當英語老師讓李天寒把成績單拿回教室時,李天寒發現自己的手心里已經出汗了,那張薄薄的紙被他捏濕了。
  李天寒的心緊得厲害,他只用幾秒鐘就計算出,要不是他偷偷改動了田蜜蜜卷子上的兩處答案,自己將輸給田蜜蜜1分,與全市中學生英語競賽無緣。
  因為一道選擇填空題是2分,田蜜蜜的真實成績應該是95分。
  暗暗松了一口氣的李天寒坐在座位上,卻如坐針氈,他的心情說不出地復雜。
  他不停地偷偷觀察著田蜜蜜的反應。假如田蜜蜜細心一些,在卷子上看出破綻,向老師提出申訴,他該怎么辦?
  畢竟卷子上改動過的地方,與原來的樣子還是有所不同。
  田蜜蜜翻看著卷子,似乎并沒有注意到那兩個改動的答案。但是她臉上的表情卻糟糕得令人目不忍睹。
  李天寒的心左一下右一下地翻起來。他想,田蜜蜜此時肯定痛苦死了。
  英語老師公布了考試成績,并宣布由李天寒代表學校參加全市中學生英語競賽。田蜜蜜扭頭看了李天寒一眼。
  李天寒嚇得心再次“怦怦”亂跳,臉也迅速地熱起來,還有一點點麻。他飛快地躲開田蜜蜜的目光,假裝看前面的黑板。
  其實他什么也沒有看到。
  下課后,李天寒沒精打采地走到操場邊,看那些跑來跑去的學生。
  孫文浩正呲牙咧嘴地把自己吊在單杠上,一個接一個地做著引體向上。
  可此時李天寒沒有心情去與孫文浩較量,他驚訝地發現,自己成功地取得了參賽資格,卻并沒有換來應有的喜悅與興奮,相反,他倒越來越覺得一切都那么沒勁。田蜜蜜那糟糕的表情像刀一樣,刺得他的心一陣接一陣地疼。
  于是,他想到了爸爸,想到了爸爸喝酒時的得意神態,耳邊,也仿佛響著那清脆的“吱吱”聲。
  他不明白自己為什么沒有像爸爸那樣,為自己的陰謀得逞而興奮。
  李天寒在操場邊走來走去,努力地想著這個問題。最后,他得出了一個結論:自己的行為傷害了田蜜蜜,而田蜜蜜卻對此渾然不知。
  靠傷害別人而得到的東西,原來如此沒勁。
  孫文浩做引體向上累得身體像面條一樣軟,他喘息著走過來,說:“我練得這么刻苦,輕松戰勝你將指日可待!”
  李天寒對孫文浩的話題沒有興趣,他看也不看孫文浩,只是輕輕說:“走吧,快上課了!闭f完,他轉身往教學樓里走。
  孫文浩沒動,愣愣地看著李天寒,突然說:“你小子怎么啦?真是有!”
  李天寒沒病,可第二天,班長田蜜蜜卻沒有來上學,許老師說她病了,到醫院輸液去了,估計一、兩天內不能來上學了。
  許老師的話擊中了李天寒,他的心再次難受起來。
  孫文浩似乎看出了問題,捅了李天寒一下,說:“你怎么啦?不會是也病了吧?你的臉色不怎么正常呀!
  李天寒并沒有聽清楚孫文浩說的什么,他沒頭沒腦地問孫文浩:“田蜜蜜是感冒了嗎?不會有大問題吧?”
  問完了,李天寒就死死地咬著自己的牙根,后悔就像一群撲棱棱起飛的鳥兒,翅膀把他的耳朵煽得不停地嘶鳴。
  果然,孫文浩用異樣的目光看著李天寒,還很夸張地離開他一步,上上下下地打量著他,似乎是覺得聰明的李天寒不應該問出這樣弱智的問題。
  接著,他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拉起了長腔:“哦——我知道了!
  孫文浩說話的時候臉上帶著笑,可那笑容,一點兒也不自然。
  李天寒已經顧不上孫文浩的笑是不是自然了,他在一瞬之間就在心里形成了一個決定。
  李天寒的臉上是一副堅定的表情,他要求自己必須這樣做,而且要做好。
  上課的時候,李天寒聽課特別認真。平時他聽課就很認真,所以在老師和同學們看來,李天寒聽課認真并無異常。
  可李天寒自己知道,自己與平時聽課是不一樣的,因為他有一個新的任務,他聽課,是為了兩個人。
  他不管田蜜蜜是因為什么生的病,但他特別愿意理解為,田蜜蜜生病與她沒有取得參加全市中學生英語競賽的資格有關,就是說,與他對田蜜蜜的傷害有關。
  所以面對孫文浩不自然的笑,李天寒做出了決定:要用實際行動對田蜜蜜進行補償。他覺得只有這樣做,他的心里才會好受一些。
  放學后,李天寒沒有理會在身后叫他的孫文浩,快速溜出校園,向田蜜蜜家跑去。
  田蜜蜜家與李天寒家住的小區離得很近。
  在田蜜蜜家,李天寒詳細地把各科老師講的新課給田蜜蜜講了一遍,還把自己記的課堂筆記留給了田蜜蜜,讓她晚上再看一看,慢慢消化。
  講完了,李天寒就離開了田蜜蜜家,連田蜜蜜媽媽遞給他冰淇淋都沒有吃。
  走出田蜜蜜家樓門,李天寒突然覺得好像有一雙眼睛正盯著他,他站下來,目光警惕地掃出去。掃出去,他就掃到了孫文浩。
  孫文浩像個蹩腳的特務,正從芙蓉樹的樹干后面走出來,“哧哧”地笑著,不停地指點著李天寒。
  “去你的!”李天寒在孫文浩指指點點的手上打了一下。
  孫文浩晃著頭,得意地說:“我說呢,放學連朋友都不等,像*上挨了槍似的瘋跑。原來是溜須班長來了。幸虧我跟蹤技術高超,才沒被你甩掉!
  “你懂什么!”李天寒自顧走到大街上,說,“田蜜蜜沒聽著新課,我給她講講,有什么?互相幫助罷了!
  “哦——”孫文浩再次拉起了長腔,看著李天寒!澳阍摬皇窍矚g上田蜜蜜了吧?田蜜蜜是班長,長得又漂亮,學習又那么好……”
  李天寒不等孫文浩說完,就打斷他:“閉嘴!我可沒有你那么多的鬼心思。我還要學習呢!
  說完,李天寒轉身穿過大街,向家里走去。
  孫文浩也穿過大街。他邊走邊說:“你可別傻乎乎的自作多情啦!告訴你,女生不喜歡你這種只知道學習一點情趣沒有的家伙!”
  幾名放學回家的初二(二)班同學聽見了他們的對話,嘻嘻哈哈地笑成一團。
  李天寒沒有理會孫文浩和那幾個(二)班的同學,徑直回家了。
   
4
   
  第二天下午放學后,李天寒依舊直接去了田蜜蜜家,準備把今天學習的新內容講給田蜜蜜聽,同時換回自己昨天的課堂筆記。
  可當他跑到樓前按響田蜜蜜家的門鈴時,田蜜蜜卻沒有給他開對講大門!
  田蜜蜜說:“李天寒,謝謝你。你別來了,我明天就去上學了,不會耽誤學習的!
  這讓李天寒大吃一驚。他是興致勃勃來的,一點兒也沒想到田蜜蜜居然會拒絕他,連樓門都不讓他進。
  “今天的課有幾個地方很重要,尤其是英語,語法特點不怎么好掌握的。我都準備好了,講給你聽聽吧!崩钐旌畱┣械卣f。
  “不行!碧锩勖鄣脑捯稽c兒商量的余地也沒有,肯定而堅決。
  李天寒愣了一下,問:“為什么?”
  “不為什么,就是不行!碧锩勖鄄幌朐俸屠钐旌m纏,說,“我掛了,你回去吧!
  說完,田蜜蜜就掛掉了家里的對講電話。
  沮喪讓李天寒在樓下站了好一會兒,他莫名其妙地抬頭望了望四樓田蜜蜜家的窗戶。窗戶里沒有人影。
  李天寒沒精打采地走開了。
  回到家里,李天寒心里很亂,放下書包卻沒有打開,而是站在窗前,向外面望。
  一望,他就望見了那只貓。對面樓的屋頂上,那只貓就蹲在那里,一動不動。
  李天寒覺得奇怪,他死死地盯著那只貓,心想:貓為什么老是在屋頂上蹲著呢?屋頂上有老鼠嗎?
  他拉開紗窗,F在,他看得更加真切了。
  貓似乎知道了有人在觀察它,站起身來,弓起腰,伸了個長長的懶腰,亮亮的眼睛四處張望了一下,然后開始走路。屋頂上是起脊的,可貓走得很輕松自如,一點兒也不費勁。那整齊的紅瓦被貓踩過,隱約發出細小的聲響。陽光下屋頂的貓走過紅瓦,走到屋頂的另一端,在李天寒的視線中走出去,消失了。
  貓走了,可李天寒還在窗前站著,想了想貓,接著又開始想田蜜蜜。
  田蜜蜜斷然拒絕他的好意是不是有點過于冷酷了呢?李天寒出生在天寒地凍的臘月,爸爸媽媽就給他起了這個有特點的名字。同學們曾經和他開玩笑,說他的名字是在告訴別人,他是冷血動物?山裉斓奶锩勖勰?卻一點兒也不甜蜜蜜,十足一個冷血動物!
  李天寒覺得不管田蜜蜜是不是冷血動物,她今天這樣做,必然有她的原因。
  于是,李天寒來到客廳,往“死黨”孫文浩家打了個電話。
  孫文浩依然是嬉皮笑臉,說:“你給我打電話,一點兒不意外,你一定是問我關于田蜜蜜的事。唉,誰讓我們是‘死黨’呢!
  李天寒假裝不高興,說:“快說!”
  孫文浩說:“同學們在議論,說你和田蜜蜜在談戀愛。尤其是初二(二)班那幾個小子,更是傳得厲害!
  “難怪!崩钐旌靼琢,也理解了田蜜蜜。
  “放學時我真想和你說說大家議論你們的事,可你跑得太快了。怎么樣,田蜜蜜沖你發火了吧?”孫文浩并沒有幸災樂禍,問得很認真。
  李天寒覺得孫文浩這個“死黨”還真是夠格,關鍵時刻理解他。
  “沒有!崩钐旌p描淡寫地說,“他們真會捕風捉影。我李天寒還想考大學呢。我要是談戀愛,那咱初二(一)班,不,全校的男生都得談戀愛!
  “你說這個一點兒用沒有,”孫文浩說,“你就是上電視臺做個廣告說明一下也沒用。沒人理解你。當然,除了我!
  “走自己的路,讓他們說去吧!崩钐旌f。
  放下電話,李天寒的心里踏實了。他回到自己的房間,坐了下來。
  他覺得自己對田蜜蜜的傷害很大,而補償太少。他應該繼續找機會對田蜜蜜進行補償。
  機會第二天就出現了。
  田蜜蜜來上學了,但明顯她還比較虛弱。偏偏下午的體育課,老師要對立定跳遠進行測驗,結果記入本學期的體育課成績。
  李天寒就覺得這對田蜜蜜不公平。
  于是,當體育老師喊一個人幫助他記錄測驗成績時,他一舉手就走了出來。
  體育老師和體育委員負責用皮尺量成績,并報給李天寒,李天寒負責往登記表上記錄。
  當田蜜蜜跳完之后,體育老師報出了成績。這個成績應該是“良好”檔次的。
  李天寒知道,體育成績良好,將影響將來的“三好學生”評比,到時候極有可能會因為體育成績不是“優秀”而使田蜜蜜喪失當“三好學生”的機會。
  于是,李天寒毫不猶豫地在田蜜蜜的成績欄里寫上了“優秀”二字。
  他為自己的聰明小小地高興了一下。因為那么多同學進行考試,體育老師不可能記得那么清楚。
  回教室的時候,李天寒走路充滿了彈性,嘴里,還情不自禁地哼起了周杰倫的《菊花臺》。
   
5
   
  上早自習的時候,許老師突然來到教室,叫出了班長田蜜蜜。
  大家都沒在意。老師找班長有事情,很正常的。
  可沒多久,田蜜蜜就回來了。走進教室,她沒有回自己的座位,卻走到李天寒的身邊,小聲說:“許老師讓你到辦公室去一趟!
  李天寒愣了一下,他沒有想到許老師會找他。
  “能有什么事情呢?”李天寒心里嘀咕著。最近這些天發生了這么多事,讓李天寒的心里一直不能安靜,F在許老師找完班長又找他,會不會是有什么壞事情發生了?難道是許老師知道了他改田蜜蜜英語卷子的事?
  李天寒心里一驚。他站起身來到田蜜蜜身邊,小聲問:“知道許老師找我有什么事嗎?”
  田蜜蜜正在翻書,她看了李天寒一眼,抿一下嘴角,說:“不知道!
  李天寒硬著頭皮來到了許老師辦公室。
  許老師正把教案弄得“啪啪”響,她不看李天寒,劈頭就是一句:“剛才體育老師找我告狀了!”
  “完了!”李天寒暗暗在心里叫到。
  他接著就感嘆體育老師超強的記憶力。
  許老師的語氣緩和下來,說:“給田蜜蜜寫上‘優秀’,這件事本身并不能說明什么大問題,只能說明你粗心,記錯了?墒,最近幾天的風言風語,讓老師很警惕,加上這個事,我就不能不找你談談了!
  李天寒把嘴閉得緊緊的,站著,聽許老師說話。
  “同學們的議論已經傳到我的耳朵里了。開始時我不信,可昨天又出現了田蜜蜜體育成績的事。告訴老師,怎么回事?是巧合,還是必然?”許老師將身體仰在椅背上,看著李天寒。
  李天寒瞄了許老師一眼,猶豫一下,說:“也許是巧合吧。因為,大家議論的事情,是沒有影兒的事。許老師,我向你保證!
  他知道自己心里有小秘密,可這個小秘密,他是無論如何也不能跟許老師講的。連田蜜蜜本人都對改動答案的事沒有追究,甚至沒有察覺,他絕對不能把這一切向許老師和盤托出的。
  “那好,老師相信你!痹S老師站起來,“你是好學生,千萬不能在這個問題上出現閃失,要排除一切非智力因素的影響,全力以赴搞好學習。談戀愛的事,在中學階段切不可考慮,連這個想法都不要有!
  李天寒點點頭。
  許老師說:“你到樓下體育組,向體育老師講一下情況,道個歉,事情就過去了!
  李天寒說:“好吧。老師再見!
  回到教室時,李天寒很沮喪,也覺得很沒勁。體育老師并沒有為難他,給老師道歉也沒有什么,讓他心里不舒服的是,他要補償田蜜蜜卻沒有做好,沒有達到他想看到的效果。
  李天寒滿含歉意地看了田蜜蜜一眼。田蜜蜜正在埋頭學習。
  上課了,英語老師問李天寒問題,他卻給答錯了。
  問題并不難,也不復雜,可李天寒的錯誤卻很低級,甚至很可笑。他把時態給弄錯了,引得同學們忍不住發出竊笑。
  英語老師也笑了,而臉卻紅了,好像出現錯誤的不是李天寒而是她!袄蠋煱堰@地方再解釋一遍!庇⒄Z老師敲了敲黑板,看著李天寒。
  下課后孫文浩和李天寒并肩走出樓門!澳阍趺戳,稀里糊涂的?這樣的錯誤可不應該出現在你身上!睂O文浩直來直去地問。
  李天寒沒回答,仰著頭,瞇起眼,望天,望操場邊茂盛的芙蓉樹。
  “我覺得你心里有事,而且一直瞞著我!睂O文浩肯定地說!澳悴粔蛞馑,有事連我也瞞!
  李天寒仍然沒有說話,目光在寬寬的操場上掃過去。
  “說話呀!”孫文浩捅了他一下。
  “說什么?”李天寒收回目光,看著孫文浩。
  孫文浩又捅他一下,說:“說你心里的話!
  “那就說說?”李天寒一腳把一只滾過來的足球踢回操場。
  “說說!睂O文浩來了興致,笑瞇瞇地看著李天寒。
  李天寒認真地說:“你說,人在長大的時候,是不是一定要經歷一些特別的事情?比如懊悔、得意、榮耀、傷感,還要有一些屬于自己的,不能說出來的小秘密?”
  孫文浩一愣,他沒有想到李天寒會說出這樣的話。
  但孫文浩很快就平靜下來,他似乎明白了李天寒的心思。
  李天寒又問:“是不是一定要經歷這樣的特別事件,我們才能真正的一天天長大?”
  孫文浩猶豫著,思索著。他默默點點頭。
   
6
   
  放學了,李天寒沒有馬上回家,而是跑到操場邊的單杠下,把自己吊上去,開始練習引體向上。
  有同學問他:“跟孫文浩較量出結果沒?”
  李天寒沒有回答,仍舊吊著自己不肯放手。
  一直到田蜜蜜打掃完教室衛生,走出樓門,他才跳下來,迎了上去。
  “我在等你!彼麑μ锩勖壅f。
  李天寒覺得這些天自己背負著很大的精神壓力,試圖對田蜜蜜進行補償不但沒有效果,還引出來那么多的麻煩。他已經打定主意,把自己的心里話說出來,把事情的真相告訴田蜜蜜。
  只有這樣,他才會心安,心里才會真正地平靜。
  “有事情吧?說吧!碧锩勖垡贿呑咭贿呎f。
  “是這樣,我去你家里給你講課,是我要求自己這么做的。給你的體育成績記上優秀,也是我故意寫的!崩钐旌f。
  田蜜蜜站住了,站在校門外的人行道上,看著李天寒!拔抑,這些我已經看出來了!
  “可我這么做的原因……”李天寒想了一下,說,“是我想補償對你的傷害。因為英語考試的卷子,我給你改動了兩個選擇填空題,讓你少得了4分。我知道我這么做很卑鄙,也知道很對不起你,讓你失去了參加全市中學生英語競賽的機會……”
  “我卷子上被人改動過的地方我看出來了!碧锩勖鄞驍嗔死钐旌脑,直言不諱地說,“我也曾經想到過一定是你這么做的。不是你把卷子送到英語組辦公室的嗎?不過我并沒有怪你,也沒有借此機會做什么文章。為了取得代表學校去市里參賽的資格,為了給自己爭得榮譽,采取點手段,有什么呀?”
  田蜜蜜的話說得很干脆,也很輕松。
  說完,她轉身就走開了。
  李天寒愣住了,呆呆地站著,邁不開雙腿。
  他絕沒有想到,事情會是這樣的。
  他本想把真相說清,向田蜜蜜真誠地道歉?煽粗锩勖墼阶咴竭h的背影,他突然覺得自己的一切努力都那么蒼白,那么沒有意思。
  回到家,李天寒又站到窗前向外望,目光忍不住投向了對面樓的屋頂。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去尋找那只貓。
  很多事情,是說不清楚的。
  他真的看到了那只貓。貓正在屋頂上走動。屋頂的紅瓦是傾斜的,走路很危險,可貓走得輕松自如,步子也邁得很紳士。它似乎叫了幾聲,在紅瓦上走過,在陽光中走過。
  李天寒看著那只貓,心懸了起來,越懸越緊……
   
 。ㄔd江蘇《少年文藝》2009年第2期)
  • 上一篇文章: 穿越劫難

  • 下一篇文章: 黑 子
  •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菠菜娱乐网公司排名 阿瓦提县| 兖州市| 华安县| 大连市| 华亭县| 班戈县| 五峰| 库尔勒市| 南丰县| 都昌县| 台北县| 收藏| 仙居县| 漠河县| 保定市| 共和县| 剑河县| 南漳县| 伽师县| 邹城市| 盐城市| 余干县| 鹰潭市| 峨边| 伊吾县| 高碑店市| 松桃| 牟定县| 内乡县| 江永县| 江源县| 桐乡市| 闵行区| 依兰县| 湘潭县| 兖州市| 娄底市| 西平县| 西林县| 顺昌县| 大足县| 蒲城县| 商南县| 珲春市| 浦城县| 登封市| 恩施市| 宜都市| 临沭县| 扎囊县| 阳谷县| 安图县| 浦北县| 名山县| 临江市| 颍上县| 澜沧| 忻城县| 安康市| 金平| 凤凰县| 大城县| 兰西县| 和政县| 临猗县| 贡嘎县| 景东| 中超| 通化县| 波密县| 克拉玛依市| 呈贡县| 临澧县| 遂平县| 望都县| 鸡东县| 淮安市| 平阴县| 北票市| 高邑县| 旬邑县| 西吉县| 德清县| 库车县| 丹凤县| 肃北| 博乐市| 民和| 乐山市| 赣州市| 庆阳市| 咸丰县| 金堂县| 云梦县| 华容县| 绥中县| 博爱县| 儋州市| 上犹县| 青岛市| 炉霍县| 黔江区| 洪泽县| 鹤庆县| 宁国市| 中宁县| 泉州市| 平昌县| 临泉县| 邻水| 宜章县| 香河县| 大荔县| 荆州市| 微山县| 三原县| 吉木乃县| 称多县| 西充县| 盐池县| 铁岭县| 昌平区| 遂昌县| 虎林市| 遂宁市| 门源| 阳谷县| 兴业县| 阳谷县| 正镶白旗| 鸡西市| 汉沽区| 裕民县| 石林| 三河市| 龙井市| 凤阳县|